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就幾個月」 丈夫一直活著已十多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一年左右得法的,雖然修的有些不精進,但是在我身上及家庭中發生了好些神奇的事,見證了大法的偉大。

我家裏弟弟妹妹共六個,我是老大,因沒有爺爺奶奶,我剛幾歲就得帶著弟弟妹妹他們,也沒讀書,在家洗衣服,只是後來讀了兩三年的書。在我五、六歲那年,快過年了,媽媽正燒水做豆腐,我背著小弟靠近正在用鼎罐燒開水的炭火爐子,不小心將鼎罐打翻,開水一下子將我全身泡了,導致後來我大腿根部凸凸凹凹的,經常肉一鼓一鼓的動,說不出來的痛苦,一年要好幾次流膿,每次痛的這個大腿位置自己在鼓動。因為大腿的筋亂扯著,我只得佝著腰,撅著屁股歪著走路。

我兩個妹妹都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妹妹把大法書放在我家。大妹慢慢給我講如何做個好人及做人的道理,我覺的挺好。後來有好幾個法輪功學員住在我家裏,我看到她們用油印機印刷做資料挺辛苦,她們那麼年輕,又這麼辛苦,肯定這個法輪功是好的,我也開始學法煉功了。就在這時,我的腿不再流膿了,也不那麼痛了,現在走路都正常了。

我老公當時也看了幾頁書,但是由於我兩個妹妹都被邪惡抓了,他怕邪黨來迫害,反對我學法。

二零零六年八月份,一個學開車的女人,在紅綠燈位置,不小心將我老公撞飛了,飛出二十多米遠,當時鼻子、嘴、耳朵流出像豆腐腦樣糊狀東西,可頭沒破,醫生說是腦髓流出來了,腦袋像西瓜倒了瓤子,都爛了,腳趾頭也都斷了,地上一灘血。

七點被撞,十點鐘我到達醫院,十一、二點才動手術。因為送來時間太晚了,醫生根本都不肯動手術,說血都流乾了,沒有血壓了。腦外科主刀是我的一個舅舅,有這個關係才給丈夫動了手術。醫生說救活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怕人財兩空,他弟弟說百分之一也要做。

我打電話給妹妹,妹妹叫我別哭,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保祐加持。我一直在念,當天輸了三袋血,醫生說二十四小時過不了,但二十四個小時過了。老公躺在病床上,醫生說插到他身上的東西咕咕一響就立刻叫他,那東西一響,他幾個弟弟都跑到醫生那去了,我妹妹叫我一人一手拉著他,叫他念「法輪大法好」,我一邊哭一邊念。後來醫生說七十二個小時過不了,但也過去了,但醫生還是說過不去。

一個星期後,同樣出車禍的一家三口一下子都走了,是兩個年輕人帶一個小孩,是騎摩托車被汽車撞了。後又與我丈夫床對頭那一位,是騎車路上頭上被撞了個小口子,當時還能吃能喝能說,喝了湯第二天就走了。而我丈夫活下來了!

醫生覺的很奇怪,說是不是這兩個人(指我老公和床對頭那位)換了。

老公二零零六年被撞,送到三醫院做手術,我們從二零零六年八月份到第二年三月份一直在三醫院。三醫院說頂多活兩年,腦袋像西瓜倒了瓤子,裏面都是積水。我們又從三月份去了同濟醫院,到快過年的時候才回家。

開始住院一天要一萬多塊,這都是他幾個弟弟跑去要的錢。那個撞丈夫的女人,她爸爸是開工廠的,有錢,開始給了錢,花了二十多萬,後面住院做手術,對方不肯給錢,說:你住個三、五年,十來年,那我不用開廠生活了。當時在醫院雙方談判,他弟弟說要一百五十萬,我先前問了其他人一般賠六、七十萬,我就說賠六十多萬就算了,說不定人好了。他幾個弟弟當時就說,那以後的錢你出啊,即使好了,還怕錢多了沒處花?後面的是他幾個弟弟去要的,要了八十五萬,加上先前給的二十多萬,總共百八十萬,也基本上都用到醫療費上去了。

當時在三醫院,我又要照顧他又要照顧兒子,頭髮都急白了。最後就剩下二十多萬了,我說剩下這麼點錢怎麼住院,我要求回家。他弟弟說:那你回去,那以後有甚麼後果,我兄弟不負責任。我說:在這住醫院沒錢打針、沒錢吃飯怎麼辦呢,就只能回來了。

回來每天給他聽大法的音樂及師尊講法,他的身體就沒出現甚麼大病,好好的,只是我懈怠時,他就發病,很明顯。

從二零零六年出事到現在,十二個年過去了,丈夫還活著。可醫生當時說我老公頂多只能活幾個月,現在都已經十二年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