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帶我救更多的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不久前的一天早晨,我乘公共汽車出行,看見公路邊新矗立了一座很大的雕塑,上面刻著「師父偉大!」四個大字,字體是隸書體,非常醒目。那一刻,我受到強烈的震撼,心中默念著:「師父偉大!」「師父偉大!」

一九九四年,師父來到我們這個城市傳法教功。從此,法輪大法在我們這個城市開始洪傳,從城市到鄉村,從軍營到工廠,上到將軍,市政府官員,下到士兵,普通百姓,真善忍的光輝撒遍天地間。

下面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一下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講真相救警察

一次,我在回家的路上碰見在派出所工作的戰友於某,我又向他講真相,告訴他利用自己的職業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參與迫害是助紂為虐,善惡有報,是要遭報應的。我告訴他,當地被樹為「一級英模」突發心肌梗死在辦公室的那個派出所教導員,不是「因公犧牲」,是他和妻子吵架後,一氣之下跑到派出所後觸發心肌梗死。明慧網都曝光了,是他不聽法輪功學員善意勸告,為了升官發財,他喪失良知親自綁架一名法輪功學員,把他送入勞教所迫害,遭惡報了。中共為了掩蓋惡報真相,把他包裝成所謂的「英模」欺騙世人,企圖讓更多的警察助紂為虐,為中共當「替死鬼」。

我說:那個所謂的「二級英模」警察,才35歲,在商場突發疾病死亡,他也是抓法輪功學員遭了報應,中共把他包裝成「二級英模」,吹捧他是「拼命三郎」。他也是,把命都拼沒了,把厄運和痛苦留給父母、妻兒。我說咱可不能把命賣給它,咱不能為中共當替死鬼,咱得保護好自己,保命保平安。他默默的聽,沒有表態。我講完後,他說晚上要參加一個飯局,我得趕快走。他轉身就上了警車。

這時,我才發現,在離我們講話三、四米的道邊停著一輛警車,車門開著,上面有三、四個警察,我講真相時,他們都在聽。我知道是師父慈悲這些警察,叫我救他們,告訴他們真相,不要參與迫害,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道理,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我也悟到,是師父鼓勵我向更多的警察講真相。

戰友於某明白真相後,不久就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非常清楚,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完全是違法的,江澤民在綁架警察犯罪,早晚要被清算的,自己應該理性的把握自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槍口抬高一釐米,為自己留有餘地,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曾經遭受過警察的酷刑、藥物迫害,體罰、勞教、拘留、奴工、罰款、開除公職等等迫害,要想救警察就得心生慈悲,放棄個人恩怨,放棄怨恨,用大慈悲心救度。

師父把與我有緣的警察都送到我面前,叫我告訴他們真相,他們中有特警、刑警、獄警、派出所警察、離退休的警察。他們中有一部份明白真相的,他們利用職務之便在暗中保護著大法弟子,有的幫助營救被綁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有的資助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為家人建立了福德。但也有的警察不聽真相,不聽勸告,追隨中共惡黨一意孤行,泯滅良知,為了一點蠅頭小利,為了向上爬,參與迫害遭惡報的。我的戰友、同學、朋友中有一些參與迫害的警察遭惡報了,有的已經死亡,有的被判刑,有的腳脖子斷的,得各種疾病的。

一天,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我的一個張姓同學警察雙手抱著我哭,我一下子從夢中驚醒。我有種預感,他可能出事了,很可能就是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當時,我知道他本性的那面是在向我求救,他知道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救他。他在勞教所財務科工作,他的妻子是我高中期間的同桌,他們畢業後結婚,後他們又同時進勞教所當警察。他的妻子在女子勞教所當大隊長,這個勞教所迫害死多名法輪功學員,還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瘋,酷刑、性虐待、勞役迫害,打毒針等等。因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多次在明慧網上曝光,我曾經給他們寫過勸善信,告訴他們不要對大法弟子行惡,那樣會害己害人的。但是,他們沒有棄惡行善,沒有停止迫害,最終品嘗惡果。聽同學講,張得的是肝癌,死時剛剛五十歲出頭。後來,我把法輪功的真相視頻發給張妻和同學們。

為了救警察,從二零一八年五月份,我開始專門收集警察的電話號碼、電子信箱等。從網上,樓道裏、警察居住的小區租房的信息廣告等等各種形式收集警察的有效電話號碼,新疆、青海、內蒙古、西藏、雲南、黑龍江……整理後發給明慧網,叫海外大法弟子打電話救他們。開始一年收集1000個都很困難,現在有突破了,師父看到我救人的心越來越純淨,給了我智慧,有時最多一天能收集100多個號碼,有時10幾個,有時20幾個。一天收集10個號碼,一年就是3600多個;一天收集20個,一年就是7200多個號碼。這樣能有更多的警察能夠聽到真相。

救警察最大的障礙就是怕心,因為怕,我曾無數次的想要放棄,每次看到師父法像的時候,我的怕心就無影無蹤了,慈悲戰勝了怕。每次過關,心性上都有突破,我就多學法、背法,多發正念清除邪惡,道路越走越寬。

二、一首詩阻止了一群警察行惡

在修煉中,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同修們都做的非常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與偉大。我經常想,應該把同修救人的事蹟記錄下來,發給明慧網,叫更多的人明白大法真相,救度更多的人。

我們地區有一個今年八十八歲的老阿姨修煉法輪大法。那年,老阿姨給人們講真相,驚動了區公安分局。公安分局來了八個警察(六男二女),警察帶來手銬欲綁架她。當時七十六歲的老人對他們說:「就我一個老太太,你們還用得著來這麼多人?」她把女兒們都叫回家。

老太太給警察們講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的好處和祛病健身的效果。老太太的女兒把剛從樹上摘下的桃子拿給他們吃,並跟他們講媽媽學大法是如何受益的。

老太太家的牆上張貼著李洪志師父寫的詩詞,其中有一首詩《洪吟》〈做人〉:「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

警察們都很認真的看著,思考著。其中有一個警察看到牆上有一首李白的詩「兩岸猿聲啼不住 輕舟已過萬重山」,對老太太說:「這個不好!」意思是不應該貼這個。老太太用手指著師父寫的詩詞《做人》,對他說:「你看這個?」那個警察說:「這個好!」

那天,她給警察講真相從下午三點到晚上八點,持續了五個小時。最後,警察們的良知被喚醒,他們似乎都明白了《做人》的內涵,誰也不想再傷害老太太和她的家人了。

幾年過去了,警察再也沒有來她家騷擾過。在我們這個城市,有許多警察明白真相後不再參與迫害。本地一位警察親自把一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營救出來。一位法官在審判過程中見證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正道,後來他也成為一名大法弟子,這樣的例子很多。

三、軍醫揭穿「自焚」謊言

一天,一位在軍醫學校的老師(技術副師級)來我家,說:「我在部隊一家野戰醫院當醫生的時候,一軍醫對我說:『天安門自焚案一播出,我就知道這是中共栽贓陷害法輪功的謊言。退一萬步講,就算說警察都帶著滅火器上崗是為了消防安全,可怎麼會有滅火毯呢?

「一看就是假的。下醫院,進燒傷病房,醫生都要把原來穿的隔離衣換掉,穿上燒傷病房專用隔離衣。病人燒傷部位不能包紮,皮膚要完全暴露,創面用烤燈烤,一方面保溫,另外是要保持創面乾燥,所以燒傷病房必須絕對無菌。家屬都不讓進的,因為呼吸的空氣也有菌。……那個女記者穿著西服披著長髮採訪劉思影,話筒都伸到氣管切開的部位。既然是假的,女記者自然不用管甚麼隔離不隔離的事了,只要能蒙人就行。』這是中共導演的醜劇,手段太低劣了,但欺騙了很多世人。」

一位軍隊正連職的戰友說:江澤民製造「天安門自焚案」欺騙了所有的軍人,欺騙了全世界所有的人,太壞了。單位有刻錄機,我幫你刻錄「天安門自焚案」光盤,大量的發,揭露他。假戲真做,太邪惡了。

一次,我向兩位阿姨講真相。我剛剛開口,一位小個子的阿姨說:「都自焚了!」那個大個子的阿姨說:「你看看街坊鄰居那麼多煉法輪功的,誰自焚了?哪個自殺了?都好好的。」小個子的阿姨說:是呀,都好好的。小個子的阿姨明白了,共產黨在歷次整人運動中都是這麼騙人的。

一位戰友轉業後,下海經商,後來又到區發改委任職。他發現官場太險惡,貪污腐敗,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的,他又放下鐵飯碗下海經商。他說:「我早就知道共產黨是邪教,我用真名退黨,叫我們單位的人都退出中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