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家展示的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份,我二妹和幾個工人正在工地上幹活,提升機在吊層板上六樓。突然一聲巨響,二妹抬頭一看,層板從高空全部墜落下來。二妹喊別人快跑,話音未落,自己頭上的安全帽被層板打出去很遠,左腳被層板砸進一個坑。

周圍的人嚇的大叫:「哎喲,完了!」等回過神來一看,二妹站在那呆呆的沒有事。她們的領導跑過來扶著她問:「你沒事吧?」這時二妹才緩過神來動動頭說:「沒有事」。領導和在場的人都說:「你家的菩薩供的可真高啊。剛剛把我們都嚇死了!」

二妹說:「我家沒供菩薩,是因為我媽和我姐修煉法輪大法,她們叫我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時命能保。今天真的是法輪大法顯靈,大法師父救了我呀。要不然帽子都被打飛了,我的頭還不被砸扁了,那麼重的板砸在頭上,現在只是頭有點木。」

領導說:「你到醫院去檢查一下吧。明天不要來上班了,好好休息幾天」。可是第二天二妹還是去上班了。領導說:「你怎麼來了?好好在家休息。」二妹說:「我媽講大法要求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事要先考慮別人。我現在只是腳有點腫,又不怎麼疼。我不能在家呆著白拿工錢。」領導激動的說:「這大法教出來的人真是好,要都像你這樣,我們工地上就太平了。」

二妹說:「我媽她們煉法輪功的更好,她們是按真善忍修煉的,處處都要做好人的,我也是受她們的影響,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你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這樣你也會像我一樣有事會逢凶化吉的!」領導說:「謝謝你,我昨天看到了,今天記住了。」

為了祛病健身,我練過很多的功,都不起多大作用。一九九九年一個朋友給我說了法輪大法的好處。二月底的一天早上五點多就不知怎麼睡不著覺,我就到煉功點去看看法輪功是怎麼煉的,一個男的問我:「你要來煉功嗎?」我說:「我看看你們是怎麼煉的。」他拿一個墊子給我說:「不要看了坐下來煉吧。」一煉感覺很好,從那天起我就每天晚上都去集體煉功了。

修煉法輪功不到兩個月,全身的多種疾病和嚴重的心腦血管病就不治自好了,無病一身輕的喜悅是無法言表的。

可修煉才半年,江澤民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家人和社會的壓力下,加之求安逸心,功就不煉了,每天都去歌舞廳跳舞打麻將。沒有多長時間,從前的病就全部復發了,整天又生活在打針吃藥的痛苦中,全身的腫脹、心慌、氣短的難受,打針吃藥都解決不了。丈夫工資只有一千零點,兒子要上學,我又沒有工作。每月打針吃藥就要花去幾百元,家庭一貧如洗。

二零零三年四月一個朋友看到我,問我:「你是怎麼了?怎麼成這個樣子了?」我說:「我要死了,打針也不好,吃藥也不行。治了頭痛,腳又痛,治了腳痛,心臟又痛。反正全身都沒有好的地方,又沒有錢醫,現在就等著死吧」。朋友說:「你煉著功咋還會這樣呢?」我問她:「煉甚麼功呀?」她說:「法輪功啊」。我說不敢煉。她說:「你錯了,那是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演的電影,不是真的,你怎麼也被騙了?」我問她:「你還在煉嗎?」她說:「我不煉我的身體能有這麼好嗎?像你這種身體,打針吃藥都不好,你還不快回來修煉法輪功,只有師父能救你呀。」

就這樣我又開始煉功了,才煉一星期,我全身的病和腫脹難受、心腦血管病等全部都好了。十幾年來無病一身輕,為家裏減輕了多少經濟負擔。我身體好了,我心情變好了,不和丈夫吵架了,會做好人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我回老家看我多災多難的母親。母親是我們村有名的老病號。從我記事起,母親就不能做重體力活,也不能摸冷水,天天以藥當飯吃。母親見到我身體的變化很高興。我讓母親和我一起煉功。母親說:「我全身都是病,年齡又大,怎麼煉得好?」我說:「媽,師父只要你一顆向善的心。只要你修煉,師父甚麼都會給你。從我身上你就看得出來,只有我們做不到的,沒有師父給不了的,只要你來修煉,要有一個好身體太簡單了。」

母親修煉大法沒有多長時間,六十多年的病痛全部都好了,四十多年不敢摸的冷水也可以摸了,六十八歲了還下田栽秧。

村裏人看到母親下田栽秧,都把這事當新聞傳開了,說:「從來沒見過這老太太脫鞋,現在還敢下田栽秧了,這法輪功還真的神了。」

見到母親的人都會說:「你現在的身體和精神真的是太好了。」母親都會說:「這都是煉法輪大法煉的。你們一定要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母親開了一個小賣部,去買東西的人,她都會給她們講真相

我家十幾人在大法中修煉,都在學大法做好人。大法在我家展示了神跡,我們用盡世間所有語言都無以回報師恩,只有把它寫出一點點來,讓有緣人看到,讓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人看到,大法在修煉者身上的展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