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佛法 大難不死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我從小命苦,由於天生有較強的記憶和心算能力,常常遭到別人的妒嫉。我十歲時就遭到別人的毒打、陷害。大飢荒時期家中人口多,無糧食,靠著吃草根、樹皮充飢,我也差點被餓死。文化大革命中,因部份學生停課鬧革命,而我要求老師堅持上課,得到老師和多數學生的支持,被推為負責人,但到文革後期就被揪鬥,左手被打斷。

工作後,我進了廠,被分配到礦山下井做開採,工作環境和工作條件都很惡劣,非常艱苦,冒頂、塌方是常事。我當個組長在井下一幹就是十多年,其它兩個開採組都出現事故,有被砸傷、砸殘、砸死的,而礦上出現的幾次大塌方和冒頂都發生在我的組,每次都因為我莫名其妙的一念和一句話而躲過,從未傷到過人。

過去,我進廟裏從不燒香、磕頭、拜佛,但是冥冥之中會總感覺到我有神佛的護佑。修煉大法後,我才明白了是慈悲的師父早就在看護著我了。

我一生中最痛苦的還是病魔的折磨。一九八二年,我開始身患多種疾病:胃潰瘍、萎縮性、肥厚性胃炎。醫生私下告訴家人,我得的是早期胃癌。除此之外還有眩暈症等等。經過多方治療,病情時好時壞。到了一九九八年初,我的病情開始突然加重,整天昏睡在床上,還時不時肚子疼的我大喊大叫,不能正常進食,妻子看我這樣乾著急,多次要把我送醫院治療,我說:「打過的針、吃過的藥加起來我都挑不動了,到醫院也不會有希望,不要再花冤枉錢了。曾經有四、五個算命、看相的,都說我只有三十歲的壽命,現在已經多活了十多年了,沒希望了。」我堅決不去醫院。

妻子不想放棄,又找來一個神婆看,煮了個雞蛋。剝開一半就大聲說我要走修佛的路,說雞蛋上坐著一尊「金佛」。當時我根本不相信這些,也沒當真,我心想我都是快不行的人了,過一天算一天吧!

一天一個朋友來看我,見我病成這樣,就關切的說:「你煉煉法輪功吧,這法輪功可好了!」我說:「我都以床為伴了,還煉甚麼功啊?」這時朋友拿出一本書說:「你先看看這本《轉法輪》再說!」說著就把書放在沙發背上。

一天,我的手無意間碰到《轉法輪》,我就翻開來看,一開篇的內容就把我震住了:「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1]。心裏想:好大的氣勢。再往下看:「氣功就是修煉」[1]。「我告訴大家,我們這是佛家修煉大法,當然就是修佛的;那道家當然是修道得道了。」[1]我越看越覺的太深奧,好多名詞聞所未聞,他揭開了過去修煉中的千古之謎及宇宙之謎,過去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話題全展現在我的面前。我心想:我要早看到這本書,該少造多少業呀!就這樣越看越放不下,想不到的奇蹟就發生了。

一天凌晨五點多鐘,我的肚子突然撕心裂肺的疼了起來,痛的我吼聲如雷,吼聲一停我急忙跑到門口的下水坑就開始嘔吐,量大的嚇人,隨後又連拉五次肚子,一小時一次,便出的全是膿血一樣的東西,我心裏正疑惑時,師父的一句話響在耳邊:「為真正修煉的人清理身體。」[1]這時我高興的意識到我開始走上修煉的路了!師父在管我了!師父已經把我作弟子帶了!我心情激動大喊一聲:「師父!」就淚流滿面,失聲痛哭起來。

就這樣我全身的病沒了,一切病的症狀都消失了。

一個月後,我的體重增加了十公斤。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到第八講時,我的大周天開始通了,上山爬坡就像被大風刮著跑,我很快在自己家附近組織起一個學法煉功點,妻子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走入了大法中來,那是我生命中非常可喜和美好的一段時光。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並持續至今,二十年的血腥風雨中,我始終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我知道自己後期的生命是師父給我延續來的,在修煉路上,從不敢懈怠,我努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紮紮實實的向內修好自己,平穩的走到了今天,我將堅定的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感謝師父!謝謝師父慈悲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