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等你很久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二歲,現在從事海產乾貨生意。我想給大家講一下我得法的故事。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也許是層次太低,每看見一次,身體就不舒服,有的時候會害怕的要命,有的時候會發燒。

五年級的時候,那段時間總是有同學在我耳邊說:「你在字典裏查『佛』這個字。」大家可以在網上查或者翻看一下字典,不在此複述。我當時想,佛是不是神仙,會在天上飛?那時候,我在電影裏看到少林寺大雄寶殿裏的佛像,我就問我妹妹:「你聽說出家後到廟裏修行可以成佛這件事嗎?」妹妹大叫:「媽,我姐想出家當尼姑!」媽媽不問青紅皂白就說:「打她!她不知道該想些甚麼!」妹妹就調皮地伸手打了我,我小聲問:「那有沒有不用出家就可以修成佛的?我想還得養活爹和媽……」「哪有這樣的好事?到時候你可不要忘了我哈!」妹妹不屑一顧的說。

那年電視裏播出中共新一屆的領導人即將走上主席台,我一抬頭,一只好大的蛤蟆拍著手走上來了。我驚奇的大叫:「哎呦,他是一隻蛤蟆,媽快看!他的手指之間還有蹼,爹快來看,這個江澤民是蛤蟆!哈哈哈哈……」我大笑,和我父親正談事情的鄰居說:「小閨女,你很幸運啊,生活在好時代,如果你生活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我就會把你送到牛棚裏去!」我剛想回過去,媽媽在我身後狠狠的掐了我一下。

等那人走後,媽媽小聲說:「娜子,記住了,以後看見甚麼不要跟別人說,跟媽說,聽見嗎?」我點頭。我當時很奇怪,中共的領導人為甚麼是一隻蛤蟆?

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我每天晚上都不能睡覺。每次剛躺下,除了思想能活動,眼睛能動,整個身體不能動,也喊不出聲來。我看到西方高大的神仙在我床前站著,給我看他的法杖;看到死去的人和我說話;還有很多古代的人拿著砍刀來殺我……太可怕了,因為住校,不能對外人說,我把每天看見的都寫進日記裏。那年我十六歲。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又到了睡覺時間,我心想:誰能幫我結束這一切啊……這次和以往不一樣,我慢慢的睡著了,一下飛了出去,轉眼來到了兩山之間的一座小橋上,我低頭看了一眼橋底下,沒有水,我快步走過小橋,看到山腳下有一男一女在舞劍。女子看到我之後,跑上前來,似乎認識我,很高興的說:「師父等你很久了!」

轉眼間,我和那女子就在山頂上了。一高大男子穿著金黃色的衣服(就是現在的煉功服),背對著我,站在山頂端,女子說:「師父,她來了!」在師父轉向我的時候,我立刻跪下來了,整個身體快趴到地上了,看不清師父的臉。師父對我說:「你先下去。你是第二……」後面說甚麼還沒聽清楚,我人已經在那個山間的小橋上了。我又低頭向橋底下看,這次不同,橋底下有很多被斬殺的蛇頭,有的一尺粗,很血腥,這些蛇頭還睜著眼睛看著我……

一個聲音說:「快走!」我醒了。

大概在那以後的七、八天吧,每天睡覺都很好,早上醒來,心情會莫名的喜悅。得法後,聽同修說,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師父第二次來山東講法,地址在濟南皇亭體育館。師父法力無邊,可以把我的元神調出去,為我排除附體亂神等的干擾。

我不斷的想:我有師父?我是第二甚麼?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師父說的後面那段話,也不知道師父說的意思。

一九九七年冬天,我的大姨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翻開書看到師父穿著淺色西裝的照片,師父在對我笑。我想,這人似曾相識,在哪裏見過呀,記不起來。用三天晚上看了一遍《轉法輪》,沒看明白,大姨就把書要回去了。

這一等就是十年啊。我窮困潦倒一事無成,無論在哪裏上班,為甚麼好事沒有我的份,壞事我沒幹,最後卻成了我幹的了!十年換了十五個地方謀生。每幹完一家,幾乎都要扣半個月的工錢並且還要挨打。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是父母互相之間施暴,還不見血不收手!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他們哪天打架我不在家,等我回來後,都爭著講給我聽,講打架的時候,是如何讓對方流血的……這種精神上的折磨使我抑鬱,我就很少回家了,跟著一幫混混出去蹦迪、抽煙、偷東西,周圍男人喝酒沒幾個能喝過我的,換男朋友就跟翻書一樣快。二十九歲了,成了村裏的大齡剩女,風言風語滿天飛。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我和母親在縣城開了一家麵包店。為了省錢,七個人的活我和母親倆人承擔著,可想而知有多累,一會兒都不能分心。

一天上午,我和母親忙裏偷閒的聊了起來。我說:「媽,你看見房東在咱二樓上貼的那張釋迦牟尼佛的畫像了麼?你說世界上有沒有神?」媽說不知道。我說:「媽,如果有神,會不會有最高的神?那個釋迦牟尼是怎麼當上佛的?如果有神,我就當那個最高神的弟子,因為名師出高徒!當最高神的弟子,是何等風光!還沒人敢欺負我!再說了,我如果有師父,他在哪裏?也不知道來找我,再不來找我的話,我活著都沒意思了。媽,為表示誠意,稍等我一下,我去超市裏買香,我要拜師!」媽媽說:「你少給我亂花錢!又開始瘋!」

聽人家說九是佛家的數字,好吧,我在窗台上放好香爐,點九支香。我拉著媽媽的手說:「媽,跟我一起拜!跟我說:『我相信這個世界有神!我想當最高神的弟子!這香就是給他燒的!』聽人家說我身體有不乾淨的髒東西,那就讓這香熏死它吧,我可不想讓髒東西操縱著我去害人!我的一切都交給最高神來安排,包括我的終身大事!好了,就這樣!」母親在一旁看著我,笑得直不起腰。

我認真的叩九個頭,把香往香爐裏一插,忽的一下著火了,我立刻拔了出來,吹滅了火,心想,這麼冷的天,我是把香都分開插進香爐,剛插好,忽的一下又著火了,就這樣一會兒吹滅火,一會兒又著了,沒到十分鐘,這九支香就燒完了。

四天後,隔壁搬來了新鄰居。我和這家鄰居大姐特別談得來,她先給我講「天安門自焚」中王進東的頭髮為甚麼沒著火?頭上就像戴了一個頭套似得。大火把他的衣服和臉都燒成那樣了,懷裏的塑料汽油瓶為甚麼沒有著火?大姐說,這個自焚騙局的目地就是栽贓法輪功的……

我和母親明白了,原來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明白後我媽和我都實名退出了邪黨組織。我對大姐說:「大姐,你有書嗎?我想再看看。」大姐把自己的書拿給我看,我一翻到作者近照,就看見師父對我笑。師父好像眨了一下眼睛,我感覺到小腹很熱,還震動了幾下。後來知道那是師父給我下法輪了。

然後我就出現了輕微的感冒症狀。一個星期後感冒症狀消失。接著開始嘔吐,全是綠毛,散發著惡臭,食道就像著火了一樣。吐了四個半月,十二指腸胃潰瘍完全好了,體重長了二十多斤,睡覺好,吃飯香。耳朵裏的小粉瘤也不見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

大姐在電腦上給我播放師父的教功錄像。我一看師父穿著金黃色的煉功服,聽師父說話的聲音一下想起來:這不是我的師父嗎!一個下午的時間我就學會了五套功法。連續三天把五套功法完整的煉三次。第四天當煉到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的時候,聽到師父說:「順時針推動法輪四次」,我能感到小腹法輪的轉動,像很多水在肚子上劃過,每次都是,太神奇了!

看完《轉法輪》第一遍的當天晚上,我夢見自己坐在一所大學的教室裏。周圍人都在答卷。我一個人坐在那裏東張西望,看到兩個監考先後進到考場來,他倆好像很高興,互相之間還握了握手,其中一人說:「她(指我)終於來了!」我站起來說:「老師,我沒上過大學,我沒有大學的知識,我是怎麼來這兒的?」監考老師說:「你就在這坐,這是你的位置!」

現在細想,原來我是第二批得法的弟子啊。感恩師父選擇了我,無論我是第幾批得法的弟子,我都會精進實修的來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

師父講過我們這一法門的修煉形式:「不進寺院不入山 上學耕種上下班 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1]。當年妹妹說,如果有不進廟能修煉成佛這樣的好事,不要忘了告訴她,於是我得法了之後,立刻打電話告訴了妹妹:「妹,我煉法輪功了!你,把黨退了!」

一晃眼,十三年過去了,我們娘仨都走進了大法修煉,家人們都支持我們修煉,幫我們講真相。隨著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走進大法修煉的人也越來越多。

讀者朋友,如果你還沒看過《轉法輪》,那太可惜了。請你放下你的觀念,放下你的身份,就像一個學生要去學校上課一樣,別讓師父等太久。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修煉形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