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想別人

——由參加芝加哥「法輪功之我見座談會」所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2月23日】十二月十八日,芝加哥僑界舉辦了「法輪功之我見座談會」,邀請了不支持法輪功的一些僑界人士,同時也邀請了法輪功學員出席。聽說有些地區也都舉辦了「法輪功研討會」,都不邀請法輪功學員參加,這一次能請我們,我們都感到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十八日前幾天,芝加哥學員告訴了我們這一消息。與幾個學員就此事交流時,聊著聊著,腦子裏好像才有點理解了老師「通過和平對話方式解決問題」的涵義。我們提前一天到了學員家,交流中,大家的共識就是珍惜這次與不修煉的人直接對話的機會,用善意讓他們了解我們,消除誤會,建立溝通。

座談會有幾家當地中文報紙參加。包括學員共七八十人。一開始,兩主持人的觀點就非常好,「各抒已見,發言人觀點只代表個人」,「增加相互了解」,「大家都是朋友」,「近年來,中國政府已向世界展示了開明治國的風範,香港,澳門的回歸,一國都可以兩制,和自己的人民老百姓,還有甚麼誤會消除不了呢?」

隨後我們在十五分鐘內做了前四套功法,不是教功,是簡單介紹一下,讓他們有個感覺。之後,雙方就在有序,平和的氣氛中進行了座談,會場氣氛始終非常詳和。結束時,大家雙方的共同點都是希望二十一世紀,中國繁榮昌盛,長治久安。

這裏我們不想多談雙方具體的話題,只談談圍繞這幾天,受到的啟發。

1. 讓不修煉的人理解我們

我們在做第一套功法時,解說的學員只說了:「這套動作抻筋拔骨,做完後,血脈通暢,很舒服」,他的許多僑界朋友都理解了。用這樣淺顯的話,讓還沒想修煉的人理解我們,而不是直接介紹「加強氣機」等話,我理解了他是真正為他們著想,靠近他們,我們是讓他們走近我們,而不是把他們推遠。

法輪功現在已幾乎人人盡知,不修煉的人也在注視我們,他們也都在用「真、善、忍」衡量著我們,我們真的那麼符合「真、善、忍」嗎?對海外學員來說,如果能讓身邊更多的人了解我們,讓社會各界感到我們是平常、善良、令人信賴的好人,也許才能會有更多的渠道促使國內決策人消除對我們人多的疑慮,實實在在地相信我們真的別無所求,只求能有個合法的環境來學法、煉功,也真的相信幾個月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闡明真相,而不是非要爭個誰對誰錯的誠意。回過來再體會師父七月二十二日的兩篇經文,師父已經教給了我們怎麼說,怎麼做。

2. 遇事想別人

在交流中,一位學員談了他的這樣一個看法:「最好不要老用『常人』、『常人』這樣的口氣。現在,從新聞報導到兩院決議,許多不修煉的好人幫了我們許多的忙,我們不能太過清高」。反思自己,我有幸得大法,可我與不修煉的人在一起,我真的是設身處地地為他們著想嗎?在這千載不遇的大法弘傳之時,我是從心底想讓他們了解法,接受法,以至最終得法呢,還是只是因為我知道了這個法,心裏隱隱地認為自己高人一等?

「遇事想別人」,說起來易,做起來難,大法從高到底,每一層次,真正做到並不易。我太太從十月開始就想回國護法,每次都因正趕上要去DC弘法、UN呼籲而暫時不考慮。西雅圖法會回來後,她又一次強烈地想回國,甚至擔心圓滿趕不上趟,可又總覺得自己的狀態不是那麼對勁兒。在這次開車去往芝加哥的路上,不期然的與另一學員聊起了他以前弘法時的事。當時,他們夫婦還在上學時期,每週才20元生活費,卻一直帶一位朋友學法半年多。那半年,那位朋友經常白吃白住,他們夫婦毫無怨意。他回想起來,才說:「誰得法都不容易,我當初也是這樣被老學員帶上來的,還是應該多站在別人的位置上為別人著想」。平時只習慣於開60英里的他,就在我們談這段話時,不知覺中,車速平穩地快到了70多。而進芝城後,我們又在一個關於個人修煉的問題上談來談去,此時我們卻怎麼都找不對路了。本來只需10分鐘的車程,我們兜了兩個小時的大彎子。我們悟到,不能總將眼光放在個人修煉得失上,想重了,那就還是離不開一個「私」字。這一次,她真正的安下心,決定留下來,在師父給安排的這個環境中踏踏實實地修煉,實實際際地為大法的弘揚盡一份力。

「遇事想別人」,從高到低的層層內涵,貫穿了我們修煉以及弘法給人的方方面面:

想想當年師父將法傳給我們時,為了讓我們理解,也是像「遷就」著我們,結合氣功、科學、宗教……,以我們能懂的方式,深入淺出,循序漸進,逐步地才將「真、善、忍」大法揭示開來。而我們終在自己逐漸明白時,才漸漸地感受到了師父的良苦用心和無比的耐心與慈悲。

而我們自己修煉,仔細想想,執著心不就是執著「我」放不下的東西,執著於「自己」的層層觀念嗎?如果我們真能做到「遇事想別人」,至少是常常用此來告誡、要求自己,那麼無形之中,自己的種種氣恨、委屈、不公的感覺等等等等,可能自然就淡了許多。這一點同樣體現在將大法介紹給別人的時候。想想看,我們有多少老師當初對我們時的耐心與善?其實,任憑你怎麼說此山中有多少寶藏,美景無限,如果別人壓根就無心前來一看,也沒有用。若此時我們再以來過此山、甚至登到一定高度所生出的居高臨下的語氣告訴於人,別人大概更是敬而遠之了。倒不如先告訴他山邊有湖,風景不錯,讓別人以不妨遊覽一下的心境前來,一路走去,當他自己看到了奇景,挖到了寶物時,如果動了念,他自然會接著走下去的。而且,必須設身處地地為別人想,修與不修,真的是他的緣份與悟性。我們只有替不修者惋惜的心情,卻不可有「汝既無緣,不值多談」的清高之心。把自己放低一些,才穩當,冷靜地想一下,其實我們有些方面做的還真不如一個不修煉的好人。

由此,使我更深感於老師在<<瑞士講法>>中的一段話:

「關於私心的問題。我剛才給你們講這個道理,你們都鼓掌了,心裏很高興。我說未來的宇宙是不滅的問題,你們都高興。為甚麼能這樣你們知道嗎?有人講這樣的話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人就把它當做座右銘。其實你們還不知道,這個私貫穿很高層次。過去的修煉人說︰「我在幹甚麼」,「我要幹甚麼」,「我想得到甚麼」,「 我在修煉」,「我要成佛」,「我想要達到甚麼」,其實都沒有離開那個私。而我要你們能夠做到的是真正純正的,無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覺的圓滿,才能達到永遠不滅。所以我告訴你們,做任何事情你們首先要考慮別人。」

「4.25"、"7.20"至今,形勢錯綜複雜,風雲變幻莫測。可真能「以法為師」時,一路走來,雖有摔倒了再爬起來的體驗,但也常常能體味到「柳暗花明」的層層境界。大陸學員種種可歌可泣之處,嘆服之餘,只籍以勉勵精進而不再多言。單單結合師父關於「私」字的這段話,談幾點個人認識:

師父說過,「我們世界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歐洲講法>>)。那麼,「這麼大的法傳出來,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嗎?」(<<大曝光>>)至今所發生的一切,我堅信沒有一點偶然。那既如此,我們靜下心來,回過頭來,想想到底在這「必然」的背後我們能悟到的「原因」是甚麼,該有一些怎樣的啟示?

過去的宇宙之「滅」,原因之一是因有「私」;未來的宇宙「不滅」,是否也有師父所講的「無私無我」在裏頭呢?師父也講過大概是這個意思,今天有幸在世間的人都不容易,與法有關。那麼,做為我們,在不忘個人修煉的同時,「助師世間行」,弘揚大法,也就成了這一特殊歷史時期修煉者義不容辭的責任。國內弟子的大善大忍,使得大法幾乎盡人皆知。可在國外的許多地方,人們還僅限於知道法輪功這件事,而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甚麼。這就需要我們海外弟子能真正意識到自己的責任,耐心細緻地一步步將大法介紹給各國人民,我覺得其難度與付出也得是相當的大。曾跟一位學員說:「作為海外學員,如果我們能在兜裏只剩5分錢的時候,首先想到的不是去給自己買饅頭,而想到的是弘法,那可能也不亞於到天安門去走一圈」。

西雅圖法會後,想了許多。其中一位學員平平淡淡的一段話,觸動了我:「『大法日』被收回,我們是否更應從自己這方面想一想?我們從今以後,是否不應只注重人能看得見的表面效應,而應該紮紮實實地深入民眾?證書與褒獎的多少,它只能反映一個側面,並不代表『法到人間』,而深入細緻地讓普通老百姓都知道法輪大法好,讓有緣人進而得法,當人們心中都有『真、善、忍』時,才可以說是法到人間。」是啊,那麼我再去理解「法正人間」,其實不也是要正人們心中的法嗎?更深地理解了師父所說的話:「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想到哪兒說到哪兒,寫下了這些,和大家交流。謝謝!

美國學員
1999年12月2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