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區醫藥界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在長春開傳並迅速傳遍中華神州大地。真、善、忍的博大法理及祛病健身的顯著功效,使眾多氣功愛好者及各界人士紛紛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來。其中還有從事現代醫學工作的修煉者。這些醫學專家,親眼目睹了那些已被醫學判為死刑的病人,通過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的奇蹟。作為醫生,他們深知生命的脆弱,當他們找到可以超越生命的奧秘,知道法輪大法是能夠使生命返本歸真時,這些醫學驕子義無反顧的走入法輪大法修煉者中來。

一九九八年十月,他們借「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進行全面調查了解」之際,由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北京醫科大學、武警總醫院、中國中醫研究院西苑醫院、解放軍304醫院等七個單位的十一名醫學專家參與的,對北京西城、崇文、東城、宣武及朝陽的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煉功前後的醫學調查。調查結果表明,通過學煉法輪功,修煉者身體得到不同程度改善,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煉功後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轉,基本好轉或完全康復,治療疾病的總有效率達99.1%,一年共為國家節約醫藥費4170多萬,平均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3275元。該調查後來成為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江澤民集團開始對法輪功迫害以來,參與這份「北京萬例調查」署名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殘酷迫害。他們被單位開除,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強制洗腦及酷刑迫害,親屬被株連,有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等等。其中還包括北京各醫院的醫學專家、醫師、醫藥師、護士長及護士等。本文迫害案例從明慧網搜集整理,雖然只是冰山一角,足以說明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人群的迫害程度及犯下的滔天罪惡。

(一)協和醫院及協和醫科大被迫害的精英

中國協和醫科大,一九一七年由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捐資創辦的,一九一九年十月開辦八年醫學本科,被譽為醫學殿堂。也是中國醫科大學的最高學府。一九九八年十月,為配合國家體委對各氣功功派的調查和申報工作,由北京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的幾位醫學科學工作者牽頭,對北京部份城區煉功點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後身心狀況功效,進行了宏觀調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以後,他們都受到了嚴酷的迫害。

1、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副教授

但凌,當年四十多歲,碩士,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副教授,北京東城區法輪功學員。

但凌,曾獲「北京市優秀教師」稱號。她參與了一九九八年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等七個單位十一名專家對北京市12731名法輪功學員的調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後被強迫離開講台。


但凌

二零零二年,因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但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

但凌,曾獲「北京市優秀教師」稱號。一九九八年,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等七個單位十一名專家對北京市12731名法輪功學員的調查表明,修煉法輪大法治病有效率達99.1%。該調查後來成為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後,但凌被強迫離開講台。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她被抓到市公安局十四處。之後她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流離失所期間,但凌因製作真相資料被通緝,後輾轉去了福建,於二零零二年八月在福建被綁架之後帶回北京,非法判刑十二年。

她從監獄出來後,回原單位北京協和醫科大辦理退休,人事處人員說她已被開除,幾十年工齡一筆勾銷,人事檔案被轉到衛生部人才交流中心;而衛生部則告知她,被開除公職的人不能辦理退休,並要她把檔案轉到街道;街道則以她年齡超過五十歲,拒絕接收。但凌已到退休的年齡,無任何經濟來源,不得不靠打工維持生活。她老父親年事已高需要照顧,生活只能依靠近九十高齡的父親的退休金養活。

2、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助理研究員,他是近年來協和醫大基礎醫學研究所唯一一位不把單位作為個人出國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

林澄濤,男,四十多歲,碩士學歷,協和醫大助理研究員。北京東城區法輪功學員。

林澄濤,一九九五年於協和研究生畢業後留校工作,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助理研究員,國家「863」計劃「瘧疾疫苗研製」、「新瘧原

蟲抗原候選基因篩選」和美國中華醫學基金CMB項目的課題骨幹。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貫勤勤懇懇,是近年來協和醫大基礎醫學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單位作為個人出國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就是這樣一個優秀的年輕專家,曾參與統計並撰寫了《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遭到瘋狂迫害。


林澄濤

林澄濤被剝奪了授課、科研的權利,分房資格也被取消。他找到領導講明真相,單位領導說如果放棄法輪功,甚麼都可以得到,否則不行。林澄濤認為這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於法於理都說不通。林澄濤曾因做講清真相之事被綁架,絕食抗議迫害後被送到醫院搶救,後被釋放。後來公安夥同單位想強行綁架林澄濤去洗腦班,林澄濤尋機走脫,帶著孩子在外漂泊。

二零零一年,林澄濤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在勞教所被迫害精神失常。

3、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助教

劉霄,男,四十多歲,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助教,他參與撰寫了《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鎮壓開始後被強迫離開教學第一線。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同林澄濤一起被抓到市公安局十四處。

二零零一年九月,劉霄被綁架至團河勞教所勞教,時間一年半。他在團河勞教所受盡折磨,在中共惡黨強制洗腦摧殘下,他精神崩潰和失常,從一個正常人變得瘋瘋癲癲,經常席地而臥,渾身髒乎乎的。警察不敢承擔責任,甚至說他是裝的,但仍然布置專人看著他。他妻子係北京武警總醫院檢驗科醫生,因堅信法輪功二零零一年被強行復員。

4、協和醫大客居研究

李福軍,男,當時三十多歲。原新鄉醫學院基礎部副教授,曾獲教學一等獎。

參與撰寫了《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後被退回新鄉醫學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學院有關人員配合新鄉市郊區公安分局的警察將他從新鄉醫學院的家裏綁架到新鄉市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福軍依法到北京為法輪大法上訪,被非法抓捕。李福軍被非法判刑四年。李福軍被新鄉醫學院非法開除。

5、協和醫大博士後

樸日陽,男,因不放棄修煉被,協和醫院強迫他退出博士後工作站,提前出站結束在協和的博士後工作,離開了協和醫大,其隨從家屬一起受到牽累。回到原籍工作,以後失去了聯繫。

6、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生化內切脢技術員

張景春,女,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生化內切脢技術員,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被單位無端開除,沒有任何說法。

7、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研究生

王嵐,男,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研究生。

二零零零年九月,在天津火車站被強制搜包,搜出包裏有法輪功有關的材料,被鐵路公安拘留。

8、北京市協和醫院麻醉師

閆洪彥,女,現三十多歲,博士學位,北京市東城區協和醫院麻醉師。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閆洪彥博士在單位上班期間,因跟同行下屬講法輪功真相,被人構陷,於三月一日被建國門派出所警察抓捕。

由於東城區公安局長期對她強制轉化未達目的,東城區公安局將案件移交東城區檢察院。後東城區檢察院將案件移交到東城區法院,並非法起訴閆洪彥。

9、中國陸軍總醫院正師級婦產科醫生

李超然,女,當年六十多歲,軍醫,中國陸軍總醫院正師級婦產科主任醫生。一九四九年參軍,正師級文職軍官,離休。

一九九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曾經擔任解放軍後勤指揮學院煉功點輔導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堅守信仰,拒絕參加非法的「學習班」(即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被迫離家出走,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二零零零年,李超然到法輪功學員家交流,想「十一」去天安門為法輪功申冤,還沒去就被人誣告,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被警方從家中非法抓走,十月十三日總後派出所與萬壽路派出所警察聯合去李超然的家中抄家。二零零一年二月底,北京軍事法院以「預謀去天安門搞法輪功活動」為名強行治罪,對她非法判刑四年,並開除黨籍。李超然當年已經六十多歲。有內部消息稱,是迫害元凶江澤民親自點名判刑的。

李超然被非法判刑先後關進「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九監區迫害。在未管所被強制勞動摘羊絨,每天肺裏都吸進粉末灰塵,連眉毛頭髮裏都是,導致憋悶,鼻子嗓子裏幹癢;當時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天天在幹著這樣的活。在北京女子監獄九區,被強制每天長時間坐在小凳子上,保持坐姿看造謠抹黑法輪功的「新聞聯播」,反複寫思想彙報,強制包筷子等奴工勞動。

10、北京廣播電視部醫院中醫大夫

滕秀雲,當年四十多歲,大學學歷,北京廣播電視部醫院中醫大夫。出身於中醫世家,畢業於北京中醫學院,具有三水多年臨床教學和科研經驗,在醫學界頗具影響力,為我國耳聾耳鳴學科培養了眾多的臨床醫學專家,是北京耳聾耳鳴專家,以中醫手法治療耳聾成功治癒了數千例耳聾耳鳴疾病的患者,深得廣大患者的信賴。

二零零一年,在流離失所期間,製作及發放法輪功真相,在順義被警察綁架,非法枉判七年,在北京女子監獄的八區、一區被迫害及強制洗腦。

二零零七年,非法勞教二年零六個月。

11、北京市西苑醫院住院部內科主治醫生

李艾君,女,當年四十多歲,大學,原北京市西苑醫院住院部的內科主治醫生,中醫醫師。

李艾君在醫院的科室裏,每個醫生值班只看護三個病人,但李艾君卻承擔著看護九個病人的工作,她從無怨言,也從不收取醫藥回扣,她的敬業精神、高尚醫德得到了院裏和患者們的好評。李艾君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被迫離開工作崗位,後被無理開除,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因製作法輪功真相,被海澱區警察綁架,後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後又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北京女子監獄的老二區,李艾君被強制洗腦,被強迫在車間做衣服、紮縫紉活,加工出口的外貿服裝和犯人穿的衣服,從早晨六點一直幹到晚上十點多鐘,超負荷的苦役達每天十六小時以上。二零零八年,在北京女子監獄八分監區被迫害。

12、北京西苑醫院主管藥師

吳引倡,男,四十多歲,畢業於上海中醫學院,中藥專業。北京西苑醫院主管藥師。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吳引倡

二零零一年一月,因到中央黨校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並勞教迫害一年。自從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後,吳引倡的單位就停發了他的工資,沒有了任何經濟收入。

二零零二年,因發、郵寄真相光盤,吳引倡被順義沙嶺郵局舉報,被綁架,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關押在前進監獄十二分監區,後轉九分監區,因不放棄修煉、堅定信仰,經常被關「小黑屋」。二零零五年九月至二零零六年四月,吳引倡因堅持信仰,被剝奪每月例行的家屬探視和打電話權利。獄警還在家屬接見室的牆上公開宣示:「因吳引倡頑固不化、其妻子也是法輪功『癡迷者』,不配合吳引倡的改造,停止接見。」經過親人多次投訴,監獄才勉強准許探視。

後來,吳引倡在獄中被迫害的真相曝光到國際社會,獄方蓄意報復,屢次干擾親人接見,並再次剝奪吳引倡與親人團聚的權利。不僅如此,從獄中傳出的消息證實:二零零六年六月至七月,吳被戴上手銬、腳鐐,在水泥地上連續罰坐十天不准睡覺。接下來的幾天中,每天只能睡一小會兒,還經常遭到包夾打罵,大小便必須打報告,甚至得罵一聲師父、罵一聲法輪功才行。十幾天下來,手腕、腳腕都被磨爛,臀部坐爛。

13、北京師範大學校醫

王安琳,女,當年五十多歲,北京師範大學校醫。北京海澱區法輪功學員。

王安琳,曾三次被警察拘留,兩次被關押,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北京師範大學工資不給調級,扣發工資、扣發國家和學校的一切津貼一年、開除黨籍。她電話被監控、被蹲坑跟蹤、常被派出所和家委會騷擾。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學校強行綁架到人民大學洗腦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又被學校強行押到大興團河勞教所洗腦迫害半個月(教工委大專院校第三期洗腦班)。

二零零一年,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14、北京友誼醫院病理科醫生

虞培玲,女,當年四十六歲,北京醫科大學碩士,北京友誼醫院病理科臨床醫生,從事醫學科學研究。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至今,她三次被非法判刑,共十年零六個月刑期,其中兩次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

二零零零年因上訪講真相被判刑三年,當年才三十四歲,在北京女子監獄的九分監區,虞培玲被惡警用酷刑「熬鷹」折磨,六天六夜不許睡覺。

二零零五年,虞培玲因散發《九評》等真相資料,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又一次被關押在女監八區。她拒寫所謂「保證」和「認罪書」,監區長黃清華等剝奪她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剋扣飯食,每次只給一小口米飯和一點點菜,不給她吃飽飯,月經期不讓她買衛生巾和手紙,而且不許換洗內衣,包夾甚至堵住廁所門不許虞培玲上廁所,讓她拿大桶拉尿,自己抱尿桶去廁所倒,最後甚至完全不讓她解手,虞培玲被迫便在褲子裏,惡徒多日不許她換洗,致使臀部潰爛,長期不能癒合。惡警黃清華後來在集訓隊隔離關押虞培玲,唆使包夾折磨她,連續罰她坐小凳子,不讓她睡覺,打盹就用冷水潑,包夾還踢踹虞培玲的大腿和臀部,致使她右大腿瘀血腫脹,竟比左腿粗了近十釐米。虞培玲被折磨的一度站立、行走甚至坐凳子都無法保持平衡,經常摔倒和跌落,身體極度虛弱。長期睡眠不足,令她精神恍惚,又被黃清華誣其為癔病,為逼她「轉化」,黃清華唆使包夾肆意打罵、侮辱她,在屈辱的煎熬中,虞培玲始終正念正行。二零零七年虞培玲出獄後,流落他鄉。

二零一二年,她在江蘇東海縣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又一次被判刑四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南通監獄。虞培玲為人文靜而有涵養,非常樸實節儉,做事總是能先想到別人,和她接觸過的人都說她人好,又有文化,非法判刑監禁使她被迫與丈夫離婚,她失去了工作、家庭及生活來源。

15、北京宣武區廣安門醫院中醫主任醫生

俞旳,當年四十多歲,大學,原北京宣武區廣安門醫院中醫主任醫師。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

俞旳為人嫻靜、善良,二零零五年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期間,為堅持信仰,被包夾折磨迫害,圍攻、不讓睡覺,刁難她,不讓上廁所。他們夫妻被迫害時,女兒很小,當時剛上小學;家中老人身體不好,接送孩子上下學都成了問題。當地一位警察說:「這孩子夠可憐的,一個孩子遭難,惹誰了!?」

16、北京市第六醫院大夫

劉芳芳,女,六十歲,原北京市第六醫院大夫。出身於老幹部家庭,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二年。她被關在以吸毒為主的六大隊,不許她睡覺,強迫她站著不許動。為了更狠毒的折磨她,在她身邊放了許多盆水,這樣當她極其睏倦站不住時就會栽倒,砸翻水盆,警察就讓她穿著濕衣服站著,六天六夜,後來她又被延長勞教期六個月。

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監獄四分監區被迫害。強制洗腦、不讓睡覺、圍攻等。

17、北京市中國氣象局醫院康復科醫生

王方甫,男,三十多歲,大學學歷,北京市中國氣象局醫院康復科醫生。二零零二年,非法勞教二年零四個月,被無故延長勞教期十個月。

二零零九年,非法勞教二年零六個月。

王方甫曾經在二零零二年被豐台分局國保大隊惡警綁架、斷斷續續折磨四個月,期間他們動用了各種酷刑:背銬,壓槓子,搧耳光,電擊,扒光衣服潑冷水,拔眉毛、鬍子、腋毛、乳毛,在地上拖、在地上踏,使他十天時間走不了路,遍體鱗傷,右手指甲破裂,腕部末梢神經損傷,拇指麻木半年多。

酷刑演示:澆涼水
酷刑演示:澆涼水

後來王方甫被非法勞教兩年零四個月,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等地。由於堅持自己的信仰,被延期勞教迫害十個月,被從團河勞教所秘密轉往女子勞教所少教隊,最後兩個月又被轉到河北保定勞教所。在被勞教的二年零四個月期間,他經歷了種種非人的折磨,白髮滿頭。

王方甫,在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夜被赤城「610」與海澱「610」、國保人員、大鐘寺派出所抓走,非法搜走兩張「神韻晚會」光碟和幾張蓮花書籤,電腦及一些私人用品,至今仍有一些私人物品未歸還 。後被劫持在遼寧朝陽市勞動教養管理所五大隊勞教兩年半。王方甫每天被強制長時間做奴役勞動,生產鞭炮等。

在王方甫被非法抓捕,關押,家人與警察打交道期間,感覺他們都是奉行命令,完全是中共這個邪惡政黨操縱的。

王方甫的父親,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聽到兒子被綁架這一不幸的消息,禁不住打擊,於十一月份含冤離世,老人臨走時沒有能夠看看自己的小兒子。

18、醫院麻醉師

董國香,女,五十多歲,醫院麻醉師,北京門頭溝法輪功學員。

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19、北京某醫院院長

高連貴,男,七十多歲,北京某醫院院長,北京豐台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六年非法勞教二年零六個月。二零零六年被劫持到內蒙古五原勞教所,在非法勞教期間,遭強制洗腦、毒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弱不禁風。

20、北京某醫院醫師

南天平,女,六十多歲,醫師,北京豐台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非法勞教二年。在非法勞教期間,強制洗腦、強制奴工。

21、北京某部隊醫院放射科醫師

張倩穎,女,當年五十多歲,北京某部隊醫院放射科醫師,北京西城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九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北京女子監獄一區被迫害。被強制洗腦,監區長李曉娜指使犯人虐待她,整日污言穢語的咒罵、侮辱,一連十幾天不讓睡覺,不許洗漱、限制她上廁所,甚至連踢帶打,打嘴巴,不讓她吃飽飯,張靚穎被折磨的幾個月頭髮就白了,非常憔悴消瘦;在四分監區,張靚穎被劉迎春強迫學習四區編寫的佛教教材,並被繼續虐待;後又在八區,監區長張海娜陰險地宣揚她精神不正常,找藉口對她進行身心迫害。張靚穎始終不放棄修煉,堅持不轉化,在女子監獄所在一、八監區被強制洗腦的各種迫害。

22、成都中醫學院畢業生

盧琳,女,四十多歲,大學學歷,成都中醫學院大學畢業。家住北京昌平回龍觀龍躍園一區。

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勞教兩年半,被送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

「上大掛」酷刑
「上大掛」酷刑

她不配合惡警,拒絕幹奴工活。一大隊的惡警就多次給她上大掛,兩個手都已經被酷刑折磨的殘廢了,腫的像麵包一樣,手耷拉著,上廁所的時候雙手已經不能提褲子。即使這樣,惡警還經常打她罵她。這期間,她始終堅持法輪大法的信仰,不畏邪惡的瘋狂迫害。出獄回家後,盧琳每天清晨三點五十在家的樓下煉動功。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到天安門附近的兩會代表駐地遞交《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各位代表的公開信》。盧琳在信中指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正的科學,法輪功學員遵循「真善忍」的原則是普世價值觀,法輪功學員沒有觸犯任何國家法律,修煉法輪功在中國根本就不違法,從法律的基本原則、國際人權法律看,勞教制度迫害法輪功學員是非法的。盧琳在信中還揭露自己歷次遭迫害的經歷。

盧琳被警察綁架,當天警察將她帶到家中進行查抄。她有兩個孩子,大的十二歲,小的十歲,後來由她大姐照顧。據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網報導,盧琳被非法勞教兩年半。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從北京女子勞教所轉入圖牧吉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在圖牧吉勞教所喊「法輪大法好」,不配合惡警惡人的命令指使,多次被惡警用電棍電擊,嘴被電腫,臉部、下巴多處被電出水泡,還被惡警惡人打耳光,拳腳相加,幾次被惡人用屁股坐於胸部,用手掐脖子,幾次差點死過去,肋骨被壓斷,頭部被惡人用金屬器砸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最後惡警還給盧琳穿束縛衣,即將一雙手裹在衣袖裏,把衣袖一對拉將兩手牢牢綁在胸前成交叉形狀,將腿用手銬銬在床頭,大冷天(十一、二月)身體躺在冰冷的光板木床上,(沒有床墊和被子)從早到晚,盧琳多次尿在褲襠裏,也不能換洗,就這樣一次一次用自身的體溫將褲烘乾。惡警甚至還用拖地的拖布往盧琳的嘴上抹,指使惡人用針扎盧琳,幹的事情邪惡至極,完全沒有人性。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23、北醫三院微生物學教授

張靜學,女,當年六十多歲,北醫三院微生物學教授。她曾參與過多項法輪功祛病健身的項目調查。

二零零零年九月,在上海被綁架,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年。

24、解放軍總醫院院長--他用自己修煉的事實,揭示出生命科學的真諦

李其華,男,一九一八年生,原籍湖北紅安,一九三一年參加紅軍,第一軍醫大學畢業,一直在軍隊衛生、醫院系統工作,曾任第二軍醫大學校長,總後衛生部政委,解放軍總醫院院長,立過大功,多次受獎,一九八四年離休。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有幸兩次參加了大法師父在北京開辦的講法傳功學習班。

李其華,原北京301醫院院長。(網絡圖片)
李其華,原北京301醫院院長。(網絡圖片)

因為李其華的身份、資歷和影響力,迫害初期江澤民就緊緊抓住這一「典型」不放,在官方高層公開點名批評,施加壓力。因此軍隊「組織上」開始天天找他談話,逼其檢討並放棄修煉,並炮製了一個「檢討」,但不是李其華的本意。他的一切行動被派來的三個人嚴密監控起來,不准下樓,不准接電話,和外界隔絕。

李其華是老紅軍、老黨員、醫學專家、軍隊高級幹部,功成名就,絕對不可能輕易相信甚麼,為甚麼相信並修煉了法輪大法?對此,他的文章《原則不是科學研究的出發點,科學更需要探索和實踐》給了答案。文章敘述了他老伴重病幾十年,自己身為院長給予了方便的醫學治療也無濟於事,學法輪功不久沉痾即消,因此使他也走上了修煉之路,不但身體受益,更重要的是法輪大法的超常法理破除了他幾十年形成的僵化觀念,開啟了生命的智慧。

李其華老人的文章結尾寫道:「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許多重大問題,人生觀、世界觀的問題,醫學中生命科學的問題,社會科學的問題,都在《轉法輪》一書中迎刃而解了,而且從我得法以後,再也沒有動搖過。因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說來了一個昇華和提高。其實還不只是我一個人這樣,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學法組,人均年齡七十多歲,八十歲以上者就有好幾位,許多是被稱之為「老革命」、「老幹部」、「老科學家」、「老教授」的高領導和高知識階層,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頭腦簡單的,而是經過認真思考後,走進修煉法輪功隊伍裏的。他們也是和我一樣,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師的大法,都感到太幸運、太有緣、太珍貴了。同時大家也都有個心願,願我們的老戰友、老同事、老領導;願我們的中年一代、年輕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觀念」、「固有觀念」,排除各種障礙,細心靜氣地讀一讀《轉法輪》,煉一煉法輪功,然後自己再想一想,我們這些老者說的是否有那麼一點兒道理;想一想,大法對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到底是有益還是有害。」

25、北京密雲縣河南寨鎮醫生

李佛元,男,當年六十多歲,醫生,住密雲縣河南寨鎮東魚家台。

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夫妻二人遭受到多次關押、綁架洗腦班等非法關押及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李佛元被迫離家出走;警察抄家將妻子饒鳳琴抓走。二零零六年五月李佛元被綁架,他負責兩個村子的醫療和孩子預防接種疫苗,綁架激起民憤,村民聯名信遞交密雲縣看守所,但李佛元仍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三大隊。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密雲國保大隊、610 夥同河南寨派出所警察多人綁架了正在家中做飯的妻子饒鳳琴,隨後又綁架了外出回來的李佛元、他們的兒子李京。後饒鳳琴被綁架到順義區泥河看守所,李佛元、李京被綁架到密雲縣看守所。

26、北京懷柔縣醫院急診護士

劉小傑,當年四十多歲,原急診護士。

在看守期間,絕食進行反迫害,上死人床二十多天。


劉小傑

二零零二年,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枉判七年,在北京女子監獄的四區被迫害。被強制信仰所謂佛教理論,強制奴役勞動。

因被北京懷柔縣醫院開除,沒有任何收入,靠打工生活。

27、北京房山區良鄉醫院的護士長

李素琴,女,當年四十多歲,北京房山區良鄉醫院的護士長,

二零零二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枉判四年,其丈夫也同時被非法枉判。未管所九區,是迫害法輪功的監區。李素琴被強制洗腦,強制奴工,洗羊絨,包筷子,織毛衣等。

28、北京某醫院護士長

潘輝,女,當時五十多歲,北京某醫院護士長。

二零零三年,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枉判五年,在北京女子監獄的老三區被迫害。被強制洗腦迫害等。潘輝的丈夫是國家醫藥管理局的高級幹部,在潘輝被關押期間,她的丈夫突發心臟病猝死,死於家中一連幾日都無人知曉。出監後潘輝又因堅持修煉被勞教。

29、軍醫劉翠芬

劉翠芬,當年四十多歲,軍醫,北京宣武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市未管所九分監區迫害。被強制洗腦、強制奴工等。

30、中醫藥大學學生

趙靜,女,二十多歲,中醫藥大學大三學生,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因講真相、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被強制洗腦、野蠻灌食迫害。

31、醫生何志英

何志英,女,六十多歲,醫生,北京昌平區法輪功學員。

非法勞教二次:

二零零五年,向世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九年,非法勞教二年零六個月。被強制洗腦,強制奴工。

32、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

章則瓊,當時三十多歲,原籍雲南,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患有絕症,修煉法輪功後康復。

二零零二年,因郵寄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判刑四年,章則瓊在北京女子監獄老三區被非法關押期間,被強制洗腦,強制奴工,數棉籤,織毛衣,包筷子,扛包。在被關押期間,其母親離世,其丈夫在壓力下與她離婚。

33、中石油某醫院護士長

謝春平,女,當時六十多歲,中石油某醫院護士長,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五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北京女子監獄八分監區被迫害。被強制洗腦,強制灌輸污衊法輪功的音像、書籍。

34、北京阜外醫院胸外科主治醫師

王國華,男,大學,原北京阜外醫院胸外科主治醫師。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零年,非法判刑二次,時間約八年。在前進監獄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王國華是加拿大移民,已辦好去加拿大出國手續,被綁架無法出國。

(二)被迫害致死案例

35、中醫碩士研究生被迫害致死

董翠,又名董翠芳 當年二十九歲,河北省藁城市興安鎮人,中醫碩士研究生畢業,北京順義區婦幼保健醫院的醫生。

董翠
董翠

二零零二年,在發資料講真相時遭綁架,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董翠被轉入北京大興女子監獄,單獨隔離關押在老三區的心理諮詢室,被用各種方法虐待,包括雙盤捆綁,連續剝奪睡眠,期間她曾為抗爭而絕食。三月十九日上午,獄警席學會召集犯人李小兵、李小妹、靳紅衛等五人將董翠帶到沒有監控的平房浴室內暴打,幾小時後,董翠被殘害致死,遺體青一塊、紫一塊,雙腿又腫又紫,膝蓋以下滿是紫色瘀血,右肩處骨頭和肌肉支離。八天就(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二十九歲。

經北京法律醫療鑑定中心驗屍,證明董翠確實是被毆打虐待致死,面對化驗結果,他們重金收買、脅迫董翠父母撤回訴訟,董翠父母在壓力下求告無門,只好接受現狀,無奈離京。但最後女監通過造假,將「草菅人命」說成是「正常死亡」。當年,女監還對外謊報「連續多年無重大安全事故」。

董翠的未婚夫申文傑(二十九歲,大學學歷,河北行唐人,北京首都機場優秀飛行員),被非法判刑五年。

36、中醫醫師被迫害致死

杜鵑,女,一九五四年出生,大學學歷,中醫醫師,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兩次在北京女子監獄遭受洗腦迫害。在北京女子監獄受盡折磨,被單獨關在諮詢室,精神和身體受到雙重的摧殘。

二零一一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致 癌症晚期,生命垂危時,其親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被監獄方面以種種藉口拒不放人,致使身體惡化,於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在女監去世,年僅五十七歲。家中留有一智障兒子,無人照管。


杜鵑

在北京女子監獄杜鵑癌症已到晚期,腋下淋巴結大面積轉移,擴散到全身,情況非常危急,癌症的疼痛令她每天只能靠打鎮痛針維持,她的親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北京女子監獄拒不放人。杜鵑的八旬老父親是一位退休軍醫,對女兒信仰真善忍而遭中共殘忍迫害,在杜鵑生命垂危之際仍不放她回家,老人唯有垂淚不已。

結語

以北京逾萬法輪功學員修煉前後身心變化為基礎統計《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報告》和中國國內的十幾份調查報告,是法輪大法弘傳於世,福澤社會的真實見證。相反,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這場迫害,致使多少法輪功學員被致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在精神及肉體上被殘害,同時毀滅著人類及道德。

法輪大法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與地區弘揚,法輪大法創始人的書籍,已翻譯成三十九種語言。這是眾生之萬幸!繁忙中的中國人,趕緊三退,趕快脫離中共邪黨的各種組織,抹去獸印,回歸生命的本質,不要失去這萬古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