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生死劫難 都是為了得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我生於一九六零年,聽媽媽講我剛出生就趕上挨餓。奶奶把媽媽、叔叔們揀回的水稗子,就是一種草籽,打成米,磨成面,給我攪成糊糊喝。我瘦的皮包骨,但總算是沒餓死。

三歲時又出了一身麻疹。中午睡覺,奶奶不在家,媽媽去餵豬,我被窗外大黃狗的叫聲嚇醒了,一身麻疹子全嚇回去了。老百姓叫毒火歸心,非常嚴重。爺爺請來當地的好中醫來家住著給我治,不見效果。又換醫生,病情仍不見好轉,而且越來越嚴重,最後醫生們都搖頭走了。我只剩下一口氣,家人把我放在地上的板子上,等我爸爸上六十里外的姑姑家接奶奶,讓她們回來見我最後一面。

爺爺站不住了,上大道溜達。這時村東頭的高老太太走過來,看我爺爺有心事就問:「三叔啊,今天怎麼沒幹活,在這溜達呢?」我爺爺就跟她說:「我孫女快不行了,出麻疹讓狗叫嚇回去了,醫生都不給治了。」高老太一聽,說:「這樣吧,我給你出個偏方,死馬當活馬醫,看看這孩子的造化。」高老太告訴爺爺,用黑牛糞把孩子包起來能拔毒。爺爺二話沒說,回家拿上鐵鍬和筐,上後院生產隊的牛圈,在牆頭上一眼看見牛圈裏有一頭黑牛在那排便。爺爺心裏高興:孫女可能有救了。等我奶奶回來時,我已經脫離危險了,身體蒸發出的熱氣,人都到不了跟前。後來我就好了。

上學後,聽媽媽講這些事情,有些想不明白,就問媽媽:那黑牛排便的時間也太巧了,爺爺早一會晚一會都不會知道是哪個牛排的便,那我不就完了嗎?如果爺爺不聽高老太的話,認為醫生都治不了,認為說用黑牛糞能治病荒唐,那我不也完了嗎?媽媽說:人不該死就有救。我心裏還是不明白,是誰救的我呢?

一九八六年一月,我在家生女兒,因醫療事故造成大流血,處於昏迷狀態,生命危在旦夕。早晨三點多準備往醫院送。大夫說得推大管,不然怕到不了醫院。我家附近住著一位護士,去她家裏找,護士那天上早班,衣服都穿好了要上班,聽我丈夫一說就來了,給我推了大管,並護送到醫院。到了醫院,我血壓都沒了,紮不上針,這邊大夫去取手術刀準備要割血管,這時早上護送我的那個護士就給我扎上了。我急需輸血,可醫院血庫沒有我的血型,表弟在醫院附近住,他給我先輸了200CC血,經搶救我終於醒過來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大夫和家裏人就開始議論,說我再晚一會或救治不及時,我就沒命了。可這點時間是怎麼搶來的?各道關卡的人像接到了上天的命令,都準備就緒,就等家人去找。上醫院首先得自己去找車,那時沒有電話,北方臘月的天又冷,早晨三點鐘多不好找車,可到單位一看,司機把車都起著了,準備下鄉拉年貨,聽家人一說就來了,沒有誤事;找護士沒有誤事;輸血也沒有誤事。有人說了,不該死的有救啊!這句話又在我身上應驗了。

還有一次,大約在一九八九年的某天中午,我和丈夫騎自行車上班,剛出胡同口,沒有聽到車響,一個五零車也開到胡同口。那天大道是新推的土道,比胡同的小道低半尺深成直坡。我自行車來不及剎車一下就沖到五零車頭和車斗前。當時那一瞬間,我沒有害怕,心想自行車不要了,我飛下去。我真的不是正常下的自行車。司機跳下車來,看我坐在車輪外面,自行車在車斗底下,緊挨著車輪子,問我撞壞沒有,我一看甚麼事也沒有。司機說:「好險哪,虧你靈巧,要不今天就出事了。」其實我騎自行車是新手,我自己也奇怪怎麼會在那一瞬間想飛下去呢?平時沒有這概念呀!這些年一直是個謎!

一九九八年,親屬借我一本《轉法輪》書讓我看。我一看就覺得這書好,有些話就像對我說的。我明白了我所經歷的劫難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是神靈在幫我化險為夷。但是哪位神靈不知道。我幹活累了就躺著看一會書,天天堅持看。越看越覺得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啊!我的腦子好像忽然一下開竅了,覺得師父真是高人哪!激動不已,從此以後我再也不躺著看書了,越看越放不下,後來自己請了一本《轉法輪》書。

隨著學法的深入,知道這本書是指導人修煉的,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性,明白了一些道理。那麼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在心性上就注意修。

得法之前,我和丈夫吵架總是我有理,因為我是想過好日子,丈夫好吃好喝,不願幹家裏活,丈夫說不過我就躲。我也生了不少氣,得了一身病。自從修煉大法,丈夫看我脾氣變好了,身體也好了,還做點小生意,挺高興,非常支持我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頭發動了對大法弟子的瘋狂的迫害,誣蔑師父,顛倒黑白。當地大法弟子陸續去北京上訪。二零零零年我也去了,都被綁架到看守所、拘留所。這下家裏的情況就變了,受電視誣蔑宣傳的影響,周圍的人說甚麼的都有。丈夫的壓力大,脾氣也不好了,三兩句話說不上就炸,我就忍,也有忍不住的時候,就說他一句:「你兜裏揣炸藥了。」一次和同修切磋,同修的孩子說:「姨,我姨夫要都對,你就提高不了了。」我一下悟到這是師父在借孩子的嘴在點化我,我得做好。

有一次,我做生意回來晚了,丈夫和女兒吃完飯了,我就把飯菜放到蓋連上端到炕上吃,想暖和暖和。丈夫過來沒和我說上幾句話就把蓋連給掀了,菜湯濺到了我新刷的牆上,轉身就上客廳了,他以為這下可惹禍了,我得和他大幹一場。結果他從客廳的玻璃窗看我還接著吃。那時我知道是在過關,提醒自己別動氣,心想你這樣做也動搖不了我修煉大法的決心。因為我已經明白了師父講的一層法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1]

我三十多歲之前經歷的幾次生死劫難,得法後才明白是師父在保護我,為的是大法洪傳時,讓我得法,往回修。師父下世傳宇宙大法,救眾生,我能得大法多不容易呀!現在我終於得到大法。江魔頭卻利用共產邪黨迫害好人,給無數家庭帶來災難,給大法弟子製造恐怖壓力,但我不能放棄,我信仰真、善、忍沒有錯,我們按著師父的法在做好人,身體受益了,對家庭和社會都好,沒有錯。

丈夫沒有修煉,他知道大法好,就是壓力大,怕被迫害。有機會我就給他講真相,告訴他:「我修大法不但我受益你也受益。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不然你的血壓兩百多,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我喊『有師在,有法在,沒事的』,就和女兒把你抬到床上,沒有兩分鐘你就醒了,出一頭冷汗,甚麼事也沒有。如果不是我師父管,你還不知道甚麼樣呢!」丈夫承認。

同修給我送真相資料,丈夫要是在家,同修先給他拿一份看,慢慢的他在變。有一次吃完晚飯,我抽空出去發真相資料,回來發現大門被丈夫鎖上了,我還沒帶鑰匙,很響的敲了兩下門他不給開,我怕擾民,只好跳牆進去。他看我跳牆,就把門燈打開了,我進屋他笑了,說了一句:這小個子還能跳那麼高的院牆。我也笑了。我告訴他自己會小心的,從那以後丈夫不怎麼管我了。

二零零五年的某天早上,我準備上班,丈夫起床發現半個身子不好使,站不住,當時我沒有害怕,知道師父管他。我說:「前幾天你看了幾頁《轉法輪》書,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是好事,它不是病。」丈夫知道大法超常,就答應著看書,我又叮囑他兩遍:「千萬別把它當成是病,看書就知道了。」我就上班走了,安排完工作,我心裏有點不穩了,開始鬧心,想給同修打電話上家看看,丈夫畢竟沒修煉,過這麼大的關能行嗎?師父甚麼都知道,看我心不穩就把法打到我腦子裏:「你身前身後所有的事情師父都得給你管」[3]。我反覆背這句話,心裏亮堂了,放下了。

我上了一天班,丈夫在家看了一天《轉法輪》。我晚上下班,看到丈夫在家幹活呢!這樣三天他全好了,比原來身體還輕鬆。丈夫高興的和親朋好友講。從此他走上了修煉路。十三年來,也過幾次病業關,但他信師信法的心一直很堅定。也能做一些救人的事。

回首往事弟子不知道用甚麼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我們生生世世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不知師父吃了多少苦為我們化解了多少冤怨,我們才有幸當上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弟子一定珍惜得法機緣,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