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三輪行萬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記得是訴江那年,我走在街上,一個開三輪車的人在招呼我。這人我認識,當年我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裏,他是一個普通事務犯。碰到就是緣,我就給他講了真相,他很爽快的退出了邪共組織。

當時我沒有工作,他就建議我也買個三輪車拉客。他說一天找一、兩百元還是容易,又比較自由,想拉客就拉客,想休息就休息。我一聽正合我意:生活問題解決了,講真相又不受工作時間的限制,真好!

打鐵還得自身硬,要做哪一行就得熟悉哪行。一個會駕駛的同修陪我去買了車,在他的指導下,我開始認真練習駕駛技術。我小時候患嚴重類風濕,四肢殘疾,根本沒有想到能夠開車。堅持修煉法輪功,四肢就靈活起來。

幾乎有大半年的時間吧,我只是在練習開車。出了幾次事故,有時搞得手上都沒有錢了。同修就借錢給我,並鼓勵我,終於堅持了下來。這裏發自內心的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大城市,人們都是在趕時間,叫不到出租車的情況下才叫三輪。由於現在社會道德下滑,開三輪的就趁機漫天要價,所以開三輪拉客的人在人們心目中多有不好的印象。

我是法輪功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指導,當然不會像一般人那樣。我儘量按照出租車的價格收費,坐過我的車的人經常是這樣的話:「你這個價格很合理。」「您是個好人。」「師傅真耿直!」……

有的三輪車駕駛員為搶時間,仗著自己車小、特殊,就在馬路上橫衝直撞,或者逆行,或者闖紅燈,不文明的行為比比皆是。我是法輪功修煉者,知道人的一切是天定的。李洪志師父講:「所以在修煉上一再講要順其自然,就是這個道理,因為你經過努力就會傷害到別人。」[1]這樣,我基本上都是按照駕駛規則行車,收入也一直比較穩定。

現在的人為了追逐利益,情況不好就甩客,或者趁機加價,而我總是把客人送到他滿意的地方為止。因為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明白修煉就是修心性,如果人人都隨波逐流就會使整體環境變的不好。

有一次我拉了一家人,婆孫三代到動物園玩耍後回家。拉到一個天橋處,女兒說行了,過天橋就到家。但婆婆因為遊動物園把腳走痛了,要我把她們拉到天橋對面去。這樣就必須繞一大圈,到前面立交橋下調頭。我甚麼也沒說,一直把她們送到目地地。婆婆非常感激,說:「這個司機好,要活一百二十歲!」我聽了只是笑笑。

三輪車是一個很好的講真相的平台。顧客坐上來,距離一下就拉近了,搭上話就可以講真相。而且我哪天真相講得好,生意就好,這已經是百分之百的概率了。

有一天我一開出去生意就很好,顧客一個接一個。我覺的奇怪:我還沒開始講真相呢,生意這麼好?那天最後拉的是一對父子,上車我就給他們講共產黨的醜陋經,那位父親很感興趣。我又送一張《九評共產黨》的光碟給他,他說回家一定好好看。

每天收入的零錢我都精心篩選,好的留下來附上真相短語。找錢給顧客的時候,我就使用真相幣。顧客來自四面八方,這樣真相也傳到了四面八方!

在炎熱的夏天,三輪車拉上器材,去給人家安鍋看新唐人電視節目。有次在大山深處,路實在太爛了。三輪車的消聲器和後保險槓完全掛變形了,我好心疼。但是回來只花了一百元錢就修好了。

在寒冷的冬天,三輪車穿行在區縣的公路上,把一本本製作精美的年曆送到鄉親們家裏。一次出發後,發現缺水,不知甚麼地方漏水了。為了儘早送福給鄉親,我還是堅持上路。開了兩百公里回到家,經檢查一切正常!

寒來暑往,秋去春回。搞技術,運耗材,載著同修奔忙,三輪車就像《西遊記》裏的白龍馬,陪著我走在通天的大道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