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和法在一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2月9日】 下面我談一下上訪過程中悟到的一點體會。

我想我們作為法輪大法的弟子,也就是法中的一分子,應當時時刻刻和法聯繫在一起,那麼當大法在人間遭到如此破壞、師父被通緝,我們的同修為了向世人和政府證實師父的清白和法輪大法的偉大時,被無端地打罵和虐待,受盡了折磨,可是他們還是在用善的一面不計個人得失,不畏艱難地向政府和世人證實大法是正確的、不是說教與唯心,直到被送進監獄,還在堅持學法煉功,那麼這一切說明了甚麼呢?如果真是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對這一切還能無動於衷嗎?不要說那是他們自己的難,不要為自己放不下的執著找藉口,因為他們在走證實大法的路。如果你真是法中的一分子,就應當時時和法在一起。針對你個人的磨難你要忍受,可是給宇宙中一切生命開創了不同生存環境的宇宙大法在人間遭到如此破壞、傳授我們大法的師父被通緝,我們的心還能無動於衷嗎?如果你還能不動心,如果真是那樣,我不知道我們的修煉還有甚麼意義?

有人說:護法是神的事,各個空間都有護法神,那麼人類這一層的法由誰來守護呢?如果是神來守護的話,那麼常人誰還敢來破壞大法?不要想通過甚麼外在的力量來維護大法,不要想通過甚麼神跡來達到證實大法的目的。如果真是那樣,我們這些修煉人的位置如何擺放?師父說過:我們的修煉是和正法分不開的(大意如此)。師父在海外曾呼籲各國政府和善良的人們關注一下在中國發生的法輪功問題,那麼,那些善良的人們和關注法輪功問題的國家是不是在擺放他們的位置呢?如果是通過甚麼社會力量和善良的人們改變這一狀態,那麼我們這些修煉人的位置又如何擺放?

我們作為法中的一分子,維護大法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在大法遭到破壞、師父被通緝時,我們還能堅定實修嗎?不要把自己放不下的執著找藉口,不要把自己的「修煉」看得那麼重,因為我們所修煉的大法正在被人破壞;不要把自己的「圓滿」看得那麼重,因為我們的師父在遭人類責難。師父為度我們脫離苦海,不惜在人間遭此磨難,我們作為弟子又談何修煉?證實大法的路雖然艱難,要放下世間的很多東西,可比起偉大的宇宙真理還有甚麼值得我們留戀呢?宇宙的一切都是大法開創的,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一切。師父在《位置》中講到:「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們作為弟子,應當首先做甚麼?如果還在想自己的修煉,如何提高,那麼是不是自己在給自己安排修煉的路呢?真正修煉的路是師父給安排的,提高的環境是法給開創的,我們只有證實大法、維護大法,不帶有任何自己的目的,無所求地去做,那才是真正提高的因素。

有人說「上訪」是有為之事,不要去做,那麼我們為了生存,在人間所做的一切是不是有為之事呢?那為甚麼還要去做呢?證實大法的事為甚麼就不去做呢?難道這只是怕做有為之事嗎?還是因為上訪的路艱難,證實大法的路難走,而找藉口掩蓋自己放不下的執著?如果真是這樣,那誰也騙不了,只能是騙自己。

師父曾經講過:「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們的執著心」。那麼上訪的路、證實大法的路是不是在求正呢?當然求正的路上滿是艱難,也正因為難,在求正的過程中才能放下一切執著。要想全部放下,一兩個過程是不夠的,很多功友抱著有求之心走出家門,沒有達到目的以後,就再也不想出去了。經文《再去執著》中寫到:「為甚麼就不敢再放一下,再走一步哪?」如果甚麼事一做就成,誰都去做了。我認為自己樹立了正確的認識:人間的法得不到證實,我是不會停止上訪的,直到活動自由的失去和生命的終結。

我在多次離家上訪的過程中,真正地悟到了生命為甚麼偉大?只因為是法的一分子。我們的修煉為甚麼了不起,是因為和維護大法聯繫在一起。

以上只是我個人的幾點體會。

某省法輪大法弟子
1999年12月6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