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 救檢察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一九九四年四月初,我喜得法輪大法,走入修煉。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經常和檢察院的領導接觸。雖然我只是單位一位普通職員,可是我是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辛勤工作,任勞任怨,因此領導和同事都很尊敬我,在生活上關心我,每當逢年過節,領導都會額外給我一份禮物,還囑咐我不要告訴其他同事。

我在單位工作十年了,由於怕心,一直不敢給檢察院的檢察長講真相,怕失去這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可是每次看到同修被迫害到檢察院時,我心裏就非常難過,恨自己沒有膽量利用自己的條件盡最大努力制止對同修的迫害和對大法犯罪,更恨自己雖知道同修遭到迫害,卻不敢去營救。

二零一八年秋天又有幾位同修被非法抓捕,案子轉到了檢察院。我得知後天天在那裏發正念,解體迫害同修、毀滅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可一直到二零一九年春天,同修還沒有無條件釋放。我心裏著急,希望在檢察院工作的眾生不要再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更希望同修早日回家多救眾生。我告訴自己,不能再猶豫了,必須去掉怕心,利用我工作的便利條件,向那裏的眾生講清大法真相,營救同修。

二零一九年四月份的一天,在去上班的路上,師父的一句法:「迫害是表相另有目地」[1]反覆在我腦海裏出現,我悟到是師父要我抓緊時間,快講清真相,救檢察院的眾生。於是我心一橫,不再考慮個人工作的得失,並求師父加持我去掉怕心,於是當天我就堂堂正正的走進A檢察長辦公室。

進到他的辦公室,我開門見山說:「A檢你好,我今天懷著一顆感恩的心想跟你說一件事。」他先愣了一下,馬上問:「甚麼事?你說。」我微笑著說:「我來此機關工作都十個年頭了,感謝你這麼多年對我的信任與關照。我心裏有一件大事,一直沒敢告訴你,但是不說我又覺的對不起你,今天必須得說了,因為這事關係到你的未來與平安。」他有些不解,讓我坐下。

我告訴他不要參與迫害煉法輪功的人,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於是講了法輪大法目前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盛況,是江澤民不顧中央六常委的反對,當時中央有不少高官煉法輪功,七個政治局常委的老婆都煉法輪功。江澤民看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出於小人妒嫉,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說甚麼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對法輪功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又給他講了所謂「天安門自焚」偽案,我說,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誰能帶著大瓶汽油進去?自焚者王進東全身衣服都燒破了,臉上燒的變形,可是他的頭髮卻毫髮無損,放在他兩腿間裝汽油的大雪碧瓶竟然完好無損;一個叫劉葆榮的自稱喝了大雪碧瓶的半瓶汽油卻啥事沒有接受記者採訪;五個人同時自焚,那麼多滅火器瞬間就到了那些警察手中,哪裏來的?漏洞多去了,A檢,這些問題你想過嗎?

他在深思。

我接著說: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確指出,煉功人不能殺生,在一九九六年澳大利亞《悉尼法會講法》中更明確說:「自殺是有罪的。」[2]也講了江澤民親自指使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利這種令人髮指的罪惡等等真相。

A檢察長一直默默的聽著,還問我:「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講到這我的眼淚幾乎要流下來了,我告訴他都是真的。江澤民已被中國國內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與民眾起訴到最高檢察院。

我又給他講了自己因久病不癒,痛苦無奈中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徹底痊癒。我二十五歲得法到現在沒吃過藥沒打過針,無病一身輕。他驚訝的說:「你煉法輪功這麼多年了,看來我一時也給你掰不過來。 你煉了病就好了,你還打坐嗎?」我肯定的回答說:「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就是打坐。A檢你也懂得打坐呀?」他說:「哦,瑜珈不也打坐嗎?」說完笑了。

我說不是說看了書、煉了功病就好了,得真正的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大法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3]得做一個完全為別人好的人。我們單位歷屆領導都說我好,工作不挑不揀,與世無爭,同事有事有困難,我都毫無怨言的幫助。其實不是我好而是法好,我要不修煉法輪功我也做不到。

A檢說:你咋不信伊斯蘭教、基督教還有別的教甚麼的,法輪功被定為×教了。我告訴A檢,在你這個位置上應該知道啊,就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的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公安部聯合頒布了《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即公通字三十九號),在這份《通知》中,明確認定的十四種邪教組織中,不包括法輪功。中國大陸有那麼多的律師冒著被打壓的危險為大法弟子作無罪辯護,難道他們都傻嗎?

A震驚的看著我。我說世上有那麼多得了絕症、疑難雜症,醫院都判死刑的人,修煉法輪大法痊癒的例子太多了。用喬石委員長的話說: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不信你用手機上百度搜一下《新聞出版總署令第五十號》,看一下廢止的一百六十一個文件裏面第九十九和一百個,就明確說明了「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的禁令被解除了。」

我告訴A檢: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中央政法委出台 中政委二十七號《關於切實防止冤假錯案的規定》明確規定「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在職責範圍內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

緊接著講道: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訂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正式施行,規定:「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錯案,不受執法過錯責任人單位、職務、職級變動或者退休的影響,終身追究執法過錯責任」。這無疑是告訴各級警察,只要是不合法的上級命令,警察就應該不執行,誰執行錯誤命令,將來追究誰的責任。

我告訴A檢有機會去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看看,那裏出現一塊天然巨石,上面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A檢說:「這事我也聽說了。」我告訴他滅中共是天意,只有從心裏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命、保平安。如今用真名、小名、化名,甚至假名都可以,神看的是人心。今天我給你取個化名加上你的姓,從心裏退出黨、團、隊就能保命、保平安。

A檢笑而不答,我馬上告訴他,也可以公開粘貼出去,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A檢說:「好,以後真有大災、大難你知道一定來救我。」

我說,你知道周永康、李東生、徐才厚那些高官為甚麼鋃鐺入獄,表面是貪污、腐敗其實是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A檢,我今天想跟你說的是法輪功離昭雪的日子越來越近了,你有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權利,千萬不要參與迫害。無論是誰迫害法輪功都得去承擔,去償還。希望在你的法官史上留下一個無悔的公正之名。

A檢站起來說:「你放心,我不會參與迫害的,我謝謝你能跟我說這些,我能真切體會到你是真心為我好。你放心吧!今天你我之間的談話,我會為你保密的。最近也總是能接到國外打來的真相電話。」最後他說:「我也想告訴你一件事,你和其他大法弟子有聯繫嗎?你可千萬別和他們聯繫,一定要小心。黑龍江所有大法弟子的電話都被監聽、監控了,注意安全。」我雙手合十說:「謝謝A檢。」

從此A檢再也沒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深切體會到了師父講的「難行能行」[3]「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的一層法理。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我在幫你〉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