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中共的「卸磨殺驢」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對中國大陸而言,朱自清和他的散文作品《荷塘月色》幾乎是家喻戶曉,然而朱自清的兒子朱邁先卻鮮為人知。朱邁先,一九三六年秘密加入中共,一九三八年經中共長江局批准,參加了國民革命軍第31軍,一九四九年,朱邁先代表桂北國民黨軍政人員向中共桂林市政府聯繫投共事宜,並最終成事。

一九四九年底,朱邁先以「起義」身份進入廣西軍政大學學習,一九五零年結業後,分配至桂林松坡中學任教。一九五零年十二月的「鎮反」運動中,朱邁先被逮捕,後被押送至湖南新寧縣。次年十一月,新寧縣法庭以「匪特」罪判處33歲的朱邁先死刑並立即執行。

彭曠高,國軍中將副司令,投誠後擔任解放軍西南軍區高參,另一位中將副司令曹冒,投共後任第二高級步兵學校的教員,還有少將副軍長曾憲成,到西南軍區軍政學校學習。在一九五零年鎮反運動中,按照中共對率部投誠官兵的許諾,既往不咎,他們根本不是鎮壓對像。然而,他們都被安上「反革命」的罪名,被押解到湖北的原籍,以反革命處決。

從一九四九年投共,到一九五一年被以反革命槍決,不過兩年時間,卸磨殺驢的速度之快是這些為中共賣命的人想也想不到的。

在文革期間,中共需要在北京執行強制管轄的角色,由於善於揣摩及迎合上面的意圖,大受高層賞識的原南京軍區某軍副政委劉傳新跳了出來,對高層要徹底改組北京權力機構的意圖心領神會,而且跟得很緊,開始了一系列動作,將千餘人列為「特務、叛徒、三反分子」。劉傳新的官升得很快,官至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北京市公安局局長。

文革期間,劉傳新在北京市公安局大權獨攬,誰敢說個「不」字,輕則受到批判,不予重用,重則下放、勞改,甚至被關進監牢。

一九七六年的「四五」群眾運動中,劉傳新不僅組織全部警力,賣力鎮壓廣場民眾,而且動用技偵手段,追後台、追線索。

然而文革即將結束時,跳的最歡的,摔得也最狠。一九七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劉傳新被免去市公安局長的職務,接受審查。當年五月十八日,劉傳新得知了自己即將被清算的消息,據現場目擊者稱,當時,他臉色蒼白,一言不發。第二天,傳來一個令人驚愕的消息:劉傳新自殺了!

劉傳新雖死,對劉傳新下屬的班子成員,也來了個「一鍋端」。二把手,軍管會副主任王更印,副局長單春林被隔離審查;另外三名副局長被宣布停職檢查。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劉傳新時期安排的793名軍隊幹部全部撤離北京市公安局。其中17人被秘密槍決,沒有經過公開審判程序。據知情者稱,軍隊也按同樣模式進行內部清理,把這批軍人押解到雲南秘密處決,並以「因公殉職」通知家屬。

在北京公安系統的這次清理後,對被清理的這些人的家屬只是宣布:因公徇職。可是勞改系統的警察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對他們震動很大。當時,跟隨劉傳新在文革中瘋狂迫害被陷害的無辜者,到頭來卻落得個人仰馬翻,有的甚至被中共直接拋棄,丟了性命。

自古講,吃一塹長一智。然而,中共對歷史真相的掩蓋,以及對於黨徒的系統性洗腦,使得僅數十年前中共「卸磨殺驢」的殘酷事實,被後來者忘得一乾二淨。

從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開傳,真、善、忍在中華大地盡人皆知,上至北京高官,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修法輪大法的是好人,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至一九九九年,整整七年時間,但凡有正常思維的人,不可能沒聽說過法輪功,不可能不知道這是一個教人做好人的佛家大法。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掀起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瘋狂迫害,江澤民以高官厚祿,利用像文革中劉傳新一樣的薄熙來、周永康之流,對於法輪功群體施行慘無人道的迫害,在將近十餘年的時間裏,薄熙來、周永康因對打壓法輪功賣力,步步高升,權傾一時,可以說為所欲為。

然而,當江、周、薄膨脹的權欲,與中共又一茬權力體系相抵觸時,中共內部清洗同樣會將這些一時風光無限的高官掀落馬下,不僅僅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周永康、薄熙來早已被投監入獄,其他參與迫害的普通幹部也被大量清洗。

這些人被抓、被判,表面看是因為貪腐或其它原因,實際上在中共官場這幾乎是公開的秘密,被抓的清一色是在江澤民時期爬上來的人,而這些大小官員無不是在迫害法輪功中,表現踴躍、敢下黑手的「積極分子」,在明慧網上,有著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張張清單。

據明慧網統計,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八年的十九年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幹部共計被查處3672人。

死刑25人:其中公安局7人,企事業6人,各級官員6人,檢察院、法院2人,勞教所、洗腦班 2人,「610」人員1人,基層人員1人, 政法委1人。

有期徒刑881人:其中公安局245人,各級官員212人,企事業100人,宣傳教育98人,檢察院、法院94,「610」人員47人,基層人員36人,勞教所、洗腦班29人,政法委1人。

其它還有,無期徒刑83人、被雙規157人、死緩44人、被警告、記過處分159人、被撤職、免職、降職961人在司法處理中1362人。

直至今天,仍有法官、檢察官、警察、國保叫囂著:「對法輪功不講法律。」綁架、非法開庭,沒有任何依據的判刑,仍然發生著,還有警察說:「我抓法輪功,這麼多年了,不也沒事嗎?」沒有出事,恰恰可能是留給你的機會,本著一顆善心,就可能是善果,不辨是非,助紂為虐,下一個說不定就是你。

法輪功蒙受不白之冤已經二十年了,全世界都在關注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油盡燈枯,窮途末路,那些還在為中共賣命的人,看看過去,想想未來,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不要當中共的陪葬品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