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死的我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一九九六年六月我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我是最幸福的人,因為我有無所不能至高無上的師父。修煉大法使一個滿身是病的我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下面就說說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一)等死的我獲新生

修煉前,我搞了十年電鍍,得了職業病,實際上是長期接觸有毒化學物,全身中毒,表現出來是腸胃不好長期拉肚子、頭痛、高血壓、心臟病、神經性皮炎。一年到頭吃稀飯,不能碰油,嚴重時,只喝薑湯。光神經性皮炎就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手一接觸水,就從手開始一下子就發遍全身;冬天頸部被冷風一吹,從頸部開始一下子就發遍全身,全身發癢。

我查了有關方面的資料,這種病一旦發到腸部就會導致死亡。我已經嚴重到舌頭、嘴都發了。醫生也說沒特效藥,只靠打激素抑制,可是連抑制都抑制不住。後來打球蛋白,當時是抑制住,可只能維持二十多天。長期下去,只靠外來藥物,自身免疫力會越來越弱,最後也是無法解決。加上其它病,就這樣每天在病魔中苦熬著。

十幾年來吃的藥比吃的飯還多,感覺渾身都是藥味兒,感覺全身所有細胞都是藥構成的了。對死我也不怕了,只是還差沒下決心自殺。

幸運的是大法洪傳到本地,使我這個等死的人得了大法,我的生命從新開始了,我看了一遍《轉法輪》就感覺全身很舒服,很興奮,被病折磨的從沒笑過的我開始有了笑容,不知為甚麼總覺的很開心,好像全身細胞都充滿了力量。我知道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要按「真善忍」做好人。

當去學煉靜功時就看到遠遠兩個錚亮的圓圓的輪子飛到我眼前,後來知道是法輪。煉功四五天,就感覺全身輕鬆,走路、上下樓好像會飛一樣,所有病狀都沒了,神經性皮炎到現在從沒發過。人沒病原來這樣舒服,我這個生命得救了。

十幾年的醫療沒能治好,就這樣學看《轉法輪》,煉煉功,按「真善忍」做個好人,病就好了。

(二)超越人體極限,化險為夷

在邪黨的迫害中,我被非法關押迫害時,曾經八天七夜不讓睡覺,公安調動大批人員,四小時一班輪流對我非法審訊。我不配合他們做筆錄,因我沒罪,我只是煉功做好人。我也不怕,給警察講法輪功的真相。當我背經文給他們聽時,感覺頭腦一陣清醒,就像睡了一覺醒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加持能量,使我能頂住迫害。

為抗議迫害、呼喚良知,我還六天不吃不喝,每天有空就背《轉法輪》中的一段法:「他在正轉的過程中,會自動的從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還會演化能量,供給你身體所有各個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同時,他反(時針)轉的時候會發放能量,把廢棄物質打出去之後,在身體周圍散掉了。他發放能量時,會打出去很遠,從新帶進新的能量。」我知道我有師父給我下的法輪,身體需要甚麼,缺甚麼,法輪就會從宇宙中吸取甚麼,所以我不吃不喝也不會感到餓,身體照樣不會缺少甚麼(當然這只是在被迫害時採取的辦法,平時不可這樣)。

有一次我騎著自行車從集市回家,被一摩托從後面駛來把我撞倒,我騎的是一輛很高的男式車,在倒下時本能的用手去撐地,嘴裏都「哎呀」叫出聲來,當時說不定骨折。可我馬上又想到我是煉功人,沒事。馬上感覺整個手臂一陣微微的好像是氣包裹著一樣的非常舒服的感覺。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把損壞的手臂調整好了。那撞了我的人問我,沒事吧。我說,沒事。我說我煉法輪功,有師父保護。我還沒說完,他把撒了一地的水果、菜給我撿起來就走了。

在二零一五年,有一次在家洗衣服,聽到燒的水開了,我去把開水灌好回來洗衣服,當時地上都是肥皂泡,我穿一雙很舊的塑料套鞋,底很滑,一雙腳同時滑倒,整個人一下跌倒在地,頭撞到洗臉瓷缸後倒在地上。我馬上說我是煉功人沒事,就感覺整個脊背一陣微微的像氣一樣的東西,一點也不感覺痛,還感到非常舒服,我知道又是師父保護了我。要沒有師父保護,我這六十五歲人說不定就癱瘓了。

神奇的事還有很多,我只說了一點點,希望那些被邪黨謊言欺騙的人去看看《轉法輪》就會明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