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 在這場磨難的考驗中,我原以為自己在許多關鍵時刻都能站出來。對法認識也挺高的了。然而自己與許多學員上京被遣返,國慶間的十天又被誘去封閉學習。我便向內找原因,當然這過程發現許多執著心,但我覺得好像最近在一個層次中打轉轉,突破不了,也不知該怎麼做。

我們讓「看」我們的人了解了真相,他們表示只要我們在家煉功,不去上訪就不管。政府也知道管不了「信仰」,但卻要管「行為」。為甚麼好像很多人都指責我們製造不穩定?前段時間的行為是否真的又形成新的執著?

我就想上訪也不是唯一的途徑,如果人家真的不喜歡,我們也不一定非得這樣做不可。而且我們只是勸善,告訴人不要幹壞事,破壞天法,但人不聽,要害自己,那有甚麼辦法,我們該做的已經做了,為了維護大法形像,不再增加誤解,在人這層做個好人,安心實修,修大善大忍。我還拿老師在新加坡講法P52中:「……那麼佛也是只看人心的,不看人所維護的這個形式。維護的本身也都是執著,都是常人放不下的東西,而不是真正修佛。」 這段話來為自己辯護。

當然,我開始怕自己悟錯了,但我想只要不固守現在的認識去學法,就會修正自己。而且還想是不是把「怕執著本身」也放下呢?當晚我就看到《長春講法》P70:「……我們有許多人一開始他覺得法好,是因為他覺得這法對人類有好處。作為修煉的人沒有干擾常人社會,對常人社會也挺有好處,我應該學。他的基點是落在人上。有的人長期下去把我們大法的一切,他都用人的標準來衡量著,稍微有一點他認為不符合人現在人的觀點、人的社會的方式,他就不幹了、不接受了。其實他維護的是人,他不想脫離人。就是這個道理。你們修煉的人最終是為了圓滿的,是離開人的,絕不會讓你抱著人的觀念不放。」

這觸動了我,這也是我近段時間陷入打轉轉的原因,我悟到我們是真、善、忍同修的,我最近認識的轉變是在修「忍」,多找自己不足,坦然去承受,表面好像沒錯。但忍也是真善忍構成的。記得一次學員問老師有無專修「忍」的,老師說專門修忍弄不好會修成邪法。(不是原話),我的誤區正是離開了「真善」去遷就常人的所謂的忍,這樣使自己被常人所帶動。

第二天,一位在獄中以絕食方式告訴公安他們的做法是錯誤的學員給我很大的啟示:怎樣才是正法呢?讓人認識目前的後果是錯誤的決策帶來的,讓人能改正是不是正法的表現?而我去遷就人錯誤的政策,那是在維護甚麼?聽說某地有學員國慶上京了,結果該地派出所所長被免職了,人們都怨弟子,那麼怎麼不讓人認識到如沒有目前錯誤打壓,弟子們會去北京嗎?如果地方上肯聽取群眾反映實情,學員們還用得著上京嗎?如果能讓人認識法,不正是喚醒了他的良知嗎?而弟子能在法上認識法才是真正的提高,才是修煉道路中最重要的。

我認為我原來也走出來了,但其實還是行為上的走出來佔很大成份。我們遇到問題是應該向內找,但找到些甚麼呢?找到的東西是不是要用「真善忍」去衡量才能判斷正誤?那我們用善的方式去反映真實情況的行為不正是符合宇宙特性的嗎?既然行為沒錯,那我找到的是甚麼呢?我找到的是最不易發覺、最不願承認、最不願放下的千百年來骨子裏生成的人的理、人的觀念。而要修成偉大的覺者,那是沒有人的觀念的。我們正是要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那麼你能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你不是站在法上考慮問題嗎?那麼大法需要你在行為上站出來時你不就能站出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