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已得法的一面主導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1月6日】 隨著正法進入人間,過去舊宇宙的一切敗壞因素也到了瘋狂的地步,「正邪不分謗天法」,從十月末法輪大法被定為「邪教」而遭受更瘋狂的鎮壓以來,無恥、凶殘與謊言進一步升級並漫流海外。針對目前的形式我談一下自己的粗淺體悟。

師父在九八年九月瑞士講法中講道:「如果在我這兒出現麻煩,就是對法的干擾,就是對法的破壞」,「這是你們以往忽視的問題」。而目前大法遭遇歇斯底里的攻擊、迫害的時候,我們很大一批同修不能站在師父的角度上考慮,不能堂堂正正地站出來維護大法,從而人為地滋養著邪惡的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由於執著於常人中的名利情不放而受到持續的、貌似強大的打擊;放到最後,根子上不肯捨盡了。自從4.25大陸形勢日益嚴峻以來,怕心日漸滋長已達幾個月,到今天已經非常強大,不從根子上挖起,自己就根本無法超越人了,也意識不到自己的怕心是那麼隱蔽和強大,反而在法中為自己找辯護的理由,忘了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修煉者,未來的覺者。他們的狀態和悟法一般有以下幾種:

1、強調要「安定」不要被常人牽著走。
我的悟法是,當邪惡勢力針對大法攻擊破壞,而且新舊宇宙交替到了關鍵當候,決裂人決裂舊宇宙,堂堂正正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用完全正的、善的一面維護法,是不是就是最根本的、真正的安定?還是用怕心掩蓋著私心及人的東西,漠視旁觀自己將要同化為其中一份子(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的大法被肆意破壞是所謂的「安定」?其實這種思想的出發點、悟的基點沒有首先落在維護法上,而是落在了怕心及私心上,從而再「悟」出的東西都在為自己掩蓋。而我認為,一個未來大法中的覺者、一個偉大宇宙的維護者,他的出發點在維護法上,在他的眼裏沒有甚麼捨不盡的,沒有甚麼可害怕的。因為他們能放下自我一切乃至生命及自我圓滿的概念。

2、還有人說,咱們只要安定實修靜觀天象變化,等師父正法到人間再一下子站出來。
我想問一句,師父正法當然容易,但不知那時把你怎麼擺放?當法需要你挺身而出維護的時候你貓了起來,當要法正人間要「圓滿」了你往那兒一站,「等天象一到」就想「圓滿」,這難道不是一顆有求之心、私心嗎?

3、還有人說,「進了拘留所沒有法學了,豈不廢了?」
我是這麼悟的,法是講給真修者、神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當你用怕心、私心「自己保存實力、安定實修」的時候,這顆心不是常人之心嗎?高層次的覺者怎麼會讓你明白更高的法理呢?我曾經進過一次拘留所,我只能背下很少一些大法文字,但是幾天的拘留,我每天花幾個小時反覆默背,我感覺自己在法理的提高上不但沒落下反而前進了一大步。每個字背後的佛、道、神都能讓你明白該讓你明白的法理。師父在一次法會上曾講道:如果我們都是神的狀態,師父講一個字我們就全明白了(不是原話)。其實所謂的擔心沒有法學了,一方面是在掩蓋怕心,另一方面是「私貫穿很高層次」的一種體現。一切為了自己「圓滿」而不是落在法的正悟上。豈不知,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眾生的一切包括個人小圈子的「圓滿」。

4、還有人說「我們要符合常人狀態,不能讓常人說我們無理取鬧,要在生活中圓融大法」
今天變異社會的變異人類,已是遠遠地偏離了法,甚麼是正的、真正人的狀態,很多人早已不知道了。而且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在對法及這件事情的態度中擺放自己的位置。同修們在人間維護法的行為,只要完全是符合法在人間的體現,完全用正的善的一面,就都是對的。同修們在人間用法在人間圓融的一面去護法是不是在開創嶄新的、最正的人的狀態呢?這難道不是最好的符合人的狀態嗎?不也是法正人間嗎?如果悟的基點落在了人上,不是完全用法理去指導護法行為,就成了參考人的評價來決定自己的行為。

5、還有人認為,「法是人破壞不了的,自己修自己的,別被常人牽著走。」
我是這樣悟的,法確實是人破壞不了的,這千真萬確。但說這話的角度應是師父。而作為法中一份子的弟子,當法被肆虐攻擊的時候,竟然沒有同化為法中一滴水後那種攻擊法即攻擊自己的感覺,真令人擔心,你的生命有多少是已經同化了大法的?當未來法正人間後你將怎樣寫這段歷史?

有一位同修曾看到了一位威嚴的大佛問他,你們師父受難的時候你在幹啥?答曰:「我在家堅定實修。」話一出口,一個跟頭栽了下來。第二天又上去了,又見到了那位威嚴的佛問他同樣問題,他答曰:「我去北京轉了一圈兒就回來了。」話一出口又栽了下來。這種點化不是修煉,但卻引人深思。

6、還有人認為,「目前形勢下站出來也起不了甚麼作用」。
我猜,說這話的人心態有兩種,一種是為自己的執著掩蓋;一種是完全著眼於常人中的「效果」--這個迷的空間的「作用」和狀態。我是這麼悟的。目前邪惡之徒表現在人間的邪惡有其背後的因素。作為在人間迷霧中修煉的弟子,必然要把去除自身的魔性與銷毀舊宇宙敗物的行為結合起來。目前的魔難給每個弟子提供了放下自我、放下生死堂堂正正走出來維護大法的機會,這機會可以使我們把自己的修煉與圓滿融入到偉大的護法與正法行為當中。邪惡勢力在修煉者們偉大的神的一面的面前真正害怕、消融,大法的力量才能展現出來;否則,自己的怕心、私心、放不下的任何人的心會人為地抑制我們神的一面、得了法的一面,使邪魔因弟子們每個人有魔性的一面而滋長,使法的威力無法在我們身上、在人間展現--除非再造。

那些證悟出來的堂堂正正護法的弟子,明知去上訪等待他們的不是信訪人員,而是警察、軍隊、監獄、毆打、長期關押甚至死亡,然而他們義無反顧懷著一顆赤誠的善心對待這一切,他們放下了自我的一切,心中只有護法與助師。在人間表現得是多麼的悲壯與「無效」,可是在另外的我們看不見的空間裏,我想卻是轟轟烈烈的。敗物在真正的被銷毀著,圓滿著一批一批的覺者。

以上所談的是我認為沒有證悟到應該堂堂正正走出來的同修的各種狀態。本著一切為了大法的心,請諒解我的言辭。因為我想,和同修們交流的機會是非常珍貴的,馬上我將再次站出來護法。

下面我再簡單分析一下,走出來的同修們的一些狀態。首先肯定一點,我個人認為,沒有被凶殘、猖獗的邪惡勢力在人間的表現嚇住、蓋住、蒙住,勇於在不同的環境下堂堂正正主動地走出來用各種方式維護大法的行為,他的基點是在法上、在維護法上。他們決裂了人,為此承受了常人、乃至一般修煉者無法想像的劫難,用生命證實著偉大的佛法。然而在有些人在維護法的過程中還是有意無意地摻進了人的東西,用了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一面,人為地滋養了邪魔,使同修們長期處於苦難當中,且得不到根本的進一步的昇華。如:懷著對師父、大法無比的熱愛和對破壞法的人的無比的痛恨(摻了人的情在裏面),在維護法的過程中沒有做到完全用大善大忍的一面,從而不能做到無怨無恨,樂觀慈悲地對待維護法的過程中針對自己的磨難,而是摻了各種人的東西,如,怨恨、仇視、委屈、氣憤、激動、緊張、害怕、顧慮等等。用人的一面對待魔難,用人的一面苦苦支撐著,總有撐不住的時候。這和常人中的「忠貞不屈」、「罵賊而死」的善惡同在的人的狀態有何區別呢?

對此我是這樣悟的,針對法針對師父來的,我們一定要站在師父的角度考慮,勇敢地站出來護法;但在護法中所遇到的一切苦難都是應該視為自己應過的關,應過的難。在為新宇宙、為法承擔的過程中,我們是毫不猶豫、不會袖手旁觀的,哪怕是為此要付出一切的一切都是非常樂意的,都是發自內心地充滿快樂的。

以上是一些個人看法,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大陸學員
1999年11月6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