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姐夫的幸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八日】我姐是教師。年輕時趕上中共搞所謂計劃生育,一天她正在給學生上課,就被計劃生育辦的醫療隊在學校的課桌上給做了絕育手術,因此而落下病根,每天哪兒都疼。

二零零六年初,在我母親家,姐問我和小妹身體怎樣,我們說:我們是大法弟子,天天煉功哪也不疼,有師父給淨化身體。她不願意聽就走了。因她和姐夫受邪黨宣傳中毒太深,姐夫在機關工作,倆人啥都不信,開了不少藥,每天都得吃藥。

他們每到週日就回去看我父親,每次回來都看到老人在聽師父講法。時間長了,他倆也坐那跟著聽起來。聽了有兩、三個星期天,快到七月十五了,姐夫要去上墳,讓姐姐陪他去。回來時,坐的麵包車剛到縣裏一拐彎就和一輛十二個輪子的加長車卡瑪斯(重載)撞上了,就聽「砰」的一聲響,就把麵包車撞翻了。一車人哭喊聲響成一片。姐夫坐在副駕和司機都扣在裏面了,叫醒司機(被撞暈了),把車窗砸開鑽出來,開始救人,一車二十多人都受傷了,腿斷的、胳膊折的哭喊著,姐夫沒看見姐姐,嚇壞了,大聲喊姐姐的名字,又鑽車裏,才從椅子邊上把姐姐拽出來。一看姐姐全身像血葫蘆似的。原來是姐姐頭髮被掛在車座的鐵角上了,人們都是從她身上爬過去的,沾了她一身血。

這時120救護車來了,傷者都被送去醫院了。他倆沒去,來到我母親家。我們一看,他倆嚇的臉煞白,告訴我們出車禍了。我們說:是你們聽了師父講法,是師父保護了你們,救了你們,快謝謝師父吧,他倆齊聲說:「謝謝師父!」我說:今天要不是師父救你們,不一定啥樣了,車都變形報廢了。你被壓在底下,那麼多人踩也把你踩死了,看你只是破了點皮,衣服沾的都是別人的血,自己哪兒都沒事。師父救了你們,快點好好學法煉功吧。他們倆都說一定要學法煉功。

全車的人除司機和他倆外,全都住院了。車主讓他倆去醫院檢查,他們沒去,說啥事沒有。後來聽說有人轉院了,兩年多都沒好。他們剛聽師父講法,師父就保護了他們。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後果不堪設想。

這次車禍讓我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洪恩。從此,姐姐、姐夫他們走上了修煉的路,每天學法煉功,比學比修。

時光飛快流逝,轉眼十年過去了,姐姐姐夫在大法中修煉已有十個春秋了。他們已經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了。

二零一六年臘月二十三,姐姐從家裏出來,剛下道牙子,一輛麵包車從後面一下把姐姐撞倒在地上,當時她就昏死過去了。

北方的冬天天氣很冷,車窗上了很多的霜,司機沒看見人,只感覺車顛了一下,車從姐姐身上軋過去的,坐車的人說撞人了。司機下車一看,把人撞的沒氣了,嚇壞了。這時圍了一圈人,姐夫也趕到了,抱起姐姐就喊「法輪大法好!師父快救她!」叫著姐姐的名字,不停的求師父。

120救護車來了把姐姐送到醫院,這時姐姐醒過來了,臉色土灰,疼的一點也不能動直冒汗,一檢查腰椎骨折,醫生說不能手術,這種情況要能站起來,最低一、兩年才能恢復。在醫院每天點各種藥,吃各種藥。

我問姐姐:你是誰呀?她說:我是大法弟子。我說大法弟子不承認舊勢力迫害,你吃多少藥,師父就要替你承受多少。這是有執著被舊勢力鑽空子了。向內找、發正念解體一切迫害,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在醫院住了六天,姐姐不打針,也不吃藥了,要求出院。醫生不同意。她堅決要回家,臘月二十八下午,醫生不在,就讓孩子把她接回家了,這期間她認真的找自己的執著心,發正念解體它,同修也幫發正念。疼的時候就想,疼的不是我,讓疼的物質死。每天聽師父講法,能煉多少功就煉多少,一粒藥沒吃,二十多天就能坐起來了,一個月就能走路了。

姐姐萬分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回報師父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