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見證之七(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第七章 肆意掠奪 經濟截斷

一、天津法輪功學員遭經濟迫害概況

二十年來,中共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政策中,經濟上的迫害涉及的面很大,經濟迫害手段種類繁多,包括脅迫各部門、單位非法開除法輪功學員的工作、逼迫辭職、非法沒收私人財產、財物、非法罰款、扣發停發工資、養老金、敲詐勒索、剝奪福利待遇等。

天津市各級政府、公安的不法人員,肆意綁架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抄家,利用法輪功學員家屬急於救出親人的心理,直接或暗示向家屬索賄,以中飽私囊。任意綁架抄家成了這些匪警的生財之道。

更有甚者,這些人民的「公僕」像一群劫匪把農民家裏的生產、生活資料洗劫一空;年近六旬的孤寡老人不予發放「低保」,斷其生路,讓其自生自滅!

近年來,在「依法治國」的口號下,卻又出現了法院枉判法輪功學員的同時再處以罰款的現象,金額數千元以至數萬元不等。這似乎成了近年來公檢法構陷法輪功學員案件中的普遍現象,值得說明的是這種罰款,如同構陷法輪功學員一樣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近二十年來,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至少有451人次在經濟上遭受到各種形式的迫害,涉及金額高達三百多萬元,這只是對扣發工資、退休金、非法罰款、現金存摺被搶劫等有具體數字的統計,被非法抄家的大量私人物品並沒有計算進去,而且還有大量的迫害事實沒有完全曝光,所以以上數據是不完全統計,也只是龐大數字的冰山一角。

二十年來,中共天津各級政府、「六一零」、公檢法司等部門,使用納稅人的錢用於建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關押場所、用於購買安裝各類監控設備、用於情報費用、活動經費支出等費用,更是天文數字。

圖: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歷年遭經濟迫害統計(元)
圖: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歷年遭經濟迫害統計(元)

二、遭開除公職 被迫辭職案例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天津市至少有51名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開除公職或被逼迫辭職。其中教師、醫生、工程師等就有26名。

藺福華曾陷冤獄十年半 被開除公職

西青區法輪功學員藺福華,女,現年五十歲,曾是一名中學教師。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藺福華長期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勞教兩年,致使她失去了家庭、工作,顛沛流離。二零一三年五月,在北京昌平再次被綁架,枉判四年半,在天津女子監獄更遭受了種種迫害。

藺福華自述經歷:「二零零六年五月七日,我被非法關押的期限到了,我回到了家。出獄後,西青區區政府人事局在江氏集團的謊言欺騙下參與了迫害,將我從教育局除名,使我失去了工作和生活來源;鎮西派出所不斷的來人騷擾。我的丈夫認為我堅持信仰就有危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他長期經受這個流氓政府的高壓精神上的迫害,已經達到極限;同時他也接受了邪惡對法輪功製造的謊言和誣陷,提出我不放棄信仰就要和我離婚。萬般無奈下,我離開了家,流離失所,漂泊異地他鄉。」

天大才女被逼迫辭職 戶籍被取消

張潤梅,女,現年四十六歲,祖籍河北省張家口。一九九九年畢業於天津大學,獲碩士學位。畢業後留任天津大學,是一名深受學生愛戴的青年教師。

自迫害開始至二零一四年的十五年間,張潤梅因為堅持修煉,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天津女子監獄中長達九年時間。

在二零零三年張潤梅被釋放的當天,天津大學逼迫張潤梅解除與單位的勞動合同,誘騙張潤梅的姐姐代張與天津大學簽了備忘錄(今後不再追究原單位責任)且沒有給予任何補償,而且違反了口頭答應張潤梅將其戶口放入天津市人才中心且代繳兩年的服務費的承諾,把張潤梅的戶口寄回了河北省原籍。

教師張利民被開除公職

寶坻區四中教師、法輪功學員張利民於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走上了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請願,隨後被一名武警帶上警車拉到廣場派出所,關到了鐵籠子裏。一小時後被天津警察接到了駐京辦,隨後天津寶坻教育局的書記劉文俊,寶坻四中的校長陳國旺,派出所警察邢振民趕到,邢振民把張利民背銬帶到車上一直綁架到寶坻公安局,審訊後被送到看守所關押,強迫勞動。

期間寶坻教育局書記劉文俊問張利民是要法輪功還是要工作,逼迫其放棄修煉,張利民回答:既要修煉法輪功也要正常的工作。派出所警察邢振民說學校也有執法權,要和公安聯合執法。

同年十月三十日教育局的兩個職員給張利民送去了開除工作的通知(寶教字[2000]103號),其中給他安了幾個罪名。一個月後,張利民被劫持到團泊窪勞教所(勞第[2000]2830號)。

遭八年冤獄 高中教師被非法開除公職

法輪功學員賈文廣女士原是天津大港油田實驗中學物理教師,二零零零年非法勞教一年後,被調入油田一中。

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賈文廣再次被綁架拘留,非法關押三十七天後,又被送進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暑假期間,賈文廣剛從勞教隊出來不長時間,身體被迫害的十分虛弱,單位突然通知她去單位並威脅說要開除。

賈文廣到油田一中報到,單位領導要在全校大會上做檢查,並要給予處分。賈文廣多次找書記校長說明情況,教育處書記陳國梁不聽,還造謠說她假期逃跑,安排工作不幹。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教育處單方開除賈文廣公職。

工程師栗豔俠被停發工資開除公職

法輪功學員栗豔俠大學畢業後分到海洋石油工程設計公司(現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公司防腐專業的工程師,曾任多個項目的專業負責人。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主動承擔工期緊、任務重的項目,在工作中任勞任怨,經常早來晚走。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栗豔俠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三年。海洋石油工程設計公司停發了她的工資,並讓家人給她施加壓力。

二零零一年二月栗豔俠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回家時,已被海洋石油工程設計公司非法開除公職。

檢驗科主任楊金鎖被開除公職

法輪功學員楊金鎖,女,原大港區防疫站檢驗科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劫持到洗腦班後被非法勞教一年,期間被停發工資。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被非法勞教二年,又被非法加期九個月。二零零五年七月,大港區六一零李全鑫、衛生局人事科王某、辦公室主任李某到勞教所,威脅楊金鎖不放棄信仰就開除。楊金鎖拒不配合,結果被剝奪工作。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楊金鎖出勞教所後,找大港區區長、天津市勞動局、人事局等有關部門,要求恢復工作。但這些部門有關人員,互相推諉,不但不給答覆,還串通六一零辦公室,唆使居委會人員、管片警察上門騷擾。

女教師郭會利停發工資開除公職

郭會利女士曾是寶坻區牛家牌鄉的一名教師,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她遭到非法拘禁,被非法勞教二年,其間遭受酷刑體罰折磨和強制洗腦的精神摧殘。從勞教所回來後,她所在學校取消她的工資,並且不予恢復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牛家牌派出所所長范宗華和兩個警察把郭會利送到寶坻區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當月工資被扣除。十五天後將郭會利從牛家牌中學調到小學,

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郭會利寫了一封上訪信,送到牛家牌派出所,要求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第二天,寶坻區教育局局長楊萬書和幾名副局長強令她寫辭職報告,但被拒絕,教育局把郭會利交給寶坻區公安局,先將郭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後又加了一個月,牛家牌派出所所長范宗華強制郭在上述判決書上簽字,最後非法定勞教兩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郭會利結束非法勞教。她去寶坻區教育局人事科要求繼續上班被拒絕,她又繼續找教育局局長邊榮海辦低保也被拒絕。郭去中國教育部上訪,教育部把郭推給天津市紀檢委,後又推給寶坻區信訪辦,信訪辦推給寶坻區區政府,都不予解決。二零零四年底,因郭會利失去工作的情況有好心人在明慧網上予以曝光,寶坻區教育局、公安局和牛家牌派出所所長羅中國竟然去郭會利家騷擾。

二零零七年夏天,郭會利去寶坻區教育局找到局委中共邪黨書記顧連華並給他057號文件(因教育局人員一直以沒有看到四部委文件當說辭)並質問他:「為甚麼寶坻區教育局一直不給我恢復工作,其它地區早就按照文件給解決了?」他說:「咱們區像你這種情況有十幾個呢,不是你一個人的事。」並把責任推給上屆領導。她又去人事科查人事關係,她的人事關係仍在教育局,之後她又去天津市教委發現她仍是正式職工。之後她請兩名律師針對不給其恢復工作的事起訴寶坻區教育局,但是寶坻區法院行政、民事庭互相推脫不予立案。她又去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申訴仍被駁回。

三、扣發工資、養老金

航天專家熊輝豐政府津貼、養老金被停發

中國航天事業功臣、現年八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熊輝豐,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從一九九一年七月份開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二零零一年熊輝豐曾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雙口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因不放棄修煉曾遭受用竹籤扎手指的酷刑。其間,研究所只發給少量的生活費,政府特殊津貼從此停發。他的老伴、兒子被綁架到洗腦班。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熊老再次被綁架,自此八三五八研究所停發了全部退休金至今。熊老被非法判刑七年半,目前在天津濱海監獄被非法關押。

退休教師韓玉芝十年被扣發工資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法輪功學員教師韓玉芝被城關派出所綁架,被刑事拘留刑拘三十天,釋放前城關派出所所長李秀山給她女兒打電話說:「明天去接你媽,你們得交三千元押金。」第二天早晨,她兒子、女兒一塊去派出所交了三千元押金,但不給收據。

韓玉芝被非法拘留後,警察又綁架她老伴(退休教師)、兒媳(教師)到教育辦,非法洗腦十五天。七十歲的老伴無辜被非法關押,心情非常壓抑,鎮總校主任孔祥瑾又說:「支部決定停發韓玉芝、翟文庭工資。」老伴承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回家不久就突發心肌梗塞、腦血栓,送到住院搶救,但始終未癒,直至二零零八年含冤離世。

韓玉芝被非法監禁三十天後放出,自此扣發了她的工資長達十年之久。

高級教師叢惠雲被扣發退休金逾二十萬元

六十四歲的高級教師叢惠雲,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被非法勞教迫害三年,期間所受到的各種非人的折磨,導致她癱瘓在床數年,於二零一三年七月含冤離世。

叢慧雲生前是天津市102中學高級教師。在她任教期間,工作兢兢業業一絲不苟。自一九九四年修煉法輪功以後,更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很多老師把精力都用到課外輔導撈外快掙錢的時候,叢老師卻把時間都放到了每個學生,特別是落後學生的學習輔導上,叢老師愛崗敬業的行為獲得了學生及家長的愛戴和好評。

因叢慧雲和平上訪請願,被當地派出所非法關押。因堅持修煉,她被102中學迫害調離教師崗位,下放到校辦工廠勞動,並被扣發正常教師的工資,而按工人待遇發工資。二零零二年九月該校校長夥同向陽樓派出所強行將叢慧雲綁架到板橋女子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叢慧雲釋放回家。長達半年的時間裏學校沒有正常發放退休金(應發放退休金每月五千多元),後經家屬多次與學校交涉才按學校工人退休的工資標準發放其退休金(每月二千六百元),102中學累計扣發叢惠雲作為高級教師應享受的退休工資超過二十萬元。

周華榮被非法扣發五年退休金

法輪功學員周華榮曾四次遭綁架,十年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監獄中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中共召開兩會前,紅橋分局第四次把周華榮綁架,說是「保護性拘留」,並把她綁起來進行野蠻灌食。紅橋分局、法院偽造證據草菅人命,將周華榮重判九年刑期,給她及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人身財產傷害,還扣押了周華榮五年的退休金至今尚未返還。

張惠珍被非法扣發勞動報酬超過十萬元

法輪功學員張惠珍,渤海石油運輸公司職工。二零零一年元月依據國家憲法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去北京上訪,而遭到北京警察綁架,回來後又被渤海石油派出所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由非法送塘沽拘留所拘留一個月。

出來後回單位上班,運輸公司沒有按照《勞動法》規定的按勞取酬的分配原則,而是錯誤的執行了渤海公司的文件對修煉法輪功的人員停發一切福利待遇和工資獎金,只發最低生活費,當時她領到的最低生活費還不足百元。截至二零零六年,運輸公司非法扣發她應得的勞動報酬已達十萬元以上。

醫院副主任張雲霞被免職降級

大港區婦幼保健院婦產科副主任張雲霞,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被港北派出所警察綁架在大港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天後,家裏被勒索了數萬元人民幣後才被釋放。

回到單位後,張雲霞被非法停發獎金及大部份工資達半年,經濟損失達一萬元,且工資被降了兩級,婦產科副主任之職被免,降為普通主治大夫。

中學英語教師李俊香被降級、逼迫辭職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原寧河縣蘆台第四中學英語教師李俊香進京上訪,被寧河縣公安局劫持到天津市女子教養院非法關押十四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左右,校長田桂春、書記孟兆林將李俊香從天津勞動教養院劫持回學校,李俊香被要求放棄大法,並被勒索人民幣二千元,並降了一級工資。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俊香被學校停止工作,停發工資。其後她再次上訪被寧河縣公安局挾持到寧河縣看守所關押十五天。校長胡金利逼迫她寫了辭職報告。

二零零零年九月,寧河縣第三中學與第四中學合併後,她仍被停止教學工作,被要求待在學校小賣部。

大北鄉民政所扣法輪功學員最低生活補助

寧河區大北鄉農民唐洪秀,女,未婚,單身一人,已符合享受國家規定的最低生活標準補助,可是鄉民政所張勇以唐洪秀修煉法輪功為由拒絕辦理有關手續並說這是上面的指示。

年近六十唐洪秀沒有任何收入,只好流落到縣城打工、做保姆來維持生活。經核實寧河區所有鄉村都是如此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中共為阻止民眾修煉法輪功,採取的竟然是斷人生路的方式。

四、敲詐勒索 非法罰款

穿著制服的流氓劫匪

白殿雙,男,家住寶坻區方家鎮中好村。得法之前,白殿雙是一個遠近聞名的混混兒。在大法的熔煉下,使他洗心革面,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不斷修煉自己,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他曾主動地將欠款送還客戶。

白殿雙誠實守信做好人,生意越做越大。寶坻縣公安局政保科的幾個惡警看在眼裏,妒嫉在心裏,開始在暗地裏蓄謀整白殿雙的黑材料。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政保科以白殿雙曾經用私家車運送過大法書籍為罪名,把白殿雙秘密綁架到了寶坻區看守所,並對外揚言:「要讓白殿雙傾家蕩產,判他個三年五載的。」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壞了白殿雙的妻子楊虹,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丈夫在做好人,江政府卻不讓丈夫做好人,做好人就給你定罪,天理何在呀?」

為了讓白殿雙免受牢獄之苦,楊虹托親戚找朋友,在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之間奔波。公檢法的警察們知道勒索的機會來了。他們先後到白殿雙的家具大廳,以買家具為由,拉走了數套高檔家具,但卻沒給過一分錢。

之後他們還不滿足,進一步提出要錢。為了滿足他們,白殿雙的妻子只好把價值近二十萬汽車賣了。公檢法的惡警們拿著白殿雙妻子送來的錢,大肆揮霍,經常出入高級娛樂場所。一個惡警曾經無恥地對別人講:「白殿雙請我們在寶坻賓館玩,我們每人抱一個小姐,小姐可都是高級的,每人出台費就一千元。」公、檢、法的惡警前後在白殿雙家人那裏敲詐走二十萬餘萬元的財物。

然後他們繼續非法判白殿雙有期徒刑三年,緩期四年執行。

勒索人民幣達十四萬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寧河區大辛鄉十一名法輪功修煉者進京上訪被綁架後,大辛鄉鄉政府、派出所把全鄉所有煉過法輪功的包括早已不練的人全部非法軟禁在大辛鄉鄉政府,強迫每人交兩千元所謂押金,如果誰不交錢就不讓誰回家或長期軟禁。據悉,全鄉共勒索法輪功學員人民幣達十四萬元,所謂的押金至今分文沒有退還。

趙惠蘭被勒索八萬餘元

趙惠蘭,退休教師,原渤海石油一中政教處主任。二零零零年八月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天安門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後來公安向家裏勒索了三萬五千餘元才把人放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中旬趙惠蘭在浙江杭州被綁架,在台州拘留一個月後被天津塘沽分局送到塘沽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個月,又判勞教兩年半,後來又向家裏索要人民幣五萬餘元把人放回。

張粉霄被勒索三萬元扣發退休金

張粉霄,中海石油渤海第二小學退休教師。一九九七年被評為區級優秀班主任,九八年被學生家長提名任實驗班語文學科兼班主任。

一九九九年十月,張粉霄依法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公安非法刑事拘留。向她家勒索三萬元才把人從看守所放回,並監視居住半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張粉霄依據中國《憲法》第41條規定,向區委市委人大公安寫信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非法提訊。同年五月份依據《國務院信訪工作條例》向渤海公司信訪辦寫信反映情況,被教育處非法扣除了退休金和福利待遇(只發給每月二百多元的生活費)。

詐取錢財七千多元不給收據

法輪功學員李淑芳,渤海石油職工家屬。二零零一年元月依法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被北京公安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後由渤海石油派出所接回直接送塘沽拘留一個月,詐取錢財七千多元也不給收據。

陳嘴鄉派出所綁架勒索黃西秀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武清區陳嘴鄉派出所將法輪功學員黃西秀綁架到派出所,隨後抄家。當時黃西秀的姐姐也在場,極力解釋、勸說,警察以「妨礙公務」把姐姐也一同綁架到派出所。

在眾目睽睽之下,陳嘴鄉派出所敲詐勒索黃西秀和姐姐的家屬,威脅說:「她們的事說大就大,說小就小,如果每人交五百塊錢就可放人」。家人明知冤枉也不敢違抗,瞞著這姐倆,交了一千塊錢。陳嘴鄉派出所把錢騙到手後,就把黃西秀送進武清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七天。

此事發生後,老百姓反響強烈議論紛紛:這年頭還有吃運動飯的,這派出所不但不懲治壞人,還專門迫害好人,怎麼像文化大革命一樣荒唐?真是活土匪!

西青區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 索賄數額巨大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西青區法輪功學員李玉玲、王連榮被當地派出所綁架。二人的家屬十分著急,明知道公安的黑暗貪婪,為了自己的家人安危也不得已而為之。

李玉玲丈夫是個公司經理,經濟上比較寬裕一些,這就成了不法之徒的一塊肥肉。他除了多次被請公安辦案人員吃飯,還被索賄十五至二十萬元。

事隔不久,一天李玉玲丈夫偶爾回家,在家門口看見一群人從他家往外抬他的保險櫃。他大聲喊道「喂!這是我的保險櫃」。話音未落,這些人就跑的不見蹤影了。事後才知,當初李玉玲被綁架時,鑰匙被警察抄走一直沒有歸還。

王連榮被綁架後,家人被勒索了四萬元,仍被非法判刑三年。

「這點錢也就夠買兩條煙的」

西青區南河鎮小南河村農民劉金榮與一周姓同修,因修煉法輪功被南河鎮派出所綁架。兩個人平時靠挖野菜賣了掙點錢,家裏很窮又沒有甚麼值錢的東西,警察就罰了她們二百元錢。

南河鎮派出所的警察接過錢,失望的說:「唉,就這點錢也就夠買兩條煙的。」

武清區看守所所長趙國全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

武清區看守所所長趙國全、副所長劉向陽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凡是探視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必須交一百元錢,也不給票據。否則不許探視。而看守所外面「探視須知」根本就沒有這一條。

五、沒收財產 肆意搶劫

社會上有句話說,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迫害法輪功成了公安不法之徒的生財之路。

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警察在江澤民「經濟上搞垮」邪惡指令慫恿下,魔性大發,把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成了發財致富的門路,罰款、勒索、搶劫,不擇手段,為所欲為。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傾家蕩產,一貧如洗,艱難度日。而這些警察拿著從法輪功學員身上劫奪來的錢財,窮奢極欲,肆意揮霍,造下無邊的罪業。

全年的收成都被派出所搶光

寧河區法輪功學員朱寶生因修煉法輪功,曾多次被大辛鄉派出所非法監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進京上訪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寧河縣看守所四十多天。在這期間他家裏的兩千斤稻穀、五千多斤黃豆、二百多斤綠豆還有花生、瓜子幾乎全年的收成都被大辛鄉派出所搶走,連液化氣罐也被搶走。之後朱寶生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天津雙口勞教所遭受迫害。

鄉政府搶走價值五千多元的農用三輪車

寧河區法輪功學員李廣遠、莫偉秋夫婦,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被非法關押、勞教並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的十二月份,李廣遠夫婦被通知到鄉政府,鄉黨委書記任秀生等人就威逼二人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遭到拒絕後鄉派出所所長王起忠、董增樓等人將二人押送到寧河縣看守所關押了十五天,鄉政府人員從李廣遠家人手中勒索了一千五百元後,才被放回家。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李廣遠去北京上訪,被廉莊鄉派出所王起忠、董增樓和鄉政府的楊會軍拳打腳踢,綁架回鄉。隨後,又把李廣遠等人身上的錢全部拿去,共一千多元。給他們戴上手銬,關在派出所的鐵籠子裏,不讓休息、睡覺。

同時鄉政府人員非法查抄了李廣遠的家,把價值五千多元的農用三輪車強行開走。無奈之下家人只得送去兩千多元贖回。

家中幾萬元存摺被搶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下午,寶坻區法輪功學員馬豔霞被綁架,隨即又要抄家,被其家人阻止、質問。警察又打電話叫來十幾個,強行跳牆入室,遭到家人阻止後,它們就恐嚇、威脅、謾罵。警察非法抄家的過程不允許家人靠近,在沒有家人在場監視的情況下,它們屋裏屋外肆意翻搶。最後,用汽車拉走很多私人財物,還搶走家中幾萬元存摺。

鄉政府、派出所搶糧並威脅拆房

一九九九年九月,寧河縣法輪功學員梁克英進京上訪,被原大辛鄉鄉長付連臣、派出所所長張金偉劫持到北京一賓館,張氣急敗壞的一個耳光打在梁的臉上。梁克英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勒索現金一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梁克英再次進京上訪,被付連臣、張金偉等人劫持回大辛鄉鄉政府關押,後被非法拘留在寧河縣看守所。

大辛鄉鄉政府、派出所到梁克英家搶劫,搶走稻穀一千多斤,煤氣罐一個,花生一袋,瓜子一袋多,半袋芝麻,家裏被他們翻個底朝天,並勒索家人八百元。這還不夠,大辛鄉派出所惡警還威脅她丈夫要拆房,嚇的她丈夫給惡警跪下,哀求他們不要拆房,屋裏九十多歲的老人也被嚇得哭成淚人。

家中住房屋被鏟倒

寧河區陳召雲因為修煉法輪功,自己的住房屋被當地政府中的惡徒鏟倒,又將她抓進勞教所。陳召雲原本身體十分強壯,自進勞教所以後,每天都被逼迫進行超負荷重體力勞動。勞教所為了賺錢,根本不考慮人身體的承受能力,經常勞動至深夜,睡眠不足兩三個小時,全天勞動達二十一個小時之久。

私家車、數萬元錢被搶劫

東麗區法輪功學員張子文夫婦、小兒子張希明一起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來一家人多次被綁架、抄家、勞教、判刑,以及經濟上被掠奪。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大兒子張希龍陪父親張子文、母親劉玉紅開私家車到西藏旅遊,在拉薩遭當地警察綁架。東麗區「六一零」人員到拉薩將他們一家三口劫持回津。他們隨身攜帶的兩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被非法沒收,張希龍本人的私家車被拉薩當地警察非法沒收。

回津後又被東麗區警察非法抄家,警察總共抄走電腦、打印機、汽車、四部手機,兩個各六千元的存摺,一個二萬元的存摺,以及八千餘元的現金。其家屬去天津市東麗區軍糧城派出所要求歸還錢物,警察不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