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見證之六(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第六章 法外黑監獄-洗腦班

二十年來,中共不僅利用國家暴力機器公開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將他們非法拘禁在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管制場所迫害,還專門設置了洗腦班這一直接由「六一零」控制的法外黑監獄,肆意迫害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未經任何登記註冊,不受任何政府機構監督,沒有任何法律條文確認其存在的合理性,但它卻擁有任意拘禁法輪功學員的權力。洗腦班打著「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矯正中心」的幌子,在「六一零」的操控下,為所欲為幹著傷天害理的勾當。洗腦班裏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超出執法者的權力,甚至「打死白打死」也無需負法律責任。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天津市武清區設有梅廠、黃莊、豆張莊鄉、河北屯、大王古莊等洗腦班,寧河區有「大於洗腦班」,塘沽區有「塘沽戒毒所」,大港區有「大港煙草賓館」「天聯賓館」洗腦班,東麗區的「麼六橋鄉洗腦班」,北辰區的「板橋勞教所洗腦班」等等。

二十年間,天津法輪功學員被送進洗腦班迫害有報導的378人次,實際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在洗腦班裏,法輪功學員被逼迫看、聽污衊法輪功的材料、錄像,被逼迫寫「認識」「悔過」,被逼迫放棄修煉,不從者輕則拳腳相加,重則各種體罰、酷刑伺候。

一、洗腦班迫害手段

精神虐殺:強迫反覆觀看污衊大法的光盤和電視節目,強迫朗讀污衊大法的書,每天必須寫「認識」。

肉體迫害:在室外強迫走步、跑步、站軍姿,在室內罰站、罰坐,站姿為面壁、兩腳腳尖頂牆、鼻子尖頂牆、兩手中指貼褲線、身體挺直、兩眼不准閉上。坐姿為面壁坐馬札、雙手扶膝、上身挺直、不准閉眼、不讓睡覺。

限制睡眠、挨餓,最嚴重時面壁站、罰坐至凌晨三點,早上五點半又起床練隊。每日三餐所給的飯尚不及一餐的量,每個人都飢餓難挨。

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抽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抽打

公安局督察大隊大隊長何某為梅廠洗腦班負責人之一,何某卻執法犯法,親自動手打人。

一天晚上,何某將杜英光單獨帶到一間屋內,拿出一本大法書,指著書中李老師照片,強迫他撕,放棄信仰,見他絲毫不妥協,何某左右開弓,猛抽杜英光嘴巴幾十下,打的他嘴角流血。

何某又用拇指粗的銅棍猛擊杜英光的右肩幾十下,杜英光的內衣被打破,肩頭紅腫。沒幾天,一名崔姓警察在洗腦班負責人(區武裝部柴主任)指使下用銅棍打杜英光的手、大腿,被打處腫起,腿上有一條條紫紅色傷痕,杜英光被打時柴主任過來查看,看他仍堅持修煉,惱羞成怒,親自上來抓住他頭髮打他,打累後才停止。

二、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

◎杜英光,男,武清區大良鎮蔡各莊村法輪功學員,他遭洗腦班迫害情況:二零零一年,雙樹鄉派出所警察、楊村鎮第四小學萬主任、教育局人員將杜英光綁架到武清區「梅廠洗腦班」,他在這裏被非法監禁了兩個月。「梅廠洗腦班」的參與人員有政府機關人員、警察、保安、陪教、廚師共五、六十人。先後有四十名左右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這裏。被綁架到洗腦班裏人,每月要交一千五百元。

◎於文芝,武清區法輪功學員,她遭洗腦班迫害情況:二零零一年三月左右,於文芝被政法委書記李德誠騙至洗腦班(武清區民兵訓練基地),強行非法關押近一個月。在洗腦班裏,監管者罰她長時間坐小板凳,罰站(兩手中指對準褲線,頭離牆約十公分,眼睛對著牆站著),強迫看誹謗大法的書和音像,還要每天圍著樓跑圈,下午要練正步走,要是走不好不是挨罵就是挨打。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每天給很少的飯吃,晚上不許睡覺,夜裏三點多剛讓睡,四點就繼續體罰;有挨打的;有的被強迫給那裏的監管人員洗車,幹零活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這個洗腦班解體。

◎石鐵鳳,女,時年七十三歲,武清區法輪功學員,她遭洗腦班迫害情況:二零零一年的正月,泉興路派出所夥同防疫站、武清國保、「六一零」不法人員綁架石鐵鳳到武清梅廠洗腦班迫害四十五天。在石鐵風老人血壓很高的情況下,洗腦班人員逼迫老太太在院子裏跑步。見老人不「轉化」,武清公安就將她非法勞教二年,送到板橋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張春霞,女,武清區徐官屯街法輪功學員,她遭洗腦班迫害情況:張春霞先天殘疾雙眼看不見、腿腳不靈活,一直由父母照顧生活。二零零一年正月,徐官屯鄉政府人員把張春霞騙到梅廠洗腦班迫害。那時張春霞有些咳嗽,不法人員一天給她打了三針,致使她休克昏迷,送縣醫院急救。後在家人的強烈抗議下才把人接回家。

◎楊廣瑞,女,四十八歲,武清區徐官屯街法輪功學員,她被綁架、洗腦班迫害情況:二零零一年被徐官屯街「六一零」人員騙至洗腦班(武清區民兵訓練基地),非法關押近兩個月。在洗腦班裏,監管者罰她坐小板凳、罰站(兩手中指對準褲線,頭離牆約十公分,眼睛對著牆站著)、不讓睡覺,強迫看誹謗大法的書和音像,還要每天圍著樓跑圈,下午要練正步走,要是走不好不是挨罵就是挨打。

◎盛士蘭,女,五十九歲,武清區下伍旗鎮良官屯法輪功學員,她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情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盛士蘭為了去北京講一句真話,途中被截堵抓回。在當地派出所關了一夜後轉到中學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三天三夜。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盛士蘭被綁架到武清區梅廠洗腦班,在那裏遭到體罰、不給飯吃、毒打等折磨。

◎高孟懷,女,六十三歲,武清區河北屯鎮法輪功學員,她被綁架、洗腦迫害情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高孟懷被非法關在鄉政府洗腦迫害七天不讓回家,威逼寫「不煉功」的保證。二零零零年被抓到鄉政府關押了十五天不讓回家。二零零一年被再次關押在鄉政府十五天洗腦不讓回家。

◎王德美,女,四十六歲,武清區楊村鎮法輪功學員,她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情況:因為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王德美被泉州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武清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一個月。二零零零年臘月王德美被綁架到武清區黃莊洗腦班迫害,過年都不讓回家。

◎李鳳雲,武清區大良鎮雙樹鄉法輪功學員,她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情況: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李鳳雲在鄉里非法辦的洗腦班受迫害十天,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趕上邪黨慶十一,又無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鄉里無端騙去洗腦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李鳳雲被雙樹鄉洗腦班非法監禁十五天,並被勒索押金五千元。

◎陳慶蓮,女,四十三歲,寧河縣蘆台鎮法輪功學員,她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情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晚在北京被警察綁架,被送至寧河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被轉關蘆台鎮政府洗腦,陳慶蓮不放棄信仰,又被送回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後再次被劫持到蘆台鎮政府,遭勒索現金一萬元。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陳慶蓮在上班期間被轄區警察騙至蘆台鎮政府「雙規」,因堅持修煉,被送至大於洗腦班迫害,並被勒索三百元飯費。

◎楊孝榮,女,四十七歲,寧河縣蘆台鎮法輪功學員,曾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王繼增等人綁架至蘆台鎮政府洗腦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天安門廣場被北京警察綁架,先後在北京車站派出所、寧河縣看守所、天津九處被非法關押後,被挾持回蘆台鎮政府繼續洗腦二十餘天,並被勒索三千三百元;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王繼增等人綁架至蘆台鎮政府,三天後轉到大於洗腦班四十餘天,期間一直睡地上,且不讓家屬接見。

◎董會蘭,女,寧河縣蘆台鎮法輪功學員,曾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街道的李洪恩、王繼增劫持至蘆台鎮政府洗腦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又被街道的李洪恩、王繼增、張萬平等人綁架至蘆台鎮政府洗腦二十多天,並被勒索現金一千元;二零零零年正月,邪黨召開「兩會」,董會蘭被街道和鎮政府綁架到鎮政府洗腦迫害二十餘天;二零零一年九月上午,街道的李洪恩與蘆台鎮政府人員闖入家中,強行將其拉上車,送至蘆台鎮政府洗腦迫害。

◎劉淑玲,寧河縣蘆台鎮法輪功學員,曾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王繼增等人劫持到蘆台鎮政府洗腦班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劉淑玲被北京警察綁架,當天被接回後,關押在寧河縣看守所,後被轉送到天津九處關押十五天,後又被鎮政府關押在洗腦班迫害一個月,並被勒索現金三千三百元;二零零零年二月被劫持到蘆台鎮政府洗腦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被警察王貴旺等人劫持到大於洗腦班迫害;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李秀芹,女,寧河縣廉莊鄉孟莊村人。二零零零年黃曆臘月二十,廉莊鄉不法人員將李秀芹強行綁架到大於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李秀芹被拖到雪地裏凍了一個半小時。二零零一年黃曆三月初六,電視台又來兩個人要求李秀芹按他們要求說感謝邪黨等鬼話,又從衛生院抱來很多輸液瓶作假證。同時逼迫李秀芹對著鏡頭念他們準備好的稿子。李秀芹被逼交一千元罰款,其他四十多人交一千至兩千不等,大約在這次迫害中法輪功學員被罰款八至十萬元人民幣。之後李秀芹向廉莊鄉政府要錢時,廉莊鄉書記任秀生說吃了、喝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

◎朱樹君,女,寧河縣寧河鎮人,二零零一年看見法輪功學員被掛牌遊街,說了一句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八天,然後又被綁架到「大於洗腦班」近兩月。在「大於洗腦班」期間,寧河鎮政府人員鼓動家屬打罵法輪功學員。朱樹君的丈夫揪住她的頭髮,拳打腳踢,之後惡徒把朱樹君逼到雪地裏罰站。後朱樹君被從大於洗腦班直接劫持到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