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一九九二年,二十來歲的我因種種原因患上了心臟病。去治療時,醫生說我患的是慢性的,只能長期服藥維持,且將來結婚生育會有很大的生命危險。單位看到我的情況後解除了我的勞動合同,我失業了。

二十歲的青春年華,我每天大多在病床上度過。全家人都為我難過。一次在老家的哥哥特地來醫院看我,忍不住流著淚說:「小妹,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我也是暗自傷心。

我常常輾轉在各個醫院、專家門診之間。當時家裏雖然經濟拮据,但為了給我治病,全家都節衣縮食,可每次都是無功而返。

當時我在自己的床頭寫著:「只要你能自己走路、吃飯,你就是幸福的。」以此來鼓勵自己堅強的對抗病魔。在生病期間,我看了一些基督教、周易的書,漸漸明白了自己這一切也許是命中註定的難。可是我卻不甘心。

一天有個親戚來看我說:你這樣的適合找個深山廟裏去靜養。那天晚上我腦中生出一念:求求菩薩救救我吧!我願用我美麗的容貌去換取一個健康的身體。於是面向西方跪拜,心裏默默祈求神靈幫助。

不久到了一九九四年,我的朋友珊帶來了好消息,說法輪功能祛病。好多人都治好了。法輪功師父現在正在大連辦氣功班,讓我去試試。

我住的城市離大連有幾千里之遙,這樣的身體怎麼敢去呀?萬一……我猶豫了。次日,另一個已在煉法輪功的朋友娜,拿來大法書給我看,並鼓勵我去,說機會難得。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決心去體察體察。娜說:「你去了聽老師講就行了,不要抱著太多想法和觀念。別人問你幹啥來了,你就說來求法來了。」我點點頭,心裏念著:「求法來了。」記住她的話,帶著那本《法輪功》,我就上路了。

上了火車,我就開始看《法輪功》這本書。當時主要看動作那部份,發現動作並不難學,更增加了我的信心。一路輾轉火車、汽車,坐了二十多個小時才到大連,竟然沒有疲勞的感覺。我還沒開始進講法班,師父就一路看護我了。心裏感到好神奇。一直在無神論灌輸中長大的我,那親身感受……無法解釋啊!

到大連後,才知道講法班共九天,而且已經開班三天了。我還沒有票。進不去怎麼辦?我靈機一動,在門口舉了一張「買退票」的牌子。一會有個學員問明我的情況後,就把他的票讓給了我,使我順利進入講法班。

進去後發現座位全滿了。我就坐在講法班最後面的地上。我坐下沒一會就睡著了。等師父講完法了我也睡醒了。就這樣連著幾天,我一坐下不一會就睡著了,也不知道師父講了甚麼內容。後來有學員看到我坐在地上老睡覺,得知我是因身體不好來的,給我換到椅子上,就舒服多了。

我發現這群煉法輪功的人真無私,素不相識的人把票讓給我,把好座位讓給我,我感到了來自大法修煉人的溫暖,心想這些人都這樣好,大法一定更好。

進班兩天後,有一天晚上我就開始嘔吐、拉肚子。在外面吃飯我一直特別注意,怎麼會又拉又吐呢?雖然這樣,我也沒想到吃藥、看病。拉完吐完就不難受了,就睡過去了。第二天起來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一點也不難受。後來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

在這之後,我就能來回步行不用再坐車去參加講法班了。腿越來越有勁了。我還去附近的公園轉了轉。講法班結束後,我已想不起自己是個有那麼重的病的人了。我恢復了青春活力。師尊為我做的這一切,沒要我的任何回報,卻給予我人生最重要的東西──生命、健康!

後來隨著學法深入,了解了生病是因為業力所致。師父為我們消業,又為我們的修煉一直看護著我們,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讓我沐浴在大法的洪恩裏。

講法班結束回到家,家人們看到我的變化,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從此我開始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

重新開始工作後,我從事財務工作。供貨商們來結款時,經常會給紅包,我一概回絕。一次一個供貨商在結清餘款時,一定要讓我收下紅包,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也沒業務往來了,不用擔心。我還是拒絕了。他非常不理解,於是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人,凡事要為別人著想。你賺錢不容易。你給了我紅包,我收了,我得了這不義之財也是幹了缺德事了。你給我紅包也是把我往不好裏推。而且這是在助長社會不良風氣。大家都不這樣做,社會就會越來越好。對方聽了非常佩服大法。

感恩師尊慈悲救度!叩謝師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