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顯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家在四川邊遠山區農村,今年六十七歲。是師父把我從死神手中搶回來的,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早已不在人世了。大法不但救了我的命,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大法使我變的開朗、豁達,說話、做事首先考慮別人,家庭和睦、鄰里互相融洽、和諧。家人和鄰居都說我修煉法輪功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師父把我從死神手中搶回來

修煉前,我從頭到腳都是病:甚麼美尼爾氏綜合症、白內障、鼻炎、支氣管炎、腸炎、胃炎、胃下垂、尾椎炎、風濕關節炎、神經衰弱、長期失眠、子宮糜爛及其它婦科病等等,真是百病纏身。

我家在農村,沒有經濟來源,非常貧窮,為了給我治病,花了很多錢,家庭已經負債累累,一貧如洗。多年來天天不離藥,有的時候吃的藥比吃的飯還多,然而,病情並沒有得到好轉,藥物的副作用使我的身體每況愈下,往往一種病得到暫時的抑制,卻加重了另一種病。

長期病痛的折磨,我的身體痛苦,精神也痛苦,精神負擔過重反過來又加重了我的病情。如此惡性循環,我生不如死,我真的不想再活在這個世上了。我變的小氣、怪癖、浮躁、愛發火,動不動就以「死」相威脅,家人對我都「敬」而遠之。

一九九七年二月,我很幸運的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們隊修煉法輪功的人比較多,在我家建立了煉功點。每天早上、晚上二十多個同修在我家一起煉功,一起學法,一起切磋,心性得到快速昇華,我的身體得到全面淨化。修煉不到三個月,我身體所有的疾病不治而癒,真正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從未有過的愉悅,從此我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自從跨入大法修煉之門,師父就把我當作弟子帶,多次給我淨化身體,消除業力,從根上把各種「病」祛掉,讓我能在大法中修煉。其中有一次最刻骨銘心,那是得法後不久的一天晚上,我突然頭暈的很厲害,天昏地轉不能站立,於是我回屋半躺在床上,症狀沒有減輕還在加重,一陣噁心,肚子疼痛,嘔吐不止,丈夫立即拿來盆子接住嘔吐物。開頭吐出來的是吃到胃裏又返出來的食物,接著吐出黃褐色的黏液,又吐出的是紅黑色的血液約七、八百毫升,還帶有六塊四公分大小的血塊。一家人見狀都嚇壞了,擔心我有生命危險。特別是親家母說這樣的病最要命的,要死人的,並說:不久前某某某也是同樣的症狀,送到醫院都沒有搶救過來。子女們更加著急,馬上要把我送醫院。我對家人說:我是煉功人,沒有病,這是在消業,是師父幫我淨化身體,我有我師父管,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丈夫尊重我的決定,子女也知道我在修大法,就不再堅持送醫院。大家都平靜下來後,我對丈夫說:「我要聽師父的講法。」於是丈夫提來錄音機幫我播放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我靜靜的聆聽師父的講法,聽著聽著感覺到一股暖流從頭到腳,通透全身,全身暖暖的,舒服極了,慢慢的我就睡著了。次日早晨五點鐘晨煉的時候到了,我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站在地上,考量我的身體狀況:頭不暈了,肚子不痛了,不噁心也不嘔吐了,所有不舒適的症狀一掃而光。我立即走到我家院壩(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早餐時我很有口味,吃了一大碗米飯。

從此我一身輕鬆,心情舒暢,精力充沛,不管家務、農活,還是洪揚大法,我都積極主動,總覺的有使不完的勁。家人、親戚朋友都目睹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因此我的家族中相繼有十五人走入大法中修煉,親朋好友中也有不少人得法修煉。

從得法到現在已經修煉了二十二年,沒有打過針,沒有吃過一粒藥,至今我的身體非常健康,天天都在做農活、家務,不覺的累,天天都在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而精神飽滿。

脫臼的部位神奇復原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們煉功點W同修的娘家在某鄉,娘家的親人、鄰居看到W同修修煉大法的心身變化,也想學煉法輪功。於是我們煉功點同修自願組織去該鄉洪法,時間定在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三日(星期天)。商量好後,我就負責通知。九月十二日通知最後一位Y同修,是丈夫騎摩托車送我去的,Y同修家不通公路,於是丈夫就在公路邊等我,我沿田埂路步行去通知Y同修。

到了同修家屋子背後,其背後是一個一米多高的高坎,還要繞一段路才能到大門口。為了節約時間,我準備從高坎跳下去,順著Y同修家院牆走兩分鐘就可繞到大門。以前多次這樣走過。可是這次卻出現意外,就在我從高坎往下跳落地的瞬間腳踩滑了,夾在兩塊石頭中間,加上身子下落的慣性和跳下的速度,把我重重摔在陰溝(排水溝)裏,左腳是蹩著的,左腳與膝蓋骨摔脫節了,一看是脫臼了。還好身子和手只受了一點皮外傷。我掙扎了幾次想站起來,都失敗了。一陣陣鑽心的疼痛,像刀扎一樣難受極了,隨後我眼睛發黑看不見東西,痛昏了。幾分鐘後我清醒了:我不能昏過去,我要儘快通知到同修,不要耽誤明天洪法的大事。於是我請師父救我,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摸到院牆壁,雙手和右腳用力,拖著左腳慢慢的移動到同修家大門口。

Y同修開門看見我當時傷的很嚴重:左腳是懸起的,臉上沒有一點血色、嘴唇萎縮,大吃一驚,急忙要扶我進屋,我說:「不進屋了,我馬上就回去。」Y同修問我:「咋回事?」我簡單的說了一下經過,跟她說明天到某鄉洪法的事。於是Y同修扶著我走到公路,丈夫已經等在那裏了。丈夫看到我傷的這麼嚴重,要拉我到醫院醫治。我對丈夫說:我是修煉大法的,我要按照師父說的做,我要回家煉功。丈夫親眼看到大法在我身上多次出現的奇蹟,毫不猶豫的說:好,我馬上送你回家。丈夫把我小心翼翼的抱上摩托車坐好,拉回家。坐在摩托車上我的左腳好像懸掛在膝蓋下面,不時的晃動著。

回到家,同修們已經準備煉第五套功法了。我下車後丈夫給我拿來坐墊,幫助我坐在墊子上。平時煉這套功法我早已把雙腿雙盤、雙手結印,等候煉功音樂響起,可今天腿「傷」成這個樣,能盤上去嗎?心裏剛剛這樣一想,師父的法身就出現在我的正前方,微笑著對我說:「你一定能行。」隨之一股巨大的能量把我籠罩著,我信心大增,我一定能雙盤煉完這套「神通加持法」。於是我先把右腿盤上搭在左腿上,然後忍著疼痛把左腿扳起搭到右腿上,終於雙盤上了!在用力扳腿的那一瞬間,只聽左膝蓋處發出「喀」的一聲響,疼痛更加劇,我立即背誦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疼痛隨即減輕。隨著煉功音樂響起,我打手印、加持神通、然後進入靜功修煉,煉著煉著漸漸入靜了。

煉完靜功,我像往常一樣,雙手合十,然後放下雙腿,自己就站了起來。旁邊同修驚問我:「你怎麼自己站起來了?」等我回過神來,回想起受傷的狀況,看看自己,看看我的腿,看看左膝關節,脫臼的部位確實復原了,也不腫、也不疼了,試著走幾步完全正常了!此時我激動的心情再也無法抑制,感恩師父的淚水奪眶而出。我知道是師父替我付出巨大的承受,給我調整的身體、治好了傷!

第二天一早我與洪法組的同修從我家出發,中午時分到達某鄉,與等候在那裏的五、六十個新學員一起學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切磋時,Y同修和輔導員李大姐向大家介紹了昨天我左腿「受傷」與「康復」的經過,說明了我與同修一起步行十多公里的正常狀態。我也將褲腳挽起,大家看到我左膝蓋處略有一點紅腫(但是我不覺的痛)。親眼目睹了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展現,十分激動,讚歎不已。

師父一路呵護才走到了今天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鎮壓,二十年來,我們大法弟子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尤其是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師父一路呵護才走到了今天 。

比如:有一次貼真相不乾膠,被惡告遭警察追捕,眼看就要追上的關鍵時刻,師父的法打在我的腦海中:「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認邪惡的各種迫害行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惡隨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如果惡警、壞人不聽勸阻,還在一味行惡,可以用正念制止。」[2]我心想「我們要用正念制止迫害,讓警察站住不動。」結果兩個警察就被原地定住了,我們得以順利走脫。

一次在河堤上我看見一個年輕人獨坐在河堤上的長椅上,上前一看,是一年前因車禍受傷,在家養傷的交警(他不認識我),於是我就上前給他講真相,沒有講到幾句,他就說:「你是法輪功(學員)!我是警察,你還敢給我講這些!」他馬上抓住我的手,要打電話給派出所來抓我。我對他說:我是好心,是教你躲避各種災難,得到平安幸福的辦法,你反倒要抓我,這樣對你不好!這時他把我的手抓的更緊,仍然堅持打電話給派出所。

在這緊急情況下,師父就讓他明真相的父親出現在現場,來接他回家,其父知道情況後狠狠的訓斥了他:人家完全是為了你好,又不要任何回報,你不感謝反而要害人家。你四十來歲車禍受傷後行動不方便,不能上班工作,還要我這七十多歲的老頭伺候,你覺的自在不?警察自覺的理虧,放開了我的手,讓我走。臨走時我希望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到農村發真相資料,沒注意一隻烈狗突然沖到背後襲擊我,嘴觸到腿肚子,卻張不開嘴,狗搖頭擺尾離開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我們姊妹三同修到一座陌生的城市發真相資料,發到晚上深夜,由於對該市不熟悉,街道多,往回走的時候迷路了,轉了多時都沒有找到回去的路。這時我求師父給我們指方向。隨後我抬頭一看,看到天上旋轉的法輪正在緩緩的向左前方移動,我們順著法輪移動的方向順利的找到了回去的路。

二十年來,儘管我多次被騷擾,多次被劫持到洗腦班,其中三次被關押數天遭暴力洗腦,講真相被惡告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九天,家庭多次被非法查抄,時常遭到610人員的騷擾恐嚇,都動搖不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