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福澤眾生、利及社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八日】二零一零年,在法輪大法歷經十一年的魔難,迫害還在嚴酷存在的情況下,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當時,朋友給我推薦《轉法輪》這本書,我一看就被書中的法理所吸引,越看越想看,越看越不想放下,這是我從來沒聽到過的宇宙的真理啊。每天看書,看著看著,奇蹟發生了,我不用戴眼鏡也能看書了,伴隨我幾十年的眼鏡竟摘掉了。我現在七十五歲,看書寫字都不用眼鏡。

我剛開始看書時,出現了便血的情況,連續出現兩次,量還不少。但我不覺的有甚麼不適的感覺,該幹啥就幹啥,過後感到身體非常輕鬆、舒服。通過這件事,我對師父為修煉人淨化身體有了真切的體會,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和信心。

學法一段時間後我來例假了,因為師父講過:「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來例假,但不會多,在現階段那麼一點,夠用就可以了,這也是一個普遍現象。不然的話,你缺少它怎麼去修命?」[1]我更進一步的明白,師父講的法千真萬確,句句是真理。七十歲的老年婦女來例假,現代醫學能解釋的了嗎?其它的任何一種功法能達到這一點嗎?我體會到法輪大法性命雙修的玄妙。

修煉前,我患有嚴重的糖尿病、肩周炎、腰肌勞損、皮炎等病,幾十年到處尋醫問藥、西醫看過、中醫看過、偏方也看過、聽到甚麼好就去找,都不見成效。縣城醫院看不好到市級醫院去看,到省城醫院看,最後求醫到了首都。我曾在本市第三人民醫院做膽結石、腎囊腫手術,做了五個多小時。手術後又出現了其它一些怪狀:全身怕冷,一旦受到驚嚇,全身皮膚發癢,奇癢無比。我的健康狀況把我和我的家人都折騰得夠嗆。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所有的這些症狀都不翼而飛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妙不可言!

修煉後,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看待事物,我覺的我像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似的。脾氣自然好了,心胸寬廣了,待人接物和善了,寬容了,知道替別人著想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我丈夫被一小伙子騎摩托車撞了,那個小伙子嚇壞了,嚇呆了,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咋辦。周圍的人看了都呵斥他:「你還不快點想辦法準備錢送人住院。」我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就告訴他:「你別怕,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不會訛你的。」丈夫被 120車急送到醫院,我一邊安慰小伙子,一邊自己掏出五千元錢交給女兒為她爸辦住院。

那個肇事的小伙子一直在醫院陪著,不敢挪動半步。到吃飯了,我不能看著他在那餓著,就分給他一份飯菜叫他吃,還給他二百元錢作零用。他說:我撞了你的人,你不要我負責,還倒給我錢用。是啊,現在這個世道,哪有這樣的好事啊?第二天他將二百元錢還給了我。為了他吃飯、零用方便,我女兒給了他一點錢,買飯剩下的他還給了我們。同病室的人看見了修煉人無私的善,寬廣的善,都很感動。他們對小伙子說,你今天遇到貴人了,遇到菩薩了。不但不訛你的錢,還這樣關心你,照顧你!

經住院檢查,丈夫沒有甚麼大問題,我們就提出要出院。醫生阻止我們出院,就說,有人負責醫藥費的,怕甚麼嘛,住上十天半月等傷完全好了再走吧。我說:「丈夫沒事的,他不會有事的。」小伙子把我丈夫送到家後,對我們千恩萬謝。當然這要感謝我們的師父。要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了,遇到這樣的事,我才不會這樣對待呢!

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不僅在修煉中使自己獲得身心的健康,在社會上還得是一個 「處處考慮別人」[1]、「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1],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人的這樣一個好人。師父說,「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1]看,我們的師父對人,對眾生多體諒,多慈悲啊!我們修煉人得益於師尊的教誨,世人也因此得益於大法。正如師父所說:「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1]時間和實踐證明,大法福澤眾生,修者受益,惠及他人,利及社會。

我們本可以得到的一筆賠償費、營養費、陪護費等等,然而我們放棄了。親戚罵我們太傻,因為他們不理解在這個世風日下,利重於義,義薄如紙的現實社會裏,還有無數的法輪功修煉者在法輪大法的指引下走在道德回升的路上。

丈夫他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了,怎經得住車撞?可是我們守住了心性,甚麼都沒失去。在師尊慈悲的保護下,丈夫很快的恢復了健康,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依然精神矍鑠、快樂。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