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是同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父親雖在迫害前開始學法煉功,而我的母親與我一同在二零零八年步入大法修煉,但是我們都是從二零一一年,才開始真正實修。我們一家三口在這近十年的修煉路上互相扶持和鼓勵,在師尊的慈悲看護下,經歷了無數神跡,特藉此文,淺述其中幾件事與同修交流,向師尊彙報。

一、師父幫我們解決難題

我母親並沒有很高的學歷,在得法前因家庭原因早早在社會上打拼,落下了一身病,性格更是強勢和暴躁。但這些在得法後通通改變,不但身體好了,更是把利益看淡,並且全身心投入修煉和救人,其實我最佩服母親的是她的專注和信師信法的赤誠之心。

母親是我們當地的技術同修,實際上她一個英文單詞都不認識,之前也從未接觸過電腦、打印機等。在我幼時,經常看到這樣一幕:母親面對拆掉一半的打印機束手無策時,就放下手頭的一切,在師父法像面前跪求師父幫助,再回去不知不覺就把打印機修好了,具體怎麼修好的,她也不清楚,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是師父把著她的手在做。因為當時沒人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一切只能自己慢慢探索,就這樣母親和其他同修一起把我們這裏積壓的已報廢的二十多台打印機全部修好投入運行,在師尊的幫助下,大大減少了損失。

在早些時候,只有少數同修上明慧網下載真相資料,然後大家用優盤相互傳資料,但是一次大家傳來傳去發現優盤找不到了,也不知是落在誰那裏了。為了不耽誤救人進度,我們就想再買一個新的,但母親同修誠心跪求師尊幫我們把優盤找回來,她當時就一念,就算丟了,師父也會幫我們找回來,因為那裏有大法真相資料,不可落入常人手中。

師父真的再次幫了我們,我們竟然在給師父法像供水果的盤子裏找到了優盤。我們可以確信沒人會把優盤放到師父的供盤裏,但是原優盤真的就實實在在的躺在供盤裏,找到的那一刻,我們又深刻感到了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

二、師父保護,有驚無險

我們一家三口每週一起去發真相資料,那時我十歲左右,爸爸騎摩托車,駛入小巷子或周邊村鎮,媽媽坐在後座發資料,我坐在爸爸前邊發正念,我們分工明確,配合默契。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北方冬天的夜裏很冷,我就裹上爸爸的羽絨服,在路上雖然常常凍得手腳沒知覺,但是回家馬上就能恢復,也不會被凍壞。帶著我的好處就是有人看見我們,也只以為一家三口在走親戚,多次有驚無險。

一次,我們在冬夜十一點左右發完資料準備回家時,因為路上太黑沒有路燈,我們都沒有看到路口有一個沒有井蓋的井。當我看到時,我們已經駛入了井的邊緣並向一邊傾倒,這時爸爸一腳撐在了井蓋邊緣的另一邊,而我的正下邊是黑黑的井,我只能死死抱住摩托車的車把,才沒有掉下去。事後爸爸媽媽都說沒看見井蓋,可是在我的視角,摩托車前輪分明已經駛入了井裏,而事實是摩托車前輪恰好軋到井蓋邊緣,我知道,這是師父拽了我們一把,才沒有掉到井裏。

我們還經歷了三次車禍,均有驚無險。一次母親在街上,所有人都目睹了一輛摩托車直衝母親撞來,卻在離母親不到十米處急剎車,車主被甩到離母親二、三米處,若沒有剎住車,母親根本沒有時間反應去躲避;第二次是一輛家庭小轎車直向我們撞來,卻在半路上像被無形的手按住一樣,與我們擦肩而過,差點開進溝裏;第三次,媽媽在馬路上騎電動車摔倒後,一輛大車就在媽媽身邊駛過,如若不是師父保護,大車就從媽媽身上軋過去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允許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些事情當時我們都不害怕,但過後都會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和對師父無盡的感激!

三、做最正的事 中考順利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中,我們通過交流,決定參加起訴江澤民。父親在明慧網上查看了相關法律文件,所以我們在發送了我們家的訴江信件後,幫助同修整理和發送。那時正好是我中考前夕,每晚父親修改整理同修訴江手稿,我負責打字轉換為電腦文檔。我們爭分奪秒,常常忙到半夜。但是我第二天上課絲毫沒有倦怠之意,一直到中考都是如此。

那時正好師父新《論語》剛剛發表,我馬上就背過了,於是和母親一起在上學、放學路上都背《論語》和《洪吟》,甚至在考場上靜候發卷子的時候都在背,結果發現考試十分順利,我不擅長的題型都沒有出,我最差的科目數學考了我們班第一名,我的最終成績是我初三一年中考的最好的。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雖然很晚睡,也沒有用課下時間去複習,但每天都在做最正的事,每天都在正念中,心中沒有雜念,所以才會有好精神、好成績。

風風雨雨我們走過了近十年的修煉路,全家都能夠走進大法是師父給我們開創的珍貴的修煉環境,我們也十分珍惜彼此的緣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