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局長的覺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我經營服裝生意。那天,一位年輕面善的女性和一位面相正直的男士走了進來。男士先開口說:「今天媳婦想買條褲子。」我問女士所需的褲子尺寸後,便找了條白褲子向她介紹:「這是條品牌褲子,質量版型都很好,是今年的流行款。」

女士拿著褲子進了試衣間,先生在我寫字檯桌旁坐下,臉轉向門外看著商場內來來往往的人流,我見他沒有想和我說話的意思,心想來了就是有緣人,先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講真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順便拿起桌上的真相書。

一會兒男士收回目光,盯著我問了一聲:「你看的甚麼,那麼凝神?」我告訴他是真相書。他又問:「怎麼那麼像法輪功的東西?」我抬起頭笑瞇瞇的看著他心想:你終於說話了,既然你開了個好頭,今天也一定要明白真相被大法救度了才可以回家喲。我說:「覺的眼熟嗎?看來大法的真相書看得不少啊!」

他很恐慌的看著外面,小聲對我說:「你明目張膽的在這看這種書,不怕有人告密?這裏沒人管嗎?」我說:「現在誰還管這些事,頭腦清醒的人都視而不見了,你還以為是前些年,電視廣播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欺騙、蠱惑,現在的老百姓不聾不瞎的都開始覺醒了。」

這時女士從試衣間出來指著男士說:「是不是?我同學對你說這事,你還不相信現在外面的形勢,給你真相書你不要也不看。」

女士又走到我面前說:「今天你給他好好說說這事,讓他徹底明白過來。」接著又問我:「你這有幾本真相書?」我說:「兩本。」她說:「都給我們吧,拿回家給他媽看看。」我輕聲跟了一句:他媽?她說:「我婆婆是公安局的某某領導,我們倆在司法局工作,他(指她丈夫)現任某某職務。」

我立即明白,是師尊把身處迫害第一線的公檢法系統的人安排來聽我講真相。我平和的對女士說:「非常感謝你對我的信任,能把你們的真實身份告訴我。在這黑白顛倒、腐敗至極的世道,你還能站在正義的立場支持大法,足以看出你真是位不一般的女士。」

我又轉向男士說:「某某局長,看來你們家族前世都行善積德不少啊!這一世全家人都為官,不知道局長對待法輪功這一千古奇冤有甚麼看法?」他說:「既然國家說法輪功是X的,你們就認了吧。如果不X,你們的人也不會去天安門把自己活活燒死。」

我說:「提起天安門自焚事件,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您。第一:焦點訪談口口聲聲說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是突發事件,甚麼是突發?我理解事先毫無徵兆,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突然發生的事才能稱其為突發事件。那麼請您想一想,從中共奪權以來,天安門這個中國最大的廣場,每天觀光遊覽的人最多,到了自焚偽案的這一天除了自焚五人和二十多個警察,幾名特邀記者。再一個人都沒有看到,人都哪去了?難道老百姓都提前知道天安門今天要發生大事情得迴避?再則在自焚之前誰看到過天安門的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的?就只有那天連滅火毯都提前準備好了,請問怎麼能看出是突發事件?」男士說:「是呀,這事以前沒注意過。」

我接著說:「第二:王進東的盤腿坐姿,您不覺的眼熟嗎?足以證明他的軍人身份,他兩腿夾著個汽油瓶喊了一聲口號,然後把自己的破棉襖點燃,棉衣都著火了而那個最易燃的汽油瓶卻安然無恙。你說那戲演的水平是不是太差了,只能糊弄有眼無珠的人吧?劉春玲她向前跳的時候,左邊警察手持滅火器向她噴射,右邊穿大衣這個男人手持一物向劉的後腦勺拋去,劉隨後慢慢倒下,被人當場滅了口。再說她女兒劉思影,焦點訪談報導劉思影的身體百分之八十的重度燒傷。懂點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燒傷達到這種程度了,身體的筋已經都聚了是發不出清脆的聲音了,而且氣管也割開了,怎麼還能正常的說話、唱歌呢?電視上說小思影治療一切順利良好,但不可思議的是僅僅一個月後電視又告知小思影因心臟病死亡!是呀,誰敢保證只要她活著能沒有不說漏嘴的時候呢?」

男士在低頭沉思,輕輕點了一下頭。我繼續說:「第三個疑點再談談李東生對天安門這場自焚偽案的現場布局。電視對這場自焚偽案的報導中,從不同角度、不同方向、不同視覺展現出現場發生的所有一切,還有不同方向的監控配合現場專人的錄視,大焦距小焦距長短焦距應有盡有,就因為李東生導演的這場拍攝技術太完美太專業了,才暴露出他的不專業,突出不了這場戲是突發事件。所以說假的永遠真不了,假幣製造的再怎麼像也流通不了。」

「所以真心希望某某局長能明辨是非,在當今這場大是大非面前能和你的愛妻一樣站在正義的這邊,抵制邪惡。在對待法輪功這件事情上,不要被當權者所利用。共產黨一貫卸磨殺驢,文革剛過緊跟四人幫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就自殺了。現在江澤民利用共產黨迫害法輪大法和信仰法輪功的弟子們,已犯下褻瀆佛法的大罪,老天爺要消滅他和共產組織了,咱得對天發誓自願退出其組織,只有這樣,人生才會得到神佛的保護,所以我幫你起個化名退黨吧。」

他媳婦馬上接過話茬說:「不用,謝謝你了。我倆回去找我的同學真名實姓的退,我覺的寫真名才對,叫甚麼化名那樣太糊弄人了。」邊說邊起身要走。

我把真相雙手遞給男士,他雙手接過,並說回去跟他媽好好說說,並風趣的對我說:「哎呀,今天被你洗腦洗的不輕啊 !」

我說:「你已洗心革面、煥然一新了,也希望你能把真相告訴你的家人與身邊的朋友同事,相信大法、幫助大法的人都會有福報的,到時他們都會感謝你們的。」他點點頭,欣慰的說:「知道了,謝謝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