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過親情關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我是北京石景山金頂街煉功點的學員。一天我和妻子帶著孩子去北海看燈展,招手打個出租車,等車停下來一看,這司機認識,以前他倆談過對像。在車上一聊,知道這個司機同他的妻子過不到一塊去,鬧離婚兩年多了。我妻子回來後對我說:「我想給他們做件好事,叫這個司機和人家要好好過,因為我的話他準聽。你可別吃醋!」我對她說:「這些都是我們應該放下的東西,我沒事。但是你倆在一起要是讓他妻子看見可就不好辦了,說不清,你可別破壞人家的家庭。」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三日,妻子又對我說:「明天是週日,要帶孩子去五十六中參加考試。要是能考上,以後每週日都要去。這是市裏辦的一個數學班。可是只知道學校在動物園那邊,沒去過,想讓那個司機開車去,你看行嗎?」我說:「這有甚麼不行的呀!」然後,她就去打電話給他,商量去了。第二天我對她們三個去五十六中,雖然嘴上沒說甚麼,可是心裏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這件事老在心裏放不下,越想越亂。後來腦子都感到大了,真是掉在情中出不來了。於是,我就學大法。「真修」這篇經文反覆背了好幾遍,認識到還是這顆常人之心沒有放下來,必須要去掉它。現在不就是師父在系統的安排去我們這些常人之心嗎?可是我卻死死的抓住「情」這個魔性的東西不放,這還像是個修煉的人嗎?師父為度我們遭了那麼多罪,弟子還有甚麼不能放的呢?於是,心裏平靜了一些。

又是一天,我下班回到家,妻子對我講:「孩子考上了,下週日那個司機正好有時間,要送孩子去,就讓他送一回吧,我就不去了。」可是到這天,她三個又一起去了。回來還對我說:「你放心,我決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來,我這是幫你提高心性哪!」當時我的心情還是有些不好受。我就想,也許是我這個人太封建了,對愛情必須是絕對的專一看的太重了,所以要完全去掉這顆心,也不是一個容易的事,也得經過一番痛苦磨煉呀。我知道,要用煉功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心裏想,將來修成佛,要同宇宙同齡,那該多好呀,不就那回事嘛!他們這不正是在幫我提高心性嘛!不正是在幫我去掉那顆常人之心嘛!不就是在幫我提高層次嗎!我上哪兒去找這麼好的修煉環境呀!我還不該從心裏好好謝謝人家嘛!這樣想了,這顆心總算又平靜下來了。

可是,這天晚上我妻子就是不讓我出去煉功,把門一擋說別想出這個院。我心想,不讓出去,我就在家讀書學法。過一會兒,她對我說:「我知道,這些天你不高興。你不是說把這些事看淡了嗎?看來你根本就沒放下。」我說:「這顆心對我來說是很難放的,可是我現在好多了,不像前些天那麼執著了。」聽完我的話,她笑了,說:「你不聽可不行,我做事不能瞞著你。」然後她就把他們幾次見面時說些甚麼就說起來了。講到最後,她說:「我倆也就是說說話,甚麼都說,沒有不能說的事。現在的關係比你差點兒,比一般的朋友又近點兒。」聽完她這一席話,我一夜沒睡,已經平靜了的心又翻上來了。我有些想不通,修煉為甚麼這麼難?這一夜我想了許多許多。

本來我在別處有自己的樓房,裝修的也不錯。可是我妻子帶著孩子在娘家,一住就是好幾年,而這幾年她回我們這個家的時間加起來也沒超過八個小時,好像她心裏從來就沒想到過自己還有這個家,哪有點過日子的樣子?我學了大法以後把這些事看淡了,沒有為此向她提出來過。她媽身體不好老有病,她也沒工作,正好能照看她媽。可她們家人多,一到雙休日全來,甚麼吃的喝的,加上給她媽看病拿藥,花費很大,每月我拿回來的工資一分剩不下。作為一個煉功人甚麼家不家的,錢不錢的,這都是常人所追求的那點事,我把這些也看淡了,每月近兩千元交給她就不管了,錢的事從來沒和她計較過。可是這次我可想不通了。第二天下班回到自己的家拿起《轉法輪》,看著老師的像,覺的自己很委屈,就像一個受到別人欺負而心裏很委屈的孩子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家長一樣,淚水一下就流出來了,一邊哭一邊說:「師父,這一關我能過去,我能行。」哭過後心裏平靜多了。

想起師父的話:「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轉法輪》)這不正是說我嗎?這個情要是不斷,就不算是一個修煉的人。心裏想:就眼前這點事,算的了甚麼呀?為甚麼這個情就是去不乾淨哪?一個修煉的人為甚麼還要抓住這些髒東西不放哪?而且人家也沒做出甚麼對不起我的事呀?這一關為甚麼就過不去啊?關鍵還是自己不想把這顆常人之心放下。這種狀態,怎麼提高呀?這一關過不去不就掉下來了嗎?不就白修了嗎?這點事都放不下,那麼難再加大點,關再大一點,不就更不悟了嗎?假如他們真的好在一塊分不開了怎麼辦?假如我妻子為這事向我提出離婚怎麼辦?你是要修煉上去哪?還是要這個情做一個常人啊?如果說連情這一關都過不去,那麼,生與死的考驗,就更過不去了,也就白修了。想通這些,我就下定決心把「情」這個東西一定要去掉。今後無論他們是保持現狀還是向下發展,我的態度就是:「她是她,我是我;她是一個常人,而我是一個修煉的人。」

我這顆心放下來後,僅過了一天,沒想到妻子對我說:「那司機與他妻子和好了。孩子也打了月票,以後就讓孩子自己去五十六中學習。那個司機我也不理他了,我說到做到。我是一個常人,你能沒有我,我可不能沒有你呀!」

原來如此!從此,我體悟到了一點大法的奧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