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煉中去掉不好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一個喜歡吃的女人,做吃的很勤快,翻著花樣弄吃的。別的女人逛商場、服裝店,我最喜歡逛的是菜市場,還為了方便,手裏提著一個小彈簧秤,小販別想跟我短斤少兩。一到了賣青蛙、鱔魚、龍蝦、雞鴨等攤位前就挪不開腳,尋思哪是土味?哪是野味?因覺的吃好吃的東西是人間第一大享受。為此,我不知殺了多少生,造了多少業。

一、去好吃的心

直到二零零四年修煉大法後了,我才知道「殺生會造成很大的業力」[1]。我這才不去菜市場買活物了,手裏提的小秤也扔了,不在意吃虧上當了。但好吃的心去了快十年才去掉。

自己不買活物了,但一到菜市場看到青蛙、鱔魚、龍蝦,看到它們跳,那顆好吃的心也狂蹦亂跳個不停,只想買了吃,這時我就強迫自己快走開。

記得有一次,我非常想吃鴨子,怎麼也壓不住想吃的心,忍不住就打電話要丈夫買。他買回後,我喜滋滋的去廚房剁,心想:好久沒吃過雞鴨了,終於可以飽餐一頓了。奇怪的事發生了:我拿刀剁鴨子,明明砍的是鴨脖子,但刀卻砍在了我的食指上,嚇得我扔了刀喊救命。丈夫跑進來,看到我手上血流不止,幫忙包紮好。

那一刻,我手指鑽心的痛。把我痛清醒了,我哭著喊師父,對師父說:「弟子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殺生了。」砍在我手上我知道痛,砍在小動物身上,難道它們不痛?它們也痛啊!何況我是為了飽口欲殺它們性命,修煉人的善心何在呢?從那以後我不再叫丈夫替我買這些活物了。

儘管如此,那顆好吃的心反反復復折騰,令我難受、想吃、饞嘴,但它越來越弱。

到二零一四年以後,我對好吃的東西不再感興趣,吃麵條、稀飯、饅頭和酸菜也沒關係。抓起甚麼吃甚麼,只要填飽肚子就可以了。和學法前的我判若兩人,以前是無肉不歡啊!但丈夫與孩子在家吃飯時,就弄他們愛吃的,不糊弄他們的飯菜,讓他們吃得高高興興的。

二、去色慾心

我和丈夫感情很好(除去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因娘家親友挑撥離間,讓我們吵了幾次架,差點離婚外)。他很有才華,知書達理,脾氣溫和,對我體貼入微,我們關係很好。我對丈夫情也深,喜歡他,在夫妻生活上,我把它當美好的東西。

修煉後,我學了師父講的色慾方面的法理,沒有引起重視,沒有想戒欲。丈夫一示意我就動心、動情,但過後又後悔,知道自己沒擺正。師父說:「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你把它看淡,保持一個正常的和諧的夫妻生活就可以了」[1]。我把握不好,修的差勁,拖泥帶水。

在我修大法第五個年頭,有一次,我和幾個同修出去講真相,被人舉報。我們三個被劫持到拘留所,我被非法關了十五天。回來後,後怕的幾個月不敢出門,怕有人盯梢,怕再被迫害。呆在家裏非常矛盾痛苦:知道大法好,想修好自己,返本歸真。但邪黨的迫害又讓人不寒而慄,反覆問自己,怎麼辦?幾個月後,我選擇跟師父走,義無反顧,精進實修。

我反覆找自己哪有漏了,讓邪惡鑽了空子了。找來找去找不到,不會找。直到有一次看到《明慧週刊》有一篇交流文章,講到同修被綁架等迫害,一般有三種情況:1、動用了大法的錢,大法的錢是救人的,不能挪於它用。2、妒嫉心。3、色心不去。我一下子恍然大悟:色心、色慾心就是它。

師父說:「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1]而我從未想過清除它,還把它當作是我,樂在其中。一手抓著神的東西,一手抓著人的東西不放,有大漏,才招來的迫害啊!悟到後,我發正念時,第一個清除的就是色慾心。儘管甚麼感覺也沒有,一年又一年,我堅持不懈的清除它,不要它。漸漸的,真像師父說的:「那天我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說我們身體散射出來的能量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那麼在這個場作用下,你不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無形之中也把你愛人給制約住了。」[1]丈夫真的被制約住了,好久好久也想不起來。我們是分房睡的,夫妻關係一如從前,沒受影響。丈夫偶爾也會有一回二回,但我已把它看淡了,也就和諧了。

三、去利益心

1、不存私房錢

丈夫於一九九九年開始租房辦廠,生意很好。我娘家三個哥嫂都參與其中,想在一起賺錢。由於利益的原因,他們對丈夫心生不滿,偷走丈夫的圖紙另外辦廠去了,並挑撥我和丈夫之間的關係:說甚麼他和我離婚是遲早的事,要我多存私房錢。我信以為真,不管丈夫生意如何,只管找丈夫要錢,不給就搜衣袋,就硬拿。當時我的是非觀是顛倒的,認為錯的都是丈夫。還覺的自己命苦,攤上了這麼壞的男人。我殺雞取卵的做法影響了丈夫廠子的正常運營,丈夫大為光火。為此,二人為錢的事三天一大吵,二天一小吵,吵得二人都心灰意冷了。

二零零四年春,丈夫寫好了離婚書,我心中再多捨不得也挽回不了。到了要離婚這地步,我都不明白是甚麼原因造成的:甚麼都聽娘家的,聽得把自己的家就要弄散了,還沒意識到是自己錯了,我是蠢到家了。

就在這節骨眼上,我母親於二零零四年七月去世了,終年六十九歲。母親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親眼見證她之前一身的疾病,又黑又瘦,修煉法輪功後,她的病不翼而飛,挑糞種菜,補衣勞作,甚麼活兒都幹,成了一個健康的人,每天樂呵呵的。在這修煉大法的九年裏,母親活得充實、幸福。她曾告誡我們:「以後不鎮壓了,你們二姐妹一定要學大法,只有修大法才能擺脫輪迴之苦、回歸那無限美好的天國世界」。

母親的去世如當頭一棒把我打醒了。我想:我這麼要死要活、瘋了似的找丈夫要錢,存私房錢,鬧到離婚也在所不惜,值不值得啊?人死了,錢能帶到棺材裏去嗎?錢就用不上了啊!人生在世最珍貴的是生命,別作踐自己了。從今以後,好好修法輪功吧,修到功成圓滿的那一天,回到天上自己真正的家園裏去,返本歸真!多好啊!生生世世的轉生,六道輪迴多苦啊!於是在母親去世的一個星期之後,我走進法輪大法的修煉中。

學大法幾個月後,我主動將自己這幾年存的私房錢十多萬元全部交給了丈夫。丈夫非常感動,說感謝李老師教化了頑固的我。因此,他非常支持我學大法。

我要求自己以「真、善、忍」為準則,時時事事為他人著想,不能再有這種損人利己的行為。同時,也要教育好子女,誰也不准存私房錢,這種行為害人害己。

2、與姐不計前嫌

我姐夫曾在丈夫廠裏幹過兩年銷售,後因不服從管理,丈夫要開除他。姐夫懷恨在心,找我丈夫要補償,否則不走,吵得不可開交。丈夫息事寧人,只得隨他怎麼算賬都行,這事才算了結。為此,我家和姐家四、五年不通來往,互不理睬。後來姐家孩子考上大學,那一年請客,我們去了,冰凍的關係才化解。

和姐姐恢復關係後,有一次姐姐悄悄對我說,我丈夫還欠他們二萬元沒給。我回去問丈夫,丈夫氣得罵人。他說:不欠他們家一分錢,反倒是他們銷售出去的貨有四十多萬元沒收回,到現在也沒收回,成了死賬,損失的是我家。

我決定拿二萬元去給我姐。不管欠不欠都給她,哪怕這世不欠是上世欠的都給她,還清賬。等我真把二萬元送到我姐手上時,她非常誠懇的說:這二萬元不要了,等將來她女兒結婚時,男方條件不好,就送給她女兒,如果好就算了,不要了。好吧!二萬元放哪兒都是一樣的,在心裏放下就行了。

3、贍養老人,善待父親與繼母

小時候,我和姐、母親過得很苦,挖野菜吃,做飯時炒菜沒油、沒米、沒柴是經常的事,長年累月吃不到肉是常事,原因是我父親不顧家,長期住在外頭。有錢時找女人、賭博,沒錢時住在別人家,忘了家裏還有三個人要吃、要喝、要穿、要生活,對我們不聞不問。

從十幾歲起,我就想把自己嫁了。這個家太苦了,苦得活不下去。十五歲那年,我開始自食其力,開一個小賣部,擺點煙酒副食,賺的錢供我姐讀中專。在我姐讀書這幾年,我父親居然可以消失得不見蹤影,等到我姐參加工作後,他又來了,他就是這麼一個不負責任的人。而我姐和他的關係很好,待他很好,從不計較他的過錯,不知他們前世是甚麼因緣。

我從小一直都很恨他,恨他對兒女不負責任,讓我們吃盡了人世間的苦。恨他對母親的不忠、暴戾。看見他就不舒服、厭惡、做噩夢:反覆夢見一個長著父親的臉的惡魔跟著我追,我不停喊:「爸爸、爸爸。」喊也沒用,那惡魔跟著我追,嚇的我慌不擇路,魂飛魄散。在我未嫁之前,父親為一點小事和我吵得很厲害,甚至喝了酒後拿著菜刀跟著我追,說要砍死我……我只想離他越遠越好。

二零零四年,我修大法了,我想做一個好人,做一個修「真、善、忍」的人。我不能像以前那樣對待父親了。二零零五年,我花錢在自家房子前面砌了一間小屋,還有廚房和廁所。我租車接父親和繼母搬到我家新砌的小屋住。他們的水電、生活費,我和我姐都包了。他們只管吃好、喝好,身體好就行了。

二零零六年我搬了新家,我的二室二廳的房子就留給了他們。繼母很相信大法,說是大法讓我變好了,好了好多。因為修大法前,我同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形同水火,除非不見面,見面就水火不容。

二零一七年春天,繼母突發心肌梗塞,緊急送到醫院,說要馬上手術,費用要三萬元。打電話給她兩個兒子,找不到人。繼母和她兩個兒子關係都很僵,沒甚麼來往。在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我丈夫和姐夫共同湊齊三萬元把手術做了。出院後,繼母很感動。她的兄弟姐妹來看她,都說我們好,都說多虧了父親的兩個女兒女婿才救了她的命。其實,繼母在兩個女婿中的印象並不好,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們放下成見,掏錢救她性命。這在當今社會並不多見,連親生兒女不管父母死活的比比皆是。

現在兩位老人又過上了平靜安寧的生活,吃、穿、住、生病的費用不愁,我們做子女的都包了。儘管父親在我們年幼時,不負責任讓我們吃盡了苦,讓我怨恨了他三十多年。是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才化解了我與他之間的怨緣,我才能善待父親、善待繼母,讓二老頤養天年。他們是幸運的,他們沾了大法的光,享了大法的福。

四、用大法的法理啟發家人去掉妒嫉心、走正路

1、勸導丈夫

丈夫的弟弟在丈夫廠裏幹銷售幹了十來年,賺了幾百萬元。二零一六年冬季,他弟弟在外省開了一個酒店,業務員都去賀喜,獨獨瞞著丈夫。丈夫知道後,對弟弟的做法大為惱火。他想到平日裏在提成上、報銷上處處關照他,損己肥他,卻落得這下場,親兄弟比外人都不如。

我剛聽到時,第一念是不高興,但馬上意識到這是妒嫉心,我不要,要滅掉它,隨後就心態平和了。我輕言細語勸導丈夫:「不要妒嫉弟弟搞得好,要巴不得弟弟越搞越好。你們家族多出幾個大老闆多好,只出你一個還是少了。多出幾個大老闆在鄉里好有面子,你爸生的兒子個個有出息,好自豪。弟弟不告訴你就不告訴,別生氣、別妒嫉,妒嫉心害人害己,要去掉它。」說得丈夫最後認可了:「我不妒嫉他,巴不得他越辦越好。」我用從師父法理裏悟到的道理開導丈夫,化解兄弟間的矛盾。

家和萬事興啊!後來他弟弟又接連開了兩家酒店,生意很好。丈夫生意也蒸蒸日上,年銷售額達到一千多萬元。

2、教育女兒

女兒和鄰居家的女兒小玉是同班同學。小玉是個學習刻苦的女孩,成績好。女兒吃飯學習在午托班,成績分數和她相差不大。考試分數出來後,女兒看到小玉的分數比她低就好高興,回來就告訴我小玉比她考的少好多分。我當時聽了也沒在意,次數多了就意識到這是孩子的妒嫉心滋長。我告訴女兒:「你不要和同學比考分,同學考得好又不影響你,考得差也沒影響你。爸媽從未因分數低批評你,總是表揚你。你做好了每一件小事,都有讚給你,鼓勵你。以後,你的同學們考得比你好,你送上你的祝福,恭喜。考得不如你的,你要鼓勵他加油、努力。滅掉妒嫉心,看到別人有好事時你要高興,看到別人有傷心事時你要同情。那樣,你的善心就出來了,就沒了妒嫉心。」從此,孩子再也不因別人考得比她差而高興了。

3、引導兒子

大兒子讀小學時,學校舉辦的誠信考試每次都參加了。考試時,好多學生會作弊抄襲,所以學校舉辦了一個誠信考試的項目,無老師監考,由學生自願報名參加,考試分數真實有效。因為其他的學生都想作弊考高分,所以一個班級只有幾個人願意參加。兒子每次都參加了,他的分數都是真實的。因此,老師沒少表揚他。

等到兒子讀高中了,一進高一首次摸底考試他就考了個全班第一。一下子,全班同學都認得他了。我教育他:「要和同學們處好關係,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一起出去玩,購物要大方,不可佔別人的便宜。別人佔你便宜可以,一個小氣、斤斤計較的人長大了也成不了大事,沒甚麼出息。同學不會的問你,你要知無不言,都告訴他。別怕他會做了成績超過你,不要怕別人考得好。男人心胸要像天空一樣寬廣,以後才能成就一番事業。」兒子把我的話都聽進去了,照做。所以,他成了班裏的紅人,男生、女生及老師都喜歡他。同學們都願意和他玩,生活、學習上的事都愛找他,他也樂於助人,從中也收穫到了快樂和友情。

有一次,分班考試,根據分數決定去好班、差班,很關鍵。這次考試兒子考的不理想,成績在十幾名,而平時成績不如他的考到他前面去了。他回來大哭,委屈得很,說考試時很多同學用手機作弊,他沒作弊,反而考得不如他們了,害得他不能分到好班去了。我首先肯定他沒作弊是對的,從小養成了誠信習慣,做一個誠實的人。再告訴他:人的一生是定好了的,神安排的,從一出生就安排好了,甚麼時候讀書,甚麼時候工作,甚麼時候結婚都是安排好了的。你順其自然就行了,強求也求不來。不管考得高分的同學作不作弊,不關你的事。不要有妒嫉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是個最壞的心。江澤民的妒嫉心使他失去理智,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長達二十年之久,仍未停止。你要聽師父的話,去掉妒嫉心。孩子得到開導後,想通了,又開開心心的去上學。

一九九八年我二十八歲時,做了一個夢。夢見公園裏的花壇裏長了一棵高大的樹,樹上開滿金黃色的花,密密麻麻、金光閃閃,一團一團非常美麗,不見一片樹葉,連樹枝也是金的。我在夢裏也忍不住讚歎:這麼美的花應該是天上的仙花,不是人間的,當神仙真好啊!怎麼樣才能當神仙呢?醒來後還久久回味,並寫了日記。做夢不久,我發現自己懷孕了。而我卻做了一生中最後悔的事:我知道懷的是女孩,但我只想生一胎,只想生一個男孩,不想再生。於是在邪黨無神論的毒害下,我毫不猶豫的打掉了胎兒,當時沒有一點愧疚感,我愚笨到何等地步。當年要是把她生下來,她該是怎樣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兒啊!也許專找到我,以後得法的呢!痛悔一直伴隨著我。

我經常講這個夢給兒子、女兒聽,告訴他們:本來你們應該有一個漂亮的姐姐,都是我中了邪黨無神論的毒,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孩子,我一輩子不能原諒自己。好在我修大法了,慈悲偉大的師父無所不能,會善解我與你們姐姐之間的冤緣,讓她有個好去處。

現代社會裏有的孩子小小年紀就談戀愛、懷孕、打胎,社會風氣敗壞了。但我們大法弟子家庭裏的子女不一樣,我要用師父的法教導子女們走正路,走好人生每一步。不要讓人生路上洒滿無知、悔恨的淚水。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