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督徒到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

小時候,我家境貧寒,姊妹又多,父母不讓女孩子讀書,所以我從小到大沒上過一天學,一字不識。無論結婚前在娘家還是結婚後在婆家,我都是家裏的主要勞動力。我有一兒兩女,全家五口人都靠我們夫妻倆種地為生。我就像師父在法中講過的農民:「天天頂著烈日在地裏幹活,又苦又累的」[1]。為了不讓我的兒女們吃我這樣的苦,我拼命的幹活,欠了很多債,把三個孩子培養成兩個本科生,一個研究生。可是就在兒女們在城裏工作,都能掙錢,兒子也結婚了,我老伴卻因病去世了。我內心的痛苦,對老伴的懷念之情時時都在纏繞著我。

一九九六年,我隨母親入了基督教,在當地的基督教會裏還是個頗有影響的人,教會中的成員家裏大事小事都會來找我商量解決。可兒子結婚後,我就到城裏帶孫子了。因到了新地方,再加上帶孫子忙,我就不能每個星期都去趕禮拜,心裏很著急。

我的親家是一名大法弟子,經常在我面前講大法中的事,講修大法的美好;講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講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講真相;講大法弟子如何遭受中共打壓迫害;並且我親家本人就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過。親家跟我講這些,我聽著、也在觀察著。因為我受惡黨的謊言宣傳毒害,再加上基督教裏把耶穌作為唯一的神、上帝,所以心中難以接受親家講的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的說法。但是看眼前的親家確實是位善良、很有修養、素質很高的人,說話做事都按照真、善、忍來做。

後來,我還發現到兒子家來找親家的其他修煉法輪功的人都和親家一樣,一張嘴就面帶微笑,從不說一句髒話,從她們的交談中,我聽到了她們的一個個修煉故事,有怎麼樣處理好婆媳關係的;有面對丈夫的外遇則能寬容慈悲對待的;有開店被人訛錢後還能平和對待不怨不恨的;有被電瓶車撞倒不但不跟人家要錢,反而勸對方不要害怕並告訴對方記住法輪大法好的等等。哎呀!這是一群甚麼樣的人啊!比我這個老基督徒心性可高多了,我有時氣急了還罵人呢!她們一點也不像我從媒體宣傳上聽說過的法輪功那樣啊。

接下來的幾件事對我觸動很大。

第一件事是:我親家有一次下鄉講法輪功真相,回來的路上手腕被摔骨折了,晚上八、九點鐘才到兒子家,我一看嚇一跳:親家的左手耷拉著,手腕的骨頭支起來,小臂腫的很粗。當時我客氣的端一碗飯給她,我心想她肯定疼的吃不下去。誰知親家像沒事似的把飯吃了。我們都驚的目瞪口呆:你不疼嗎?趕快上醫院去吧,已經水腫了,時間長了,骨頭縫就對不上了。親家說:「不用,我有師父。你們不用害怕,我回家後你們這幾天誰也不用去看我,也不要打電話,我很快就會好的。」我當時聽了覺的她是在說夢話,煉傻了。接下來的幾天我憋不住多次叫兒子、兒媳去看看親家母,他們都說不叫去,說媽在家看書煉功,一天比一天好轉。親家公的同學是市醫院骨科主任,聽說後叫親家趕快去醫院打石膏打繃帶,不要迷信。親家開玩笑的說,我就「挑戰一下」這位骨科主任,我要是就這樣好了,說明大法不是迷信,是超常的科學,是更高的科學。

果真在第六天的時候,親家小區通知停水,親家一人在家接了一大鍋水,把一大鍋水從水池端到地上。親家沒上醫院、沒打石膏,骨折的手竟然恢復正常了!這件事情對我觸動很大:這法輪功肯定是真的,也肯定是正的,否則的話,怎麼能救得了親家呢?

第二件事是:汶川大地震過後,我親家幾次叫我兒子退黨,並給了他一張護身符,兒子說怕被單位人看見不要,說心裏記住就行了,親家給他一張小的護身符讓他放在手機電池下面,可以隨身帶著。不久發生了一件事,讓全家人都後怕不已:兒子單位晚上聚餐喝酒,一位同事喝完酒後拖兒子再出去參加另一場宴會,兒子礙於面子正準備和他一起去,突然胃疼,頭暈目眩站不起來,同事見狀就不帶他去了,自己和駕駛員一同出去了,誰知道那位同事剛出去就出車禍離世了。我兒子昏昏沉沉打的到家卻躺在樓下的草坪上不省人事,一直到兒媳婦下班回來才發現,趕緊叫人扶回家。半夜老總打電話給我兒媳婦問我兒子在沒在家,他們以為我兒子也在那輛車上,這下我們才知道他的同事出車禍了。那兩天兒子的臉都嚇白了,他問他的岳母:「媽,這是不是師父保祐呢?」他岳母說:「我好幾次打坐師父都點化我快救某某(指我兒子),要不是師父把這事叉開,叫你當時頭暈目眩的站不起來,你就跟那輛車去了。」

我們全家人都萬分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就從這件事情以後,我和兒子對法輪大法的態度徹底轉變了。

第三件事是:二零零八年,我因子宮肌瘤嚴重要做子宮切除手術,因我家族有糖尿病史,醫生說我尿糖高手術後很難收口,起碼要十天以後才能拆線。親家說你就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說不定會出現奇蹟。

從進手術室開始,那幾天我就在心裏不停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我只用一個星期就拆針線了,主任醫師說我刀口恢復的非常好,像年輕人一樣,很奇特。出院後,我整天覺的從身底下往肚子裏灌風,天天用棉襖包著熱水帶捂在肚子上。親家說你跟我煉煉功吧。剛煉了第三套沖灌,就覺的肚子不涼了。法輪功真的好神奇啊!從此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我從一名基督徒到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經歷過許多激烈的思想鬥爭,尤其在初期的時候,生怕自己背叛耶穌被懲罰,看電視動畫片上有一隻小鳥,喜鵲開會它也去,燕子開會它也去,哪種鳥開會它都去,最後誰家也不讓它留下。我想這是不是點化我二法門了呢?再加上我母親、姐姐都是基督徒,她們也反對我改修大法。我回到老家,昔日基督教中的姐妹們也都指責我背叛神,對兒女都不好等等。我經過了長時間的思考和觀察,也曾多次把自己的心性和親家的心性進行比較,把基督教中姐妹們的心性和其他大法弟子進行比較,確實感到大法弟子的心性都很高。

一次我和親家講,我看出來法輪功是真的,也是正的,但是就是你們到處說共產黨不好,叫人有些不理解。親家說:「你在基督教中知不知道共產黨是一條紅龍,就是撒旦。」我說知道,「那你知不知道《聖經﹒啟示錄》講的大審判?」我說知道,「那審判甚麼人呢?是不是就是跟著紅龍撒旦跑的人呢?都是要在審判中被淘汰掉的呢?」我說是的。「那法輪功叫人退出黨、團、隊,擺脫紅龍的控制,是不是在救人呢?是不是大善呢?你不站在耶穌神的一邊來審視法輪功,卻站在共產黨的一邊說法輪功反黨,你不是背叛耶穌了嗎?你可以不煉法輪功,在共產黨高壓下你不敢說法輪功好,但是你也沒有必要順著共產黨說法輪功反黨啊。耶穌不是在兩千多年前就叫人遠離紅龍、撒旦嗎?」親家的這番話使我茅塞頓開,我想到了我昔日的宗教中的兄弟姐妹們,大多數人都是和我有一樣的想法,在無形之中就在跟著共產黨走了,不僅站在法輪功的對立面,也背叛了耶穌的旨意。

我在這些年的實踐中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無量慈悲,希望我昔日基督教中的兄弟姐妹們趕快站在神的一邊,消除對法輪功的誤解,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有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