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見證之二(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

第二章「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

一、天津教育學院事件

'天津教育學院舊址'
天津教育學院舊址

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傳出後,法輪功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在家庭、社會中做個好人,對人善良誠實,幹工作兢兢業業,利益上不爭不搶,已經成為了人們心中的道德典範。越來越多的人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認同與同化,凸顯出幾十年來中共「假惡鬥」的殘暴與邪惡。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對此感到恐懼、嫉妒,強烈的妒嫉和恐懼使他不顧一切的尋找藉口來迫害法輪功。

科痞挑事端 誣蔑誹謗法輪功

天津教育學院創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行範圍不侷限於天津市,在全國有一定的影響。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科痞何祚庥在此雜誌發表了一篇名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以捏造事實、誣蔑、誹謗的伎倆,指名攻擊法輪功,醜化法輪功修煉者的形像,誣蔑法輪功創始人。該文章發表後,一些教育單位隨即下發了文件,不允許中小學生修煉法輪功,學校周圍不許有煉功點。

中國大陸所有媒體都是被中共當局控制的,中共歷次政治運動都是由依附政治的文人在官方媒體批判、抹黑開始,所以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公開發言辯誣的渠道。

何祚庥的文章發表後,天津部份法輪功學員聯名給政府部門寫信,用自身修煉的實際情況向其闡明,大法修煉可以使人祛病健身道德回升,對個人家庭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為了進一步澄清事實,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天津及周邊的一些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講清法輪功真相,並期望該雜誌編輯部對該文章做出更正以消除其惡劣影響。

善意澄清事實 現場秩序井然

?�年4月21日法輪功學員在天津教育學院'
1999年4月21日法輪功學員在天津教育學院

到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和平、理性。為了保持良好的秩序,他們安靜整齊的坐在不妨礙別人行走的道邊、樓角處,並留出通往學院各個樓和角落的通道,保證教育學院的正常活動。

為了減少走動不影響學院的正常教學,很多學員儘量少吃少喝以減少去廁所的次數,必須去廁所時,都自覺排隊並禮讓不修煉的民眾。每隔一會兒就有學員手拿著垃圾袋把水瓶食品袋等垃圾收走,以保持學院的整潔。校門外有法輪功學員義務維持秩序,保證學院周邊道路交通的順暢。

教育學院四周有一些居民樓和商鋪,人們驚訝的發現那幾天教育學院每天有上千的人出入,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來了許多來看熱鬧的人,他們感慨的對法輪功學員說:哎呀!你們煉法輪功的真好,這麼多人秩序一點不亂,一點嘈雜的聲音都沒有。

天津市公安局派來了一些交警在教育學院附近的街道指揮交通,一位交警在現場看到交通秩序這麼好,不由得稱讚說:「你們的秩序真好,紀律夠嚴明瞭,比軍隊還厲害。」

幕後操控及暗中預謀

起初院方接待人員聽到法輪功學員代表的反映,才知道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並非何祚庥污衊的那樣。對於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善良,他們很感動並承諾儘快更正挽回影響。

但是,四月二十三日那天,一位法輪功學員聽到身邊的便衣私下裏悄悄的說:上面下來命令了,不允許更正。

中共派了一些便衣特務在現場四處活動,他們通常是尾隨在維持秩序的學員身邊,也有一些便衣特務偽裝成學員混雜在人群中,企圖打探誰是組織者。

法輪功學員們還發現教學樓的窗戶上拉著窗簾,只露著攝像頭不停的調整,對著幾個維持秩序的學員攝錄。據原天津市國安局、「六一零」官員郝鳳軍講,當時在天津市教育學院周圍的大樓上都架好了密錄攝像機,把在場的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全部錄了像。

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與殘暴的警察

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六七點鐘,教育學院外的甘肅路靠哈密道一側至少有六輛警車停在路邊,另一側停了幾輛大客車,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把甘肅路堵的水泄不通。

在此之前有幾輛轎車駛進教育學院,有人看到時任天津市政法委書記的宋平順坐在車裏。在他們走之後不久,大批的防暴警察氣勢洶洶衝進教育學院。

夜幕下的天津教育學院,一時黑雲壓頂邪惡瘋狂。一排排警察衝進院內,手中拿著警棍喇叭。警察進場後開始喊話,要求學員自動離場,否則以「擾亂公共秩序罪」予以拘捕。警察喊了一遍又一遍,在場的法輪功學員不為所動。

不知是誰開的頭,學員們開始背誦《精進要旨》。開始幾十人、幾百人、上千人最後全場一個聲音,從「論語」「博大」「真修」一路背下去。偉大的佛法撼天動地響徹寰宇。

驚恐之下警察們衝上來用警棍強行驅趕學員,稍不順從就拳打腳踢大打出手,無論年輕年長,無論婦女兒童。面對這樣的強權暴力,法輪功學員真正做到了大善大忍,還是耐心地向他們講真相

一位六十多歲花白頭髮的老太太被警察們兇狠地推搡、揪打著,她還在不停講真相:「你們不能這樣兇狠的對待我們這些好人,我要不是煉了法輪功我早就死了,我有冠心病,是大法救了我……」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微弱,一會兒就暈死了過去……

即使這樣,警察們也沒放過這位老人,他們又叫來兩個警察,兩個拉著胳膊兩個拉著腿,像物件一樣把老人拖到大門口的轎車門前,四個人齊聲喊著:「一、二、三走!」隨即把老人拋向車門。這一拋不但沒進去,反而從車門口滾落了下來。接著,他們又換了一種方式,把這位老太太拖進了車。

另外四個警察把一位姓巨的胖奶奶兩人抬腳、兩人抓胳膊往外抬,途中老太太的褲子被他們拽得露出了肚子和屁股、上衣把頭部全部蓋住了。這位奶奶喊了一聲:「我的褲子!」而這四個警察根本不理睬,就這樣從校園的裏面一直抬到大門外。

一個警察抓起一位女士的頭髮,用腳踹她的腿,連拉帶拽地將她拋上大轎車;有的將學員打倒在地,用腳用力的踩踏,然後也拉上大轎車;有的警察用喇叭狠打女學員的胸部,使學員疼痛難忍倒在了地上;有的學員被打掉了鞋子,光著一隻腳。這時的警察們已經打紅了眼,連罵帶打,將打倒後的學員拖上大轎車。

一個警察把一個女孩打哭了,這時一位天津北郊的年輕男學員,穿著一件印有「法輪大法好」字樣的白衣服,他走過來對警察說:「你不應該打孩子,她那麼小。」話音沒落,該警察拽著小伙子的頭髮往牆角上撞,頓時小伙子被撞得頭破血流,然後就被抓走了。

一位曾在中心公園煉功的少校軍官,被兩個警察抓走了,寧河區法輪功學員姜九勝,被四腳朝天地扔了出去。

四月二十三日當晚,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在之後央視報導天津教育學院事件時,天津市公安局長居然對著全球幾十億人撒謊,說天津警察沒打人沒抓人。

天津警察「建議」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原市委大樓舊址。左側為當年學員停留處

四月二十三日深夜,被驅趕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自發的來到天津市政府辦公樓前,為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討個公道。

市委門前的小花園聚滿了法輪功學員,花園對面及市委周圍的人行道上都站滿了學員,沒有人站在馬路上,沒有堵塞交通。雖然法輪功學員剛剛經歷了那樣殘酷的打壓,他們依然平和安靜的站在那裏,等待工作人員到來表達自己的訴求。

距離市政府不遠處是個公安部門。一會兒從大鐵門裏走出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看上去像是個當頭的人,手中拿著高音喇叭,大聲的訓起話來:「你們都聽著,現在命令你們趕快離開這裏!不然,一切後果自負……」有法輪功學員回答道:「你們把抓去的學員都放回來,如果不放,我們也只好等候天亮,找市政府討個公道!」

這樣僵持了一會兒,他喊道:「你們派幾個代表進來談!」離門口較近的五六個學員主動隨他走了進去。過了二十多分鐘,鐵門又打開了,還是那個人又喊:「你們誰還想進來談,馬上進來!」

學員們一聽不對勁兒,為甚麼前幾個談話的學員不出來呢?追問道:「你先把前幾個學員都放出來,我們再進去談話。」此人聽後無言作答,只好又進去了。過了一會兒,門內推出一位四十來歲的女學員,強行塞給她喇叭,她身後的警察催促:「快說!快說!」

女學員告訴在場的學員們:「他們讓我勸大家先回去,(他們)還是不想放人。」警察聽到這位學員並未按照他們的意圖行事,隨即又將這位女學員推了進去。又過了十幾分鐘,大鐵門再一次打開,裏面又走出這個警察,他對學員們講道:「我們把前幾位放了,你們再進來幾個。」學員們又自願的走進去了幾個……

當法輪功學員代表要求市政府放人時,他們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此事,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不會得到釋放。天津警察向法輪功學員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流亡澳洲的前天津「六一零」官員郝鳳軍在接受專訪時,透露了天津教育學院事件的內幕詳情。郝鳳軍說:「教育學院就坐落在和平區,在我們分局管轄範圍之內。四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去天津市教育學院的時候,我也去了,當時我所在的和平分局幾乎出動了所有的警力。我們到那以後,並沒有看到(這些法輪功學員)像一般工人上訪那樣喊打喊殺的,他們只是靜靜地坐著,然後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們,說你們法輪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們就找北京去。在此之前我並沒有接觸過法輪功,但當時我認為法輪功如果要去中南海,天津市政府要負一部份責任,市政府如果不這樣說,他們可能就不會到中南海去。」

天津教育學院事件是中共暗中策劃的一個陰謀,其目的就是為迫害製造藉口。然而面對中共的邪惡,法輪功學員自始至終都用真誠坦蕩的胸懷,高尚的道德修為,向人們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從天津教育學院再到北京中南海,處處展現出了大法修煉者的風采。

二、「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

'秩序井然、祥和寧靜的「四二五」上訪現場。'
秩序井然、祥和寧靜的「四二五」上訪現場。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行使憲法賦予的上訪權利,不約而同的到位於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

中午時分,五位法輪功學員作為代表進入國務院同政府官員會談,申訴了法輪功學員的三點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法輪功學員,允許法輪功書籍合法出版及合法的煉功環境。

輪流參加會談的有國務院信訪辦的負責人、北京市負責人以及天津市負責人。朱鎔基總理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

傍晚時分,天津按照中央指示釋放了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隨即在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們靜靜離去。整個過程平靜祥和,秩序井然。法輪功學員離開後地上無一片紙屑,連警察扔的煙頭都被上訪學員清掃乾淨。法輪功學員向世界展示了他們和平理性的境界以及他們維護正義良知的道德勇氣。

中共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把法輪功學員的依法上訪誣陷為「鬧事 」「圍攻中南海」,這完全是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的上訪和平理性,既沒有大聲喧嘩,更沒有阻塞交通。對中南海,他們既沒有「圍困」,更沒有「攻擊」,他們只是依法到信訪辦公室上訪,況且法輪功學員此次上訪行為是在天津警察的「建議」下進行的。

此次「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為爭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的和平上訪,震驚了中外,被國際社會稱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從而開啟了一段將永載史冊的圍繞「真、善、忍」法則的正邪較量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