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得救 全家修煉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我是二零一八年才得法的新學員。近一年來,從不信大法,到對大法堅信不疑,並決心修煉。我的家人也從中受益。每念及此,淚水控制不住,感恩師父慈悲。

我的婆婆是已修煉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每次跟我們說起大法,都會談到自己身體及家庭環境的巨大變化,並表示是學大法得的福報。對此,我以前都是一聽了之。儘管自己從小跟著媽媽信基督教,但並不相信神跡會在人間顯現,所以把婆婆說的事情不當回事,認為自己受過高等教育,對自然科學有了解,對國內外形勢也有基本判斷。因此,每次婆婆說大法的事情的時候,我不但不信,心裏還很反感。

我的媽媽今年六十二歲,二十多年來疾病纏身,冠心病、心肌炎、慢性胃炎,每天都要大把大把的吃藥。二零一八年中國年,我正在坐月子,媽媽又患上了一種奇怪的病症:口乾舌燥,無唾液,舌頭長瘡,嘴唇潰瘍,無法正常進食,每天夜晚口乾的睡不著覺,一宿一宿的熬著。中醫西醫都治療過,片子拍了一沓子沒查出病因;中藥喝了多少副也沒有治癒;走投無路甚至下農村找村裏的「大仙」看過,根本無濟於事,甚至越來越嚴重。

二零一八年五月,媽媽來到我家裏(我的家在外省),一是想看看我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二是想來我這邊的大醫院看看專家,尋求一線生機。媽媽來的時候,面色黑黃,好像要入土之人,極為難看,我心疼的無法言說,只能抓緊帶她去醫院治療。但各個科室推來推去,無法確診。好不容易掛了個免疫科的專家號,她說我媽媽得的可能是「乾燥綜合症」,並給開了四、五種西藥。媽媽以為這下能好了,高興的不得了。但吃了幾天藥後,病情無任何好轉。

那段日子裏,每天早上醒來後,我都會問媽媽:「好點了嗎?」回答都是否定的。後來我上網了解到,「乾燥綜合症」堪稱「不死的癌症」,病人極其痛苦,但無法治癒。我徹底絕望了,不敢告訴媽媽。在我家住了十天左右,媽媽放棄了,想回老家去,我也沒了主意,只好給她買了火車票。

公公婆婆知道我媽的情況後,立刻從村裏趕來,一來想招待招待媽媽以盡地主之誼;二是希望能挽留媽媽跟著他們學煉法輪功,但礙於我以往對大法的態度,這第二點不敢明說。

可這時我心裏卻像有個聲音在告訴我:「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你媽媽。」所以,公婆到了後,我就跟媽媽說:「媽,你先別走了,跟我婆婆學大法吧。」媽媽有點猶豫,畢竟她是二十多年的基督徒。但痛苦已經讓她無路可走,猶豫了一會,就答應了,她說:「我學。」我立即去退了火車票。

當晚媽媽開始學法。媽媽不識字,無法看書,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並按照婆婆囑咐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一早,媽媽激動的跟我說:「昨夜我嘴裏一點都不幹了,滿嘴的唾液,睡了一宿好覺!」我高興的簡直要跳起來!大小醫院跑斷了腿沒治好的病,只聽了師父講法一個晚上,竟然就這麼好,簡直太神奇了!

隨後的幾天裏,媽媽反覆聽法,並學煉功動作。媽媽把所有的藥都扔了,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平日裏她也在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半年多過去了,媽媽的「乾燥綜合症」已經消失,即便有時候還會出現輕微口乾的症狀,我們都知道那是需要媽媽繼續提高心性,師父藉著這個症狀鼓勵我們精進呢。

媽媽多年的冠心病、胃病、腰酸腿疼等各種毛病都沒有了,沒再吃過一粒藥,真正體會到了甚麼叫無病一身輕。

我也從媽媽開始修煉起走入了大法修煉,並帶著滿腔虔誠拜讀了師父的主要著作《轉法輪》。第一次看書的三天中,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受到了強烈的衝擊,感覺過去的幾十年都白活了!儘管受過多年的教育,但這些知識在大法面前真的不值一提。不長時間後,師父就給我開了天目,抱輪時看到了很多美妙的景象,打坐中看到了漫山遍野的卍字符。

我的嬸子患肺癌已到晚期,癌細胞已經擴散到骨頭和血液,醫生已無能為力。得知我媽媽身上發生的奇蹟,嬸嬸也開始學法了。學法之初,嬸嬸出現多日的發燒和嘔吐症狀,我們告訴她是師父在給她淨化身體。半個月後,嬸嬸身體越來越好,現在已經完全康復。

我的奶奶去年下半年查出肝部有囊腫,多處器官衰竭,差點住進重症監護室。奶奶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後症狀逐漸消失,目前身體已恢復正常。

我的爸爸原來有慢性胃炎、肩周炎;我的公公原來有高血糖、高血壓;我的丈夫以前受鼻炎困擾;我自己原來有胃病、皮膚過敏等疾病,現在,我們全家人的病都不治而癒。這樣的例子在我和親屬中還有,我的家人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相繼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以上的事情寫出來也就三五句話,可是對於當時的我們來說,那些奇奇怪怪的病症就像一座座大山,把整個家庭都要壓垮了,每個人都愁眉緊鎖,病體的痛苦加上精神上的壓力,何以排解?而現在,在師父的慈悲救度下,歡聲笑語又從新回到了我們家中。我心裏特別清楚,如果沒有修煉大法,無論是我的媽媽、嬸子還是奶奶,他們誰也撐不到今天。我們唯有精進實修才能報答師父的慈悲救度。

修大法,不光使我身體無病一身輕,工作上也受益良多。我是個事業心特別重的人,總是希望自己能夠升官發財。但儘管工作很努力,職位和收入都很一般。學法後,我才意識到以前的自己是多麼的可笑,認識到人的名利福份都是用自身的「德」換來的,是強求不得的。我還認識到,世間只是人的修煉場,而非生命的最終歸宿。人來到世上,就是要借助這個修煉場,修去各種執著,返本歸真。如果不斷造業,那等待人的將是繼續的輪迴和毀滅。於是,我按照真善忍修煉,不再計較個人得失。當我放棄常人的執著心時,我的職業發展平台更高了,收入也增加了不少。這都是修煉大法給我帶來的福份。

我真後悔自己為何不早點走入大法修煉,白白浪費了那麼多時間;我也時常感嘆、慶幸自己終究走入大法修煉,對我而言這是我一生中最最最最幸運的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