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文化甚於狂犬病毒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中共喜歡殺人,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每搞運動就殺人,殺得血流成河。之後如果搞個甚麼「平反」之類的鬧劇,被害人的家屬反而感動得熱淚盈眶,然後中共就成了他們的再生父母了。可笑不?不可笑,因為大部份中國人已經被中共搞得不知啥對啥錯了。

近日看到中共已經從大陸殺到了香港,光天化日、記者雲集下敢明目張膽的作惡。他們假扮示威者,身上帶著槍,港警說「同志們」,還用自編自導自演的苦肉戲來嫁禍香港民眾是「暴徒」。中共的種種表現讓我想到了瘋狗,於是上網查瘋狗是甚麼原因造成的?為甚麼具有攻擊性?

查出的結果是這樣的:「我們並非因為狗瘋了而叫它們瘋狗,它們也並不是因為受了刺激而『瘋』的,而是被狂犬病毒感染了。一旦感染了狂犬病毒,並且發病,神志就會混亂,有恐水、懼光、怕風等症狀,還會咬傷其它動物或人。」

我終於明白了以前我的公公的行為。為啥他加入了中共組織後,逐漸的變成了贊成中共屠殺的惡人了?原來是中共的黨文化造成的。說起公公令人唏噓,八歲時他親媽媽就去世了,之後中共包圍長春,餓死二十萬百姓。因公公的父親是國民黨高級將領,因此一家人活下來了,還躲過了一次炮彈的襲擊。後來有了後媽,又有了弟弟妹妹,就過著寄人籬下般的生活。公公膽子很小,也很善良。

「文革」時因孩子的名字,單位要批鬥他,說他懷念他老子,嚇的他不敢回家。八十年代末期不講成份了,公公當上了校長,之後我進了他家門。那時公公最願意與我聊天,覺得我能讀懂他的心。公公說學校的黨委書記與他有矛盾,因為公公不願與書記同流合污貪錢,校長不簽字就貪不成,把書記氣的夠嗆。公公說:「現在我是看明白了,共產黨就是搞權錢交易。」為這事他沒少跟我念叨。不久我聽說公公入黨了,是那個書記主動發展他的。公公以為書記在向他示好,就同意了。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公公積極的配合邪黨,說要「大義滅親」,然後真的數次把我的行蹤提供給惡人。他簡直像換了個人一樣,用句不過分的詞來描述,面目表情就是猙獰,眼裏噴的是火。當他用惡毒的語言來說法輪功時,刑偵大隊的警察都說「沒那麼嚴重」。我一直以為公公是被中共給嚇的。

在中共的迫害下,我被迫離婚了,還遭到多次的綁架與非法關押。走出魔窟後,我還像以前那樣對待曾經的婆家人。慢慢的在我身上,公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最後終於說出了:「不就是個信仰問題麼?」

從公公的經歷可以看出,一個曾經對中共不屑的善良人,一旦誤入中共的絞肉機後,也成了絞殺他人的絞肉機,而這就是黨文化塑造的。看那些跟隨中共喊「殺殺殺」的人,真的痛心。狗瘋了會被處死,人瘋了不也一樣嗎?現在上天不就是在處理這樣的人嗎?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勸三退,就是在從中共的絞肉機裏往外拽人,不出來的最後會是啥結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