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大難不死 我終於知道是誰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用三輪車拉了滿滿一車土往家趕,離家還有五分鐘的路程時,不知咋的,我就被從後面來的一輛麵包車追尾了,我被捲到了麵包車下,失去了知覺。

當我甦醒後,聽到周圍有很多人在說話,眾人正合力把那輛麵包車向一側推,當把車推倒後,人們看到了蜷縮成一小點、倒在血泊中的我。

我努力的想睜開眼睛,卻甚麼也看不見。後來聽別人說,那時我的眼神都散了。有人認出了我,叫來家人,把我送到醫院搶救。醫生給我抽血,抽出的只有血沫子,拍片子檢查結果是:肋骨斷了四根,盆骨全部骨折,大腿部位骨頭裂開,需要手術,頭蓋骨裂開三分之二,血就從這裏咕咕往出淌……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輸血、沒有手術,只做了頭部縫合(還沒完全縫合,至今左側頭骨縫合處還是帶尖的),我竟然活了下來。

其實,我並不怕死。出車禍的前兩年,我就準備好要「死」了,還特地在廟裏呆了一年半,準備「死」。那時我根本就沒去醫院檢查,不知咋的,自己就料定自己的大限將近,症狀是:舌根黑了,血壓異常,低壓140,高壓160,並且我的氣管、心、肺都有嚴重問題,腿也全腫了,一按一個坑。我的家族中,我姑、我爸都死於肺癌,我知道自己也逃不出這個宿命,但我不想在病痛中死去,我希望可以像那些高僧一樣「坐化」。

其實那時候,我也知道法輪功能治好我,因為我的兩個不太走動的親戚都是煉法輪功煉好了的,他們當初得了治不好的病,中西醫、偏方都試了全不起作用,最後煉法輪功煉好了。那時,中國政府是支持煉法輪功的。法輪功被江澤民集團鎮壓之後,我去找過他倆,問他們的病到底是咋好的,他們也都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再後來,我又遇到一位煉法輪功的,他告訴我:我們這功可好了,雙盤往那一坐,真舒服!

我這人吧,最大的好處是為人正直,心直口快,敢說敢當。雖然我當時並不知道法輪功真相,但我就衝他能根治連醫院都治不好的病這一點,就斷定這法輪功好,根本就不是電視宣傳的那樣。所以,在後來兩次遇到別人誹謗法輪功時,我都能挺身而出,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我告訴他們:「可別胡說啊,人家法輪功挺好的,能叫人真正好病!誰能叫人真正好病?就只有法輪功!我就知道好幾個人是煉法輪功把病煉好了。」

唉!可惜自己與法輪功無緣,沒辦法,我就選擇去廟裏等死了。可是去了一年半,也沒死成,便又回到家裏。然後就出了這檔子事。

住院到二十多天的時候,病房內的病號及陪護在閒談,各自說著在廟裏知道的所謂「法理」。他們問我:「你沒煉煉法輪功?」我一聽這話,氣就不打一處來,憤憤的大聲說:「這個破共產黨能叫我煉法輪功?!我要是煉了法輪功,肯定不能在這病床上躺著,肯定不能!」我心裏說:「要是你們也都煉了法輪功,咋用在這遭這個罪啊?!」病房裏的十多號人鴉雀無聲,全都在聽我說。

四十多天後,我出院回家。身高一米六五,曾經五大三粗的我只剩了九十斤,臉蠟黃蠟黃的。我經常瞅著窗外想:這次大難,按說我早就該被碾成肉醬了,可我卻又活了下來,究竟是哪位神仙救了我呢?是阿彌陀佛嗎?好像又不是。這老天爺留下我這個破身子究竟做甚麼呢?

後來,我能出去慢慢走動了,就經常去嬸子家串門。在嬸子家,我意外的遇到了第四位煉法輪功的人。她是隨她丈夫在我們這看大門的。之後每次去嬸子家,我都會在那見到她。我跟她探討「法理」。有一次,她把大法書帶來了,我隨手一翻,噢,法輪功是佛家功啊,然後就把書放下了,因為我認為自己已經知道不少「法理」了。

到了二零一零年大約黃曆九月底十月初的時候,我早早就戴上了厚厚的棉帽子,穿上了厚厚的棉衣褲,可即使包裹的這麼嚴實,還是感覺那涼風從耳朵根後往腦袋裏鑽。可那個煉法輪功的人卻穿著短褲和涼鞋,問她冷不冷,她說不冷。這又勾起了我的好奇,我想看看《轉法輪》那本書了。

她說有人已經把《轉法輪》借走了,就給了我一本《各地講法》。我把書帶回家,就盤腿打坐,認真的看了起來。看到掌燈時分,正看著,突然聽到「啪」的一聲巨響,我一驚,這是咋啦?燈泡爆了?看看我這間屋的燈好好的,打著坐沒動,我又探身看了看堂屋,燈也亮著,沒事!然後,我就又接著看書。

突然,我發現不一樣了,書上的小字兒我竟然都能看見了!當時,我已經是150多度的老花眼了,看大法書上的大字都挺費勁的,小字根本看不清,這回,小字也看的清清楚楚了。我大驚!天哪,這是一本寶書哇!只看了這麼短時間,就把我的老花眼「炸」好了!

我興奮的跑到嬸子家,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她,並請那位法輪功學員把師父的所有講法,從一開始到現在的所有大法書,都幫我請回家,我要修煉法輪大法

我如飢似渴的讀著師父的講法,越看心裏越明白,越看心裏越亮堂。看到師父說:「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因為他喊了這句話,在邪惡中,我要不保護他都不行的,何況你們修煉的人呢?」[1]讀到此,我恍然大悟:原來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命呀!

又看到師父說:「那麼通過在大法弟子的全力講清真相中,有很多人真的認識到這一切,正念很足,那麼我想這些人就不只是一個一般的認識大法的問題了,反過來他還可能去為大法去說公道話,那麼他實際上已經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未來生命的基礎。」[2]

「如果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是大法弟子,告訴另外一個常人,你不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怎麼好怎麼好,從此以後這個人真的不迫害法輪功了,挽回了影響後就很可能進入到未來,那麼在法正世間中,他還可能得法,因為他的生命來的高,他修的也會快,他的圓滿是與當初告訴他真相的那個人有直接關係的。就是那個普普通通的常人,我想都得圓滿,是不是這個道理?」[2]

我越發確定,原來師父早就管我了,在我向別人說出「法輪功好」,叫他們「不要胡亂說」的時候,師父就已經開始保護我了,而我還一直不知道,走了那麼多的彎路。我找師父找的好辛苦,而師父引我入門也引的好辛苦!如今,師父給我留下了這個人身,就是讓我用來得法、修煉、助師正法救人的。我甚麼都明白了,常常淚如泉湧!

如今的我,沐浴佛法中已近十個年頭,體重接近一百五十斤,紅光滿面,神采奕奕,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無論春夏秋冬,無病一身輕的我,每天都走在學法、救人、助師正法的路上。

值得一提的是,冬天,我再也不用捂得那麼嚴實了,一件輕薄羽絨服過冬,身上、心裏都暖暖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