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見證之九(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

第九章 活摘器官─發生在天津市的罪惡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大紀元時報》首次報導了關於國際人權組織針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進行指控提供證詞的證人之一皮特(化名)的採訪,採訪中證人指稱蘇家屯有一秘密集中營,曾關押有六千多名法輪功成員,因商業利潤,他們遭到活體摘取器官後,被焚屍滅跡。

'證人安妮'
證人安妮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大紀元時報》報導,證人之二安妮(化名)出面指證,此秘密集中營就設在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的「地下醫療設施」裏。她的前夫就是蘇家屯集中營活體器官摘取主刀醫生之一。他是腦外科醫生,主要從事眼角膜摘取。她的丈夫曾親身參與兩千個在法輪功學員仍活著情況下摘取他們眼角膜的案例。因良心譴責,這名腦外科醫生設法逃離醫院,當時,約六千名法輪功學員當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不論死活扔進醫院的焚屍爐滅屍。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發布了關於中共強摘器官的最新資料報告,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六萬~十萬例,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六年可能高達一百五十萬例;而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至七月五日,第二十七屆世界器官移植大會在西班牙馬德裏召開。最新報告顯示,儘管缺乏器官捐贈系統,中國在二零零零年後的幾年之內就崛起成長為世界上開展器官移植手術實際最多的國家;二零零六年強摘器官曝光之後,其器官移植規模仍在持續增長。在二零一五所謂器官轉型公民捐獻後,中國宣布將政府批准的器官移植醫院在二零二零年前從一百六十九家增到三百家,公開成為世界器官移植最多的國家。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曝光之後,國際社會正義呼聲不斷。美國國會眾議院、歐洲議會、澳大利亞參議院等各國議會相繼通過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徑;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持續的迫害,立即釋放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良心犯;要求對中共器官移植系統進行可信、透明和獨立的調查。

但是,中共這種喪盡天良、滅絕人性的罪惡一天都沒有停止過。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發布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現狀最新調查報告(該報告調查時間從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到十一月十六日),同時公布十七個電話調查錄音,內容顯示中共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移植。

一、天津市至少十三家醫院涉嫌參與器官活摘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調查顯示,截至二零一四年,天津市非軍隊系統至少有十三家醫院、一百八十七名醫務人員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根據對公開資料的不完全統計,這些醫院共實施腎移植至少3214例,肝移植至少6333例,心臟移植至少65例,肺移植至少2例,角膜移植至少1480例,心腎移植至少1例,胰腎移植至少40例,肝腎聯合移植至少70例。

十三家醫院是: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泰達國際心血管病醫院,天津醫科大學第二醫院,天津市人民醫院,天津市天和醫院,天津市眼科醫院,天津第三中心醫院,天津市第四中心醫院,天津市胸科醫院,天津愛爾眼科,天津市精華醫院,天津市津西醫院。

'天津東方醫院(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
天津東方醫院(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

'院長沈中陽'
院長沈中陽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號稱是一所以器官移植為特色的綜合性三級甲等醫院。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該院為衛生部指定開展肝移植、腎移植的醫院。器官移植中心於一九九八年由沈中陽創建,二零零二年建立了天津市器官移植研究所。該中心據稱是國內規模最大的移植團隊,可以同時開展肝臟移植、腎臟移植、胰腺移植、小腸移植、心臟移植,是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肝移植:據「中國肝臟移植註冊(CLTR)」報告:截止二零一零年底,沈中陽所帶領的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和武警總醫院移植團隊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佔全國總例數的30.2%,協助國內二十二個地區六十六家醫療單位開展臨床肝移植工作,佔國家現有肝臟移植中心的三分之二。

腎移植:一九九八年十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完成腎移植2572例。二零零四年年度肝移植突破500例,腎移植突破300例,肝、腎移植年度例數均居國內首位,據稱年肝移植例數世界第一。

二、參與活摘的證據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十二月二日,追查國際以四川省政法委維穩辦主任副主任的身份,給親屬聯繫移植手術的事由,對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十二家重點醫院的十七個責任院長、主任做了電話調查。其中,十一人承認他們在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其他人對此沒有否認。

(一)調查錄音顯示:天津第一中心醫院醫生多次承認使用法輪功學員供體

肝移植醫生白榮生(手機13803019898)

調查時間:2018年12月15日

調查結果提要:

調查員:肝源供體啊這個情況,現在一般還是比較健康的那種供體對吧?就是法輪功的那種健康供體對吧?

白榮生:對對對,啊。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八樓肝移植辦公室

調查時間:2018年5月8日

八樓肝移植另一醫生在調查電話中說:肝供體很多,每天都在做,每個主任帶一個團隊做。調查員問:有多少移植團隊?對方脫口而出「十~」,然後急忙改口:「啊~都挺好的!」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八樓肝移植辦公室

調查時間:2018年5月4日

八樓肝移植醫生在調查電話中說:肝移植一年有四、五百,各個組的都做。調查員問一肝移植醫生:每年能做一千多例?答:那不止!我們這幾個組,每個組下來都有幾百例!得有了。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六樓腎移植科醫辦馮姓醫生

調查時間:2017年10月17日

東方器官移植大樓6樓腎移植馮醫生說,他們腎移植也能像肝移植一樣,一年做四、五百。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移植中心主任宋文利

問:請問是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宋主任嗎?

答:啊,您說吧。

問:……他那個醫生跟他講這個腎源挺好的,他煉功,問煉甚麼功,煉法輪功,就是煉法輪功身體都比較好嘛……(被對方打斷)

答:那當然了,我們也有這種情況,我們也有這種所謂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體,我們也會有,這個我們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為止可能這樣的有十幾個這樣的腎臟……

(二)從沈中陽主持的兩家移植機構看實際移植量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新建移植大樓二零零六年九月床位增到500多張(另有官方媒體報導開業時移植專用床位已達700多張),床位使用率超過90%,最高達131.1%,手術患者平均住院日25-30天,每年的實際手術超過五千例,高峰期達每年八千例。

沈中陽是天津東方移植中心主任、原武警北京總院移植研究所主任。他經營的這兩家器官移植機構,肝腎年移植量,已超過官方公布的全國萬餘例年移植量。

天津市衛生局二零一四年三月網站稱:「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是目前亞洲最大規模的器官移植基地,是中國臨床肝移植髮源地及天津市「移植技術應用基地」。醫院現有病床1,500餘張。二零一五年底三期改擴建工程投入使用,編製床位達3,200張。

據鄭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肝移植醫生楊翰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披露:移植量全國排名天津一中心是最大的,但它沒有數據,因為他們有一份數據是不上報的,所以說沒辦法知道它到底做了多少。

(三)供體豐富 等候時間短

2018年5月4日: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八樓肝移植醫辦醫生:「不會等很長時間。運氣好有一週都有。」

2018年1月26日: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八樓肝移植醫辦醫生:「等待時間一般2月左右。」

2017年8月30日:天津第一中心醫院肝移植李俊傑醫生:「供體肝我們是比哪都多。」

2017年8月30日:天津第一中心醫院肝移植李俊傑醫生:「A型血一般可能要等三、四個月左右,但我們也有非常規的一些辦法。」

2016年8月11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科醫生辦醫生:「O型的是最難的,前些日子有一個O型的病人,等一個多月才等到供體。」

(四)極少的器官捐獻數量

2015-2018官方報導器官捐獻數量

年份累計器官捐獻數量
截止2015年3月1日天津市累計實現器官捐獻123例。
截至2016年9月底天津市累計實現人體器官捐獻293例。
截止2017年5月累計器官捐獻已經突破400例。
截至2018年3月底人體器官捐獻521例。僅2018年第一季度,實現器官捐獻55例。

2015-2018電話調查器官捐獻數量

調查時間調查對像機構捐獻情況
12/11/2015工作人員天津市紅十字會從2003年建庫到現在,捐獻的有170多個。
11/9/2017值班員天津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中心幾年來累計登記三千人,只是表明了他們想死後捐獻器官的意願;天津去年實際捐獻100多案例,今年也是100多
6/26/2018部長桂志超天津市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捐獻服務部經天津紅會鑑證捐獻的,一年一百多例

天津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

調查時間:2015年12月11日(862227311180)

天津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接受追查國際調查員諮詢時回答,從二零零三年建庫到現在,捐獻的有170多個。另據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的《天津日報》報導「記者日前從市紅十字會獲悉,二零一零年三月天津市啟動人體器官捐獻工作以來,天津市已累計成功實現器官捐獻123例,累計捐獻大器官278個」。

(此錄音下載:6.MP3)

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中心值班員:

調查時間:2017年11月09日

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中心值班員:幾年來累計登記三千人,只是表明了他們想在死後捐獻器官的意願,天津去年實際捐獻100多案例,今年也是100多,這不代表他們身上全部器官都捐了。有的不能用,有的不捐。

(錄音7.播放及下載 MP3,完整錄音記錄請看PDF-5

天津市紅十字會人體捐獻管理服務部:

調查時間:2018年06月26日

天津市紅十字會人體捐獻管理服務部(幹細胞捐獻中心和人體器官捐獻中心)部長桂志超:經天津紅會見證的捐獻,一年一百多例。醫院的移植器官不通過我們鑑證,我們不算它是不是自願無償的捐贈器官。

(錄音8.播放及下載MP3,完整錄音記錄請看PDF-6

三、民間提供的活摘器官線索

丹東軍人的回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凌晨一點左右,部隊緊急集合全副武裝開往丹東火車站,把火車站層層包圍後,抽調部份軍人押運一列從天津開往瀋陽蘇家屯的火車,每兩人負責一節車廂。上車後,丹東軍人才吃驚的發現,這是一列轉移法輪功學員的專列,車上男女老少都有,據說是到北京上訪的。他們一個個都被用手銬吊在車廂頂部一根根鋼樑上,像白條雞一樣。火車到達目的站──瀋陽蘇家屯。

同一時間有三個車禍喪生的人?

二零一六年,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天津河西區紹興道附近給一個七十來歲的老太太講真相,她非常認可法輪功,也做了「三退」。我在給她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時,她給我講了她的一個好朋友的真實案例,佐證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存在。

那是十年前即二零零六年,她的朋友因腎病已經病入膏肓,經一中心醫院醫生會診,建議她換腎。她的女兒邊籌錢邊等腎源。時間不長醫院通知她可以安排手術了,並有三個腎臟供她挑選。她的女兒詢問院方是甚麼人提供的腎臟,醫生回答說是車禍喪生的人。她挑選了一個年輕人的腎臟給母親做了移植手術,此人至今仍然健在。

同一時間有三個車禍喪生的人?

三天就有配型的肝

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二零零六年一月,他的外地親戚求他諮詢天津東方移植中心能否做肝移植手術,需等多長時間等等。他去了醫院,正巧碰上醫生在和承德的病人家屬談話。醫生說,×××已經夠幸運的了,剛住院三天就有配型的肝,雖然失敗了,又有配型的肝作第二次肝移植,成功的幾率雖然不保,但還是有機會的……

在國外,找一個器官供體需要幾年,而中國只需幾天就找到合適的供體,而且能連續兩次做器官移植。這麼多供體從哪裏來?這讓人聯想到那數以萬計至今沒有下落的法輪功學員。

天津某移植中心的兩次換腎 腎源是活的

作者自述:年輕時有一位好朋友,後成為一政府高官。他在二零零四年左右,曾兩次換腎,第一次沒成功,不久又第二次再換腎成功,至今身體健壯還挺好的。

四年前在一起吃飯時,他妻子悄悄告訴我說,換腎之前(指第二次),主治大夫告訴她說:「是活的,身體特別好的。」幾年後這位朋友也對他說:「那時腎源多、腎源好。」

三位患者 四個供源體備用

在二零零七年,某知情人的單位裏一位同事因肝病需要器官移植,當時就住在天津市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醫院。知情人被單位安排陪護患者。知情人說,當天有三位都是肝移植的,他的同事也是其中的一位。當時給他同事做手術的主刀醫生就是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沈中陽,當天三個肝移植手術兩個成功了,只是知情人的同事移植後沒有成功。但在不到二十一個小時後,新的供體就來了。這樣,移植後,他的同事又多活了半年後去世。

知情人說,當時他們都覺得奇怪了,一個新的配型需要很多的要求,並且還要有合適的捐獻者。怎麼配型這麼快?還不到二十一個小時,就又有新的供體。可見,當天肝移植共有四個供源體,就有四個生命被扼殺。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還在進行活摘器官

二零一三年九月,一位家住天津丁字沽的朋友講:她的一個親戚家兒子患了腎病,醫院要求做手術換腎,家裏人同意了。一個星期,就找到了可匹配的腎,要交五十萬元,不給發票;其它費用(手術費、住院治療費、醫藥費等等)另外算。這家人為此賣掉住房,用盡了存款,總算夠數了,還要簽保密合同,不得向外講腎臟的來源。這個醫院就是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天津東方醫院)。

四、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抽血

天津女子監獄 「無法接受你也得接受」

天津市大港油田一中高中教師賈文廣女士:看守所、監獄都強行給法輪功學員抽血體檢(在監獄,刑事犯是不做抽血體檢的),卻從沒告知過我結果。當我揭露有活體摘取器官,無法接受這種可能的殘忍罪惡時,獄警杜燕說,無法接受你也得接受。

天津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抽血

一位曾在天津濱海監獄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回憶: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一輛大巴車停在濱海監獄院子當中。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要求脫去上衣,先是被要求做一個透視類的檢查,然後又被強制到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人面前,從胳膊上抽出一針管血。

天津市雙口勞教所裏強行抽血

雙口勞教所從二零零二年成立所謂「法制班」直至二零零七年,吳明星一直擔任大隊長。吳教唆刑事犯人利用各種酷刑、體罰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對堅定不妥協的大法弟子強行送到天津北倉醫院抽血化驗,疑為圖謀盜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做準備。被抽血化驗的大法弟子有:劉金度、朱剛、趙順來、黃敏、唐堅、黃禮喬、劉連坤、肖樹青、楚繼東、韓亞德、王力良、史富華、馬健、李良等人。

天津市漁山勞教所裏強行抽血

二零零一年九月,王姓隊醫以黃敏長時間絕食為由,強行帶他去醫院抽血、化驗。回到勞教所後,通知黃敏說血糖高,懷疑有糖尿病。第二天又把黃敏帶到大隊部抽血。當時被黃敏拒絕了,黃敏堅持說沒有病,也沒有糖尿病的症狀,況且身體已經絕食幾個月很虛弱了,不能抽血。可是他們根本不聽,讓四、五個人強行把黃敏拖到大隊部,按在地上用大號針管抽血;休息半小時後再抽,一上午共抽取黃敏的血液六次;說是給其化驗看病,但是後來再也沒有提到看病的事情。

非法拘留二十八天 強行抽血六管

法輪功學員李飛,原籍遼寧錦州,在天津已工作生活多年。二零一八年九月三號被天津警察綁架,劫持二十八天後釋放,期間李飛被警察大量抽血。

在板廠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提訊審問之前要採她的血和印指紋,李飛不配合,並說: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然後警察推門進來就說,那就做筆錄吧。之後警察所有的問話,她都一律不作答。

警察吃完午飯後,帶李飛去了大港醫院體檢,要強行給她抽血,李飛不配合,拼盡力氣抗爭,警察三次想給她抽血都未得逞。

然後他們去給上級打了電話請示,並決定給李飛強行抽血。然後兩個警察挾持她抽指血,她攥著手不配合。當時還有一個男的便衣強制掰開她的手指,最後也未成功。

後來他們把她帶到一個房間裏,決定抽她的靜脈血。兩個警察死死按著她的胳膊,那個便衣按著她的腿,然後醫生抽走她五管血,導致她頭暈目眩,渾身無力。

之後他們就把她送到了看守所,看守所拒收並說沒有身體檢查。於是警察決定增加人員,去市裏的新生醫院給她強行透視,透視過程中三個警察抬著她,架在那裏進行透視,並又抽了一管血。最後把李飛送到大港第三看守所。

在拘押近一個月的時間裏,李飛只是當天被詢問一次,李飛的律師在見到她時了解到警察只是問了她的個人基本情況,未涉及任何實質問題。

在這麼長時間裏辦案人員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當天用強迫的方式抽她的血,總計抽了六針管血。除此之外,沒有做任何調查詢問。

非法拘留兩個月 強行多次抽血

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上午,西青區法輪功學員蔡莉莉在天津水上公園講真相時,被八里台派出所警察綁架,然後被非法關押到南開區拘留所。

在非法關押的兩個月時間內,警察多次把蔡莉莉拉到醫院強制抽血,大約5毫升的針管累計抽血30多瓶,卻不告訴她實情,導致她身體極度虛弱,面色蒼白,沒有了血壓,人不行了,才所謂「取保候審」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