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這些貪官如此猖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8月中旬,曾長期擔任內蒙古自治區政法委書記一職的邢雲,被控受賄4.49億餘元人民幣,數額之巨大令人震驚。現在至少已有30名落馬貪官的貪腐金額超過億元,在中共官場的人都心知肚明,這些為虎作倀、貪贓枉法的惡官,基本上都與江澤民集團有著直接或者間接的關係。

為甚麼這些貪官如此猖獗?有一點可以肯定,任何一個人,從平民升至高官,他在初期並不一定就是個壞人,而是隨著權勢越來越大,而最終忘乎所以。

在《左傳》中曾寫道:「國家之敗,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寵賂章也。」就是說,國家的衰敗,是從為官的走邪路開始的,官員失去道德,是因為他們認為受到寵信,接受賄賂而理所當然。

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中共魁首江澤民把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作為頭等大事,以仕途升遷和巨大的經濟利益裹挾了各級官員傾力迫害法輪功。親自發令、親自撥款、親自扶持一線打手、親自點名重判,對於轉化(即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數量,作為考察各級官員的首要指標。

中共對外示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考察幹部以GDP為準則,實際上,在江澤民一夥控制中共核心權力時期,是以對法輪功學員轉化率為政績的首要指標。而這一點,卻因為中共極力掩蓋,外界未能普遍認知。

也就是說,一把手要為「轉化」法輪功放棄修煉為第一位的任務,完不成要被追查。中共把迫害法輪功的任務在中共體系內層層分解、貫徹,直到街道辦事處這樣的基層組織。

通過對山東、河北、吉林等迫害最嚴重的省份的調查發現,政法系統的資金投入的增長率往往同迫害的嚴重程度成正比。同時,當政官員為獲得更多的資金額度,加大力度鎮壓法輪功,在經濟刺激和行政提拔的鼓勵下,各級不法官員更加肆無忌憚。

邢雲任包頭市委書記期間,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邢雲任內蒙古政法委書記期間,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佔內蒙古迫害致死總數的25.4%,四分之一還要多。

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明確給各級官員下達的指令就是:「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以至於從派出所的警察到法庭上的法官,直至現在,直至今天,時常掛在口頭的一句話是:「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如果連一個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人,都可以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下打死、監禁、酷刑,還有甚麼事情是不可以的呢?

在失去理性的瘋狂迫害中,中共的官員也徹底地泯滅了自己的良知。

從迫害法輪功,到貪贓枉法,到群體行惡,有「血債」一起扛,有「黑錢」一起掙,在中共官場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你不和他一起貪,你甚至當不了這個官。

邢雲被抓捕之後,對他是這樣描述的:長期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突擊提拔調整幹部,違規干預司法活動,經濟上貪婪成性,收受巨額禮金,肆無忌憚地進行權錢交易;生活上腐化墮落,大搞權色、錢色交易。其實,這也是整個中共官場的真實狀況,無官不貪成了人盡皆知的現實。

邢雲落馬後,引發一系列官員被查或自殺,被查的官員包括呼和浩特公安局副局長杜寶君、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孟建偉、呼和浩特中院院長董秉惠、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趙雲輝等。自殺的官員是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長李志斌,上吊自縊,身亡時年五十一歲。

邢雲曾與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前廳長趙黎平「搭班」。趙黎平已於2015年3月因涉嫌槍殺情婦被逮捕;2017年5月,趙黎平以「故意殺人、受賄、非法持有槍支和彈藥」等多項罪被執行死刑。

有著一代聖君之稱的唐太宗曾告誡臣民:「為主貪,必喪其國;為臣貪,必亡其身。」從邢雲以及和他一起落馬的同僚,實實在在地印證了古聖先賢的教誨。

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二十年中,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酷刑與迫害,甚至是被活體摘取器官,然而,這麼多年以來,沒有發生一起法輪功學員暴力抗爭的事件,就是在和平請願,理性訴求。

他們或許失去了生命,或許失去了自由,或許失去了財富,但他們的心靈卻贏得了任何權勢財富都換不來的淨化提升,他們的生命得到了返本歸真、昇華得道的豐厚回報。

而在二十年中,中共全方位發起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有多少官員、多少警察、多少年輕的公務員,原本可以成為國家的棟樑,卻在這場滅絕人性的魔變中,失去了理智、沒有了道德底線。然而,直至現在,仍然有相當數量的中共官員不明真相,還在被江澤民集團利用、捆綁,為了那麼一點利益,而執行著江氏集團邪惡的指令。看起來暫時得到一些利益,可是無形的危機已經擺在那裏!

何不幡然悔悟,明辨是非,明智地選擇一條利己利人、心安理得的做法,給自己留下一條後路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