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九日】目前,輿論界充斥著有關法輪功的各種不客觀的報導。但是據我所知,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效果是十分明顯的,我本人就是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切身受益者。所以,我覺得自己有義務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把我所知道的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實際效果向政府反映一下。

修煉法輪大法前夕,我已被疾病折磨得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我在本科學習期間就患有一定程度的脾胃疾病,食慾很差,消化不良,身體比較虛弱,中醫診斷是胃寒、脾胃不和。但由於社會工作繁忙、學習緊張、醫療條件不方便等原因沒有及時醫治。自從進入研究生階段學習以來,各種疾病更是接踵而來,令我痛苦不堪。首先,競爭激烈的研究生入學複習考試和工作量較大的畢業設計工作,使我的身體狀況更糟了,入學後感到精力明顯不足,學習很吃力。再加上租民房居住,條件比較差,冬天暖氣不足,造成當年冬季連續3個月感冒不癒,打針吃藥都不好使,學習時間和學習效率無法保證,嚴重影響了學習成績,也使我原本不佳的身體變得更加虛弱。第二年春季,感冒有所好轉,但仍很頻繁,抵抗力差,只要有流感肯定落不下我,一旦氣溫有較大的變化或者稍微著涼、受熱、吹風、淋雨,就會病一場。可那時我已顧不上每月落不下的感冒,困擾我更嚴重的是脾胃病。一吃東西就脹氣,消化不良,造成營養不良、血色素低等。儘管在北京中醫院看了一年多中醫,臨近6月份期末考試時,我還是由於急性胃炎病倒了,因為校醫院的誤診拖延了治療時機,轉為慢性胃炎,致使我連續一個多月臥床不起,連續幾天水米不進,臉色蒼白,元氣大傷。儘管入秋後有所恢復,但經常四肢無力,有時連自行車都快騎不動了。當時我就這樣硬挺著,強打精神,勉強於97年秋開了題。

然而,雪上加霜的打擊隨之而來,我的頭疼病一天比一天嚴重。頭疼病犯起來十分痛苦,只要用腦過多,或天氣變冷,就會頭痛,還伴有噁心、嘔吐,很難受,冬天以及春寒時頭痛得更頻繁,甚至一星期要疼好幾天,難以保證正常的科研工作。為了治病,我常常要起老早排隊掛號,看中西醫的專家門診。我曾求治過校醫院最好的心腦血管專家、宣武醫院天壇醫院的神經內科專家和北京一所著名中醫院的神經科主任,吃過多種西藥,堅持吃湯藥,但症狀無明顯改善。同時,還花費了近5千元醫療費(基本由校醫院報銷)進行B超檢查和核磁共振檢查,後確診為腔隙性腦梗塞,從而造成了神經性血管性頭痛。而且專家告訴我:這種病無法根治,只能用藥物減少它的發病次數(大部份藥物副作用很大),某著名醫院的神經科主任自己患有此病,還不能治癒。身為研究生,頭腦是唯一的資本,我好不容易考上研究生,本想好好做科研,沒想到得了這種病,不僅大大降低了工作效率,還減少了工作時間,晚上不能加班,老師交給的工作做不完,甚至為此與導師也發生了矛盾,面臨休學的窘境。同時專家還告訴我說,這樣的病即使休學也沒甚麼大用,就算休學時病情有所好轉,一旦工作緊張起來還會發作的。在那樣的情況下,我的心情是可以想像的,我幾乎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那種被疾病長期折磨的痛苦是難以描述的:自己從小就想做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當初入黨時立志要為國家建設多做貢獻,現在身體搞成這樣,以後還能為國家做些甚麼呢,而且還拖累我的男朋友照顧我,這樣的生活還有甚麼意義?漸漸地,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情緒十分低落,世界在我的眼裏都是灰濛濛的。

就在98年4月我失望迷茫之時,我偶然閱讀了《轉法輪》一書。書中講出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解決了我很多人生疑問,重新點燃了我生活的信心。於是,我到練功點上學會了五套動作,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變化,簡直像變了一個人。首先是心情一下開朗了,我感到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麼自私和狹隘了。《轉法輪》要求每一個修煉者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碰到矛盾和問題時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做一個好人、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人,看淡名利,但要對自己和社會負責。我努力按照這些要求去做,對生活中的小事不那麼斤斤計較了,對自己個人利益上的得失也能夠一笑了之,淡然處之了。我感到自己生活的很真實、很坦然、輕鬆而充實。當我按照一個真正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時,我的身體在短期內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不知不覺中,所有症狀都消失了。當我只想著自己是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努力提高心性,完全忘記了以前的病的時候,我多年的多種疾病不治而癒了。無論怎麼加班、天氣怎麼劇烈變化,我的頭疼病和感冒再也沒犯過,並且食慾大增,臉色紅潤,皮膚細膩,精力充沛,不用午睡,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也不覺得累。有一次在練功時突然下起了陣雨,我沒有避雨繼續練功,雖然渾身透濕卻一點沒有感冒,反而覺得很舒服。自從去年年底,課題工作進入關鍵階段,我每天從早幹到晚,經常不午休,幾乎每天晚上加班,週末和節假日也經常加班,甚至今年寒假也沒怎麼休息,自己在宿舍裏工作。以這樣的工作狀態一直幹到今年5月,每天都感覺精力充沛,好像有使不完的勁。要是在練功前,這簡直是難以想像的。這些變化都是在我沒吃過一粒藥,沒去過一次醫院的情況下發生的。身體好了,當然用不著看病吃藥了,醫藥費也省下了。法輪大法使專家稱為不能根治的疾病痊癒了,使我從一個小病包變成了一個健康人,又可以精力旺盛的投入到科研工作中去了,這是真真實實的事實。

這樣的事實不僅我一個,我周圍一起練功的同學中就有很多。下面我列舉一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健康調查的數據。據中國協和醫科大學、中國中醫研究院等7個單位11名醫務專家對北京市各區12731名法輪功學員的抽樣調查,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煉功後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轉、基本好轉或完全康復,治療疾病的總有效率達99.1%,其中有6962人(58.5%)得到完全康復。一年共為國家節約醫藥費4170多萬元,平均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3275元。另外,98年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進行了調查。由不同專長的醫師、醫學教授等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於98年9月對廣東省的廣州、佛山、中山、肇慶、汕頭、梅州、潮州、揭陽、清遠、韶關等市約1.25萬餘名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就身心健康狀況進行了表格抽樣調查。這次表格抽樣調查學員12553人,其中男性佔27.9%,女性佔72.1%,50歲以下的佔48.4%,50歲以上的佔51.6%;其中患一種以上疾病的學員10475人,佔調查總人數的83.4%,通過2-3個月至2-3年不同時間的修煉,患病學員的身體狀況大為改觀,祛病效果十分顯著,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77.5%。加上好轉者人數20.4%,祛病健身總數有效率高達97.9%。同時7170名學員填寫了年節約醫藥費數字,共節約醫藥費1265萬元/年,平均每人每年節約醫藥費1700多元,可見其經濟效益也十分可觀。

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的神奇般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有的甚至是現代醫學都無法解釋的。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是誰也抹殺不了的。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相信大家對這一點都是認可的。看任何人、任何黨派或團體的行為是否正確,都應毫無疑問的遵從這個標準。在廣大法輪大法學員的實踐面前,我們會得出甚麼結論呢?確實出現了有人不吃藥身亡的事例,但是李老師從來沒有說過不叫人吃藥的話,相反,李老師在廣州講法中明確告訴危重病人如果感到不適,立刻去醫院就醫。即便有這樣的人,這1億多法輪大法學員中也不過佔十萬分之一,遠遠低於一般醫院的死亡率。那麼,按照唯物辯證法,我們不是應該看事物的主流和大多數嗎?毛主席還說過九個指頭和一個指頭的關係呢。怎麼能僅僅看那麼幾百個人就無視另外1億人身心的實踐呢?現在市場上的哪一種藥的有效率能夠達到100%呢?如果把這樣的祛病健身效果神奇的功法說成是「侵犯公民的生存權、健康權」的話,哪一種藥能說沒有損害到「生存權、健康權」呢?這樣的話看來所有藥廠都要關門了。

以上是結合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向黨組織切實反映一下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功效,這也是我作為一個黨員的義務和責任。

(一名法輪大法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