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摔了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八歲,和老伴住在北京市海澱區塔院二輕局宿舍。我倆以前學過幾種氣功,沒有得到甚麼效果。一九九四年四月可真找到好功了。有幸學了法輪功。

一九九六年六月四日晚八時半,我到女兒家去,不湊巧,家中無人,門鎖著,這時,外孫女下班回來也沒帶鑰匙。外孫女扶著我走到樓的東邊時,因路不平,又沒燈,路黑,不慎被馬路牙子絆倒了,摔了一跤,正坐在馬路牙上,很疼,起不來。外孫女用力也抱不動我,我體重一百多斤。我倆費了好大勁才起來。當時我想,真正煉功人不會有危險的,我也是煉功人,老師法身會保護我的。外孫女問我摔的咋樣,我說沒事,走吧。她攙著我回了家。女婿聽說我摔倒了,著急問怎麼樣,老年人骨骼疏鬆,容易骨折,趕緊去醫院透視。我說,沒有事,不用去醫院,睡一宿就好了。女兒也叫我去醫院。他們走後,我跟老伴說,我堅決不去醫院,李老師講過一個學員老太太去聽老師講課,路上被車撞倒帶出十多米,司機嚇壞了,問老太太怎麼樣,老太太說,我沒事,我是煉功人,你走吧。結果甚麼事都沒有。我想,我這算不了甚麼。

第二天早晨起來,左大腿、臀部按不動,硬梆梆一片,黑瘀血,像木板一樣。我堅持去小月河煉功點煉功。當煉到「法輪周天法」繞腳一週時,就覺的大胯痛的很厲害,站不住,就坐下了,並叫老伴取三輪車拉我走。這時老站長鼓勵我說:「別坐車,你起來走走。」我強忍著疼痛站了起來,在公園的小路上慢慢的走。當時痛的我直冒汗,我堅定信心走了四個來回,約有六、七十米,可感到一步比一步痛輕了。後來我回到家,不上醫院,不吃藥、不打針,休息四天就消腫了,並開始繼續煉功。

我們大院有兩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也因摔倒都骨折了,住了很長時間醫院還未出院,又打釘子,又作牽引,受了不少罪,而且好的還沒有這麼快。顯然是師父的法身保護了我。還多虧老站長給我及時提醒,因為一念之差太重要了。我們倆已是暮年,孔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能煉上法輪大法真是三生有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