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難當中去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七日】 從監獄裏修出來,我只想在家學法煉功。晚上夢見一間大屋子裏有好多人,有人堵在門口放火,屋子燒著了,放火的人也被燒的通紅,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破壞大法的人在自焚,然而還有很多修煉人在法難中沒有衝出來。我應該寫寫我們在監獄中修煉的故事,與同修們共同提高。

一、破除人的護法觀念,自己完成自己的答卷

從7.22以後,弟子們都知道這樣嚴厲的考驗,正是為我們提高安排的最好的環境。當「全國人大把大法定為邪教」的消息公布後,我和許許多多的弟子一樣自發去人大反映情況,希望看到以前那樣的壯觀場面,然而甚麼也沒有,很多人在徘徊、觀望。我轉來轉去也回去了,回去後才悟到:在我思想裏,以前集體上訪的形式已經形成了觀念,如果很多人站了出來我才能湊上去,那不是「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嗎?,不是真正自己修出來的。

想起《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因為各種機緣湊在一起才能有這樣一次機會...有的人想,老師啊我甚麼難都能過去,你就來吧,我就早點修上去。到關鍵時刻你還是不行。話不是嘴上講的,得真正在實修當中看你怎麼做。」去而復回,等於沒去。現在是要自己去交答卷了,這是更難的見真性的考驗!

悟開了,那些常人的思想蕩然無存。返回去的路上,我心裏越來越空曠坦蕩,我又在走回家的路了。在人民大會堂門前,一些不相識的學員跟上了我,一起站了出來,堂堂正正地告訴值班的人:我們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被抓到公安局後,結識了來自天南海北的同修,老老少少關滿了幾個監室。他們絕大多數是外地學員,有幾次來北京上訪的,有幾次在監牢中修過來了。大家在這裏交流心得,鼓勵精進,集體煉功、背法,堂堂正正地開成了莊嚴的法會。有的弟子說:人間是地獄,這裏才是天堂!在這裏,看到了各種不同狀態的學員,才真正感到甚麼是「修煉」,不是在用人的思維做人的甚麼事情,用全身心、甚至生命來維護大法。如果這次我走不出來,像過去那樣想用人的甚麼辦法如何如何,那還是人。

交流完了,下一步就是自己去實修了。一批一批的學員抓進來,被帶走,有的帶上了手銬,每個人都帶著微笑離去,莊嚴的場面熔煉著每一個人。很快我也被押進了監獄。

二、不斷放下自我,同化大法

以前一個學員的案子牽扯到我,我將面臨刑事責任。當時我想到法中講的:「就是要在關鍵時刻看人心怎麼樣,有些心不去連佛都敢出賣的,這是小問題嗎?」我們這一門修煉是從微觀開始改變的,很多學員真正的境界都在三界外,出賣別人不就是出賣佛嗎?不是被政治利用、推波助瀾了嗎?那次我頂住了各種壓力沒有牽扯別人,感到昇華很大。事後悟到在某一個問題上,我沒有做到「真」,沒有去承受,非常後悔。不久同樣的事情又被審問,我知道這是師父在讓我補課。我捨下了那些保護自己的東西,承擔了下來,但又沒有「忍」好。儘管如此,那天打坐頭腦中好像許多門都開了,融在一片空靜中,進入了新境界。

經過幾次大的考驗,我才真正明白了這段法的一些內涵:「大法是圓融的,真、善、忍三個字分開來,同樣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為物質是由微觀物質組成,而微觀物質又是由更微觀物質組成,直至窮盡。那麼真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忍同樣是真、善、忍構成的。」我發現以前做到的「真」境界很低,沒有包容更高境界的真善忍。「真」越往上越單純,容量越大,考驗面前達不到更高境界的「真」,是因為摻雜了人的想法,有許多保護自己的東西。

這次在監獄裏反覆提審,又有學員把責任推給了我,情況十分嚴重,我只是為這位學員惋惜,也沒有考慮自己將會怎樣,只是按照法中講的:「...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去修去做,不斷地純淨自己,不牽扯別人,自己去承擔。人的東西在不知不覺中放下了許多。對我的做法,警察也很欽佩。

審訊中我知道,全家人以不同方式為大法站出來,他們的結局可能比我還重。但法理抹掉我親情的執著,「支離破碎載乾坤」,我們為甚麼不能這樣捨盡呢?政府給了我這麼好的修煉環境,發自內心的感謝。

三、衝破監牢的重重障礙,開創修煉的環境

北京的監所有嚴格的政策,不讓煉功、傳播大法。我向警官說:我沒有違法,按法律不該到這來。如果你認為我違反了制度,可以採取強制措施。

《環境》中講:「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也是提高的關鍵哪。」《和時間的對話》中講道:「是應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也要同化這段法。下面是我們修煉的一些故事。

1.我是來修煉的,正己才能正人心

有的弟子從家裏走出來,在監獄中沒有走出來,不能學法煉功,人的東西表現越來越多。在監獄裏過起了「日子」。在調換監號中,我們帶動那些不能走出來的學員,大家一塊頂著壓力煉功、背法、弘法,糾正著周圍人的偏見。我們幾次因為煉功被提出去教育一通,對堅定的也奈何不得。

監獄裏經常有人說一些污言穢語,第一天我們「聽而不聞」。後來覺得不對,應該正這個環境。第二天,她們說時,我們就背「論語」,背著背著就只聽到我們背法的聲音,背完後我們給她們從法上講甚麼是真正的好和壞,她們能接受,並願意改。

2.有緣人獄中得法

有一個犯人說:我一直在觀察著你們這群人,你們不願接納我。她的話,讓我看到了自己觀念,到底憑借甚麼來衡量一個人?是看外表還是用宇宙的特性來衡量?我們就給她背論語,她就感到有一股特別清涼的感覺,越聽越愛聽,後來一直在沒事的時候背「論語」,《洪吟》。她一煉靜功身體就感覺在旋轉,肚子裏有法輪在轉......她說:「你們來這裏修煉,都是師父的安排,要不怎麼區分你是真修還是假修?」她悟性真好!在反覆背法中,我也體悟到了「論語」涵蓋了大法的一切。

還有一個年輕人,覺的大法好,決心要學,我找機會教她。有一天我問她:如果抓著了怎麼辦?她說:「我去說,我以前作了壞事,如今我學大法,決心還清以前的業債,做一個好人。」我說:你也別為難,就說是我教的。

幾乎每個監號裏都有犯人在煉功,背法。大家一起創造了難得的修煉環境。

3.一步步悟到:用生命維護大法

這是一個向無私無我的境界昇華的過程。被抓一天沒吃飯也不餓,我們就絕食絕水,覺得這樣可以早點出去學法煉功。幾天中領導、管教不斷找我談話,正好向他們弘法。在弘法的過程中我悟到這樣做是在大法遭受磨難之時,自己應該放下自我,多承受一些。幾天裏,我明顯的感受到心性每天都在昇華,人的各種東西在往下去。後來我被押到幾十個警察面前,他們警告我這種行為是對抗政府,我一點也沒害怕,我們不想對抗,就開始吃飯。把想早點出去的「目的性」放下了。

後來我看到了一個堅持絕食的學員,她要用生命維護大法,一下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她句句話都在法上,沒有常人的思想。我感到以前的各種想法基點還都在人上。我可以在純淨心態下、完全用善的一面這樣做,為了維護大法放下生死,這是最能震撼人心的。於是我又絕食絕水,這次身體特別輕,思想特別的清淨,真正感受到執著無存的境界。

幾天中,各級警官不斷找我談話、商量,一句法反覆在我腦中旋轉:「常人這個理,一般的大覺者是不輕易動的,越高的覺者越不破壞常人的理,一點不動。」我的思想境界已經達到了標準,形式就不重要了,我想坦然地承受這一切,就吃飯了。當晚夢見一間屋子,牆上掛滿了畫,畫的是不同的天國世界,正當中有一幅盛開著紅色的蓮花。我悟這是師父再鼓勵我精進,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不由得淚流滿面,心中是從未有過的開闊、無邊無際……。

4.上訪在冊一千萬,護法故事天下傳

一次談話中,監獄領導向我訴苦:「你知道你們全國來北京上訪在冊記錄的有多少,一千萬哪!……」

每個警察和犯人心中都在衡量著我們學員。有的警察偷偷看書,有的審訊時拿出書來,檢查學員背得怎麼樣,有的審完了直接告訴學員:有的地方不堅定,真為你惋惜。學員修得好不好,他們也在衡量。而在監號裏,犯人們也在講所接觸的學員的故事,他們在學員身上體現著大法的形像,欽佩,甚至讚不絕口。如果我哪一點沒有做好,也沒及時發現正過來,都可能影響法,成為我永遠的遺憾。

我深切體會到師父在北美講法時講的:「這樣在風風雨雨中我們建立了自己的威德,才能給後人留下有可說的,有可講的,才有他的經受不同魔難走過來的教訓,經驗留給後人。他才具備威德」

正是這些學員前仆後繼地為大法挺身而出,捨盡一切弘法護法,也在協助師父法正人心,樹立著大法的威德。

在獄中我也是摔摔打打修了過來,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師父就以各種方式點化我,讓我從中悟道。我下次就能做好。這樣一點點不斷達到更高的標準。

大陸學員 1999年12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