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一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過去,我對很多功友到北京打坐請願一事,有種人的認識,認為:這樣前赴後繼地被公安人員抓走,好像沒有在常人這一層起到很大作用,好像沒有必要做這無所謂的事。但如今,我完全不是這樣的想法。

首先,「護法」對我們的要求很高。師父講過:「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那麼,這「護法」本身就要求我們精進到一個高境界才配做那樣的事。我曾接觸一些功友,他們很苦惱,因為他們想突破目前僵持的狀態,但面臨家庭、工作、社會也就是那些所謂常人狀態與大法的選擇時,他們彷徨了,甚至找出師父的話保護不願放下的東西,可是我們都知道:「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師父講過:「人啊!想一想吧!該相信甚麼,不該相信甚麼,為甚麼修煉?為誰修煉?生命為誰而存在?我相信你們會擺正這利害關係的。否則,你們失去的將是永遠都不會再有的。當大法展現在人類時,你們失去的還不止是這些。」

相反,我和另外一些功友相處過,他們在關鍵時刻,放下了人世間很多東西,甚至生死,坦然地做著神聖的事情,真讓我感覺到他們的生命意義展現時的偉大。其實,我個人一直認為以前的修煉是在物質利益當中去我們的執著心的,可是現在,已牽扯到要放下一些常人物質的時候,為甚麼又放不下來了呢?放不下,不就對照出我們還沒有決裂人嗎?何況這是「大法圓融著眾生,眾生也在圓融著大法」的時候啊!師父講過:「是應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

再一個,純淨心態下的「護法」,我理解就是在證實大法的正確性,就是在圓融法,也就是佛法在人世間的一種體現。那麼這種體現,即便只是在一個特定時期,都將對人類社會的生命們非常重要。師父講過:「善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能打到生命的微觀,能感動得人流淚」(大意)。而我們在圓融法時,不就是用這善的力量,用我們身體的微觀至宏觀同化法的部份打到其它生命裏面去了嗎?在這種無形的強大作用下,那些生命怎麼去看的,怎麼去對待的,怎麼用佛法來衡量自己,那太重要了。師父講了:「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如果這樣,那將來大法展現在人類時,他們就已有了自己的位置了。

其實,我理解人心那險惡、複雜的一面也是因為他們微觀生命出了問題,貫穿下來就成了這樣,那麼在證實大法正確性時,我覺得基點不應在常人社會的形式上,它只是外在的表現。關鍵在於理性認識法的心態,否則,我們做出的事就成了師父講的那種從物質到精神的發展路線一樣,好像按照我們的想像去發展,那可不是。人類的動向早有天象的安排,而我們只是修煉中的人,做而不求。

大陸弟子99/11/1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