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奇超出想像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我今年六十多歲,已退休。出生在農村,從小體弱多病,成年後逐漸變好。

但一九八五年生完女兒後,月子裏落下了後背冷、疼,無論春夏秋冬後背從來沒有覺得暖和過,就像壓一塊石頭一樣又疼又冷。還有對冷空氣過敏,冬天一出門就得圍巾、帽子、口罩捂的嚴嚴實實,只要皮膚與空氣接觸的地方就出現蕁麻疹,尤其眼瞼更厲害腫的只能睜開一條縫。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我又得了病毒性心肌炎,高燒四十多度,心律170次/分,煩躁,甚至抽搐,還有間斷性意識障礙。可是住院第二天心律突然降至三十次/分,全身無力,跟散了架子一樣,連床都起不來。後來聽同事說,多虧我是在醫院工作,搶救及時,要不後果不堪設想。經過一段時間治療病情穩定,心律也只能維持在四十~五十次/分,可是,稍有外界刺激,心跳驟增至一百次/分以上,感覺心臟要跳出來一樣,半天都緩不過來。從此以後,我就落下了這個「陣發性心動過速」的後遺症。

後來,我又出現雙小腿、手心、腳心發麻,難受至失眠,真是白天吃不下飯,晚上睡不著覺,熬的筋疲力盡,體重由原來的五十六公斤降到了四十四公斤。中藥、西藥吃了不少,也不管用。後來就索性不吃藥了。就這樣熬著吧。可那時我才三十多歲,整天病歪歪的,幾次產生了輕生的念頭,看著幼小的女兒,又下不了狠心。

一直到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早晨,丈夫散步回來對我說:外面有許多煉法輪功的,你也去煉吧!我根本就不相信,我說:不管用、不去。過了一段時間丈夫散步回來又說:法輪功煉功點搬到咱家門口來了,你去吧。我說不去。後來又有同修向我洪法,說法輪功如何好,教人重德行善,祛病健身,我就是聽不進去,因為我對此人有偏見。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傍晚,一同修帶回一錄像機,我問:你這是幹啥?他說正想和你說呢,今晚放師父講法錄像,你來看看吧!我說啥錄像啊?他說是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我說你也煉啊。他說是啊,法輪功講真善忍,教人重德行善,還能祛病健身。我一聽真、善、忍,就覺得挺好,我說行那就去看看吧。因為我對此人比較信任。

去了一看師父講的內容有宇宙啊、物質啊、還講到做人的目地,還講到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等,我被震驚了,真是聞所未聞啊!這才是人間正道,是修煉是真正的修煉。當時看錄像的有五~六個人,我就說了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話「咱們都是凡夫俗子,能修這麼好這麼大的法嗎?!」一同修說:師父說過誰想修就修。我當時是想,這是我要找的,我要修的,別人好像不配修這麼好這麼大的法。想想自己是多麼的無知啊!我哪裏懂得師父的博大無邊的慈悲啊,師父是要度所有的生命啊!

當時,當我聽到「大法」二字時,我身心一震, 這是「大法」?這就是「大法」?!

因為在我兒時,聽母親講過,她從小跟著她姥姥,姥姥人很好,很和善,一輩子天目都是開著的,膽子也很大,甚麼神啊,土地啊還有其他高級生命,都能看得見,還能溝通上。她告訴母親一句話,說世界上數大法最大 ,問她甚麼是大法啊,她說不知道。只記住大法大吧。母親把這也告訴了我們。我今天遇到大法了,原來這法輪功就是大法啊!我知道甚麼是大法了,我太幸運了,我要修大法了,我有師父了。

從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當時我還沒請到《轉法輪》,就搶同修那本《轉法輪》看,真是如飢似渴啊,就想:這法太好了,就聽師父的話,師父咋說就咋聽、就咋做。把這個病、那個病甚麼難受都忘到一邊去了,其實,是一修大法,師父就給淨化了身體,病都沒了,那病可不是說忘就能忘的沒有了的。從此以後我人也精神了,腰板也挺直了,走路也快了,整天樂呵呵的,見誰都想笑。

折磨了我十幾年的月子病,心肌炎後遺症就這麼輕易的都好了,都沒了。大家知道,尤其老年人更知道這月子裏落得病是治不好的,還有心肌炎後遺症是現代醫學無法治癒的。就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就這麼輕易的好了。這不證明了法輪功是科學,是超越一般科學的更高的科學嗎?!

希望所有能接觸到大法弟子、或大法真相資料的人要好好聽聽看看,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選擇美好未來。

有不在法上有不對的地方,請師父原諒,請同修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