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穩「黑洞」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看得見的「維穩費」是修建監獄、看守所等的費用,看不見的「維穩費」遍及教育、外交、科技、出版等諸多領域,「維穩」如同黑洞一樣呑噬著整個社會。

中共控制了所有的土地、銀行、企業、軍隊、警察、外交、教育、科技,對於正常的國家,國家財富,本來應該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而中共的邏輯從來都是反過來的,用人民創造的財富奴役人民。

最近,一則消息表明,中共對民眾的監控不斷升級。繼人臉辨識系統後,中共當局二零一九年七月發布號稱全球首個「步態識別」監控系統。目標人物即使將臉遮住,系統也可以通過走路姿態辨認出來。

而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NIST)公布了有工業界黃金標準之稱的全球人臉識別算法測試(FRVT)結果,排名前五的算法被中國公司全部包攬。而中國獲獎公司,均獲得了中共官方包括公安部等機構的全方位支持。這讓中共的監控「截訪」技術處於世界絕對領先位置。

目前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的是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領域的卷積神經網絡(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這種模型以及訓練這種模型的逆向傳遞(back-propagation)算法早在八十年代就已存在,最近這類模型的捲土重來得益於圖形處理器(graphic processing units, GPUs)的並行計算能力和海量的標注訓練數據。上述中國公司的人臉識別算法並沒有真正的創新,而是使用了數十億的人臉圖象進行訓練,獲得這類數據應該由公安系統提供,這些公司的營收也多來自於公安部門。

據《21世紀經濟報導》引述官方發行的「圖解『國家賬本』」的數據,公共安全支出佔今年235,244億元的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5.9%,即1.39萬億元,比公布的軍費開支還多。所謂的「公共安全支出」就是「維穩費」,攔截訪民、監控社會。

奧威爾小說《1984》的監獄國度,就在眼前,大陸已經是一座大監獄,除了處處都是監控攝像頭,微信內容被監視,手機隨時被監聽,哪怕處於關機狀態,警察可以在大街上隨機攔下一個人來檢查他的手機。

維穩費來由

維穩費是怎麼來的呢?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安保、軍費均為正常開支,恰恰是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才有了「維穩辦」(即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糾集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類似納粹蓋世太保)。江澤民一意孤行,動用國資民財用於迫害法輪功群體。用遼寧一位官員的話說:「對付法輪功的錢已經相當於一場戰爭」。

一九九九年十月以前,歸屬司法部直轄的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連年虧損,連電費都入不敷出。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由當地政府按每人一萬元撥款給馬三家,從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四年,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總人數已達到4000餘人,那就是4000萬元。

在江澤民眼皮底下的北京,首當其衝從公共財政中大肆抽血:根據北京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二年官方財政數據,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北京基本建設的財政預算急劇下降,農業和教育支出也於二零零二年開始回落,而政法支出增長率的排名,卻從一九九八年的倒數第二躍升至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增長幅度(37%)大於其它所有各項投資預算。而一九九九這個分水嶺,恰恰是江氏集團大規模打壓法輪功的開始。

不為外界所知的是,江澤民集團為了迫害法輪功,全方位動用社會資源,綁架了整個體制,維穩費成為了一個隱藏在社會體系深處的「黑洞」,從各個層面消耗著人力、物力、資金等各種資源。

一九九九年開始的黑洞效應

在直接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看守所、監獄、勞教所(二零一三勞教制度解體之前)洗腦班、精神病院等暴力設施之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從全社會各個維度的精細滲透,當站在高點,向下腑視中共及江澤民對於迫害法輪功的全景時,其規模之大、覆蓋之廣,是世人難以想像的。

黑洞一:傳媒業與全部國家宣傳機器

中國有兩千家報紙、八千家雜誌、一千五百家電台、電視台、千餘家網站,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後,這些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法輪功。比如《人民日報》在鎮壓頭一個月中就出了347篇詆毀法輪功的文章,每天就有10多篇。

中央電視台僅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三年底,「焦點訪談」,「新聞節目」等欄目,就製作了332個誣陷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僅「中國反××協會」就編輯了30多部詆毀法輪功的影視片,每部花費都在百萬元,全國各省市地區舉辦各種反法輪功的大型展覽,還印製散發了各種展板、書籍,光盤,小冊子,招貼品等,這些加起來又是數量驚人。

黑洞二:教育界、知識界變成了戰場

教育部長陳至立強制要求高校開發網絡封堵技術,資助各類詆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研究」,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法輪功的活動等。如二零零一年二月六日一天內,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當天共張貼誣蔑法輪功的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相應的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當天的材料費用150多萬。

從二零零一年起,四川省每年撥給省社科院100萬元用於詆毀法輪功的所謂研究。江還命令各地糾集「反××協會」,「中國反××協會」搞了展覽活動近千場次,報告會、座談會千餘場,編輯影視作品30餘部。二零零四年後,還通過中國駐外使館在海內外大搞誹謗法輪功的圖片展,花費巨大。

黑洞三:天空與陸地的全方位監視系統

中共耗資60億搞了全方位的監視系統「金盾工程」,幾十萬網絡監控人員的工資、開發攔截信息軟件,重金購買西方國家網上封堵技術與設備等,都是龐大的開支。

一位知情人士稱:「每一個安防監控項目,被各路蛀蟲吞噬的資金遠高於50%!你或許想像不到,價值千元的攝像頭被賣到10萬元!」

黑洞四:海外的巨資投入

以投資控股、大陸商業利益、購買媒體廣告、提供免費節目等為誘餌,對中文和西文媒體加以控制和滲透。二零零一年據美國詹姆斯通基金會調查,「美國主要四種中文報紙:《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都受著中國大陸直接或間接的控制。」要買通這些媒體,中共花費了天文數字。從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轉播中央電視台CCTV-4和CCTV-9的衛星,從8顆急增到37顆,連中共內部官員對此也有大量爭議。

為了阻止國際社會對中共人權的譴責和制裁,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每年派出龐大的代表團參加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以二零零一年為例,500多人的代表團,每人按1500美金(機票加食宿),僅此一項五年開支至少3000萬人民幣。更重要的是,為了讓各國保持沉默,每次給亞非拉各國官員的行賄黑金都是天文數字。

為了威脅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大批國安、公安特務還被派往海外,收集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信息,僅美國南央坊南加州特務人員就達上千名。美國法輪功發言人蓋爾-羅奇琳(Gail Rachlin)女士的公寓被中共特工至少入侵過五次,很多海外法輪功學員收到國安的騷擾,二零零二年六月來自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一百餘名學員前往冰島抗議來訪的江澤民,被拒入境,據冰島媒體披露,根據就是中國方面提供的黑名單。這個黑名單的得來也反映了中共間諜高昂的海外公務費。

為換取各國對迫害法輪功的沉默,江氏集團不惜出賣國家利益,以簽訂各種協議,大肆從事銀彈外交。

黑洞五:迫害政策嚴重加深了貪腐

自從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借用類似「中央文革小組」特別權力機構的政法委、610,大肆違背法律,開始他們只是執行命令鎮壓法輪功,但當這些公檢法司裏面的人因出賣良知而得到好處後,他們貪婪的心會膨脹放大,並擴散到其它行業和其他群體。比如很多警察把對付法輪功的酷刑手段用在訪民和異議人士身上,連活人器官都敢摘下來賣錢的人,甚麼貪腐還做不出來呢?中共維穩經費逐年上升,其中不少流進政法委的貪官腰包。

江澤民開啟的官員全面貪腐時代,直接導致了社會犯罪率攀升,體制內官員違法犯罪,公檢法人員執法犯法。據中國法學教授陳忠林研究結果得知,從一九九九至二零零三年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報告等相關數據計算,中國普通民眾犯罪率為1/400;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為1/200;司法機關人員犯罪率為1.5/100。

在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殘酷迫害中,使公檢法及相關權力機構,徹底喪失了道德底線,「公安」成了「公害」,「國保」成了「國禍」。

「維穩費」與社保、養老金的碰撞

一邊是用於迫害人民的「維穩費」越來越高昂,另一方面,卻是不顧老百姓的活命錢日益虧空。全社會、全方位系統性的迫害法輪功,致使公檢法及相關各方面的資金支出,只上不下,越來越龐大,必然擠壓民生民用。

從二零一六年開始,社會科學院、公眾媒體逐漸發現,社保、養老金出現開始虧空。然而,禍根是從江澤民從二零零零年開始就埋下了,作為「一把手」工程,調動行政、公檢法、財政、教育、外交等全社會資源迫害法輪功,冠冕堂皇地稱之為「維穩」,正是這個「維穩」,讓老百姓賴以養老、生存的資金變得「不穩」。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今年四月發布《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二零一九~二零五零》,其測算結果顯示,未來三十年間全國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當期結餘在勉強維持幾年的正數後便開始加速跳水,赤字規模越來越大,到二零三五年將耗盡累計結餘。

對於此消息,中共予以否認,從網絡刪除。然而,在其官方數據早已說明一切: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人社部發布的數據顯示,全國有十三個地區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的可支付月數已不足一年,而黑龍江省的累計結餘已為負數,赤字232億元。

對於法輪功迫害,一天不結束,一天就需要巨大的資金來維持,維穩費與養老金已經開始對撞,也就是說,中共及江澤民對於信仰的迫害,已經實實在在與每一個人相關。然而,仍然有相當多的民眾對法輪功漠不關心,甚至在中共的謊言欺騙中充滿仇視,與中共吞噬民資相比,讓社會良知淡漠,才是中共最為邪惡之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