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真心為別人著想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一名河北滄州大法弟子,這篇文章寫於二零一四年,當時二十六歲。

一九九七年母親喜得大法,身心受益。那時的我才九歲,知道大法好,也跟著學,但是不精進。直到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在這幾年中,我的母親被非法迫害了好幾次,使我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學校裏同學們的譏笑、異樣的眼光、邪黨的非法打壓,迫使當時法理不清的我放棄了修煉。我深知大法的好,那時年齡很小,只知道怎樣做一個好人。隨後的幾年,不管環境怎樣,母親依然堅修大法。我也時常感受到師父沒有丟下我。我也開始漸漸的同母親學法,從新走回修煉中來,開始修心性,和母親一同出去發真相資料。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我和男朋友談了三年,男朋友及其家人都不修煉。男方提出結婚,在下聘禮之時,男朋友的父母居然空手來到我家。而按當地習俗,都需要幾萬塊錢的聘禮,這是眾人皆知的。男友的父母和我父母解釋了家裏沒有錢的情況。那時我父親也開始修煉了,父母做到為別人著想,原諒他們沒帶聘禮來提親,並商量好了結婚的日子。

在男方父母走後,父母向我說了事情的經過,我聽後真生氣,心想這家人怎麼這樣?也礙於面子,心想鄰居們、親戚們知道了該怎麼想?不笑話嗎?這婚不結了,和他分手。父母勸說:「咱不能那樣,咱是修煉的人,要依照大法做事。學會為別人著想。如果現在毀了婚約,他家的名聲就毀了,他以後還怎麼找對像?咱不能那樣自私。」在父母的勸說下,我也冷靜了下來。站在法上考慮:放下求名的心,真心的對任何人好,原諒了他們。

就這樣我們結婚了。在結婚之前,母親叮囑我要時刻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不能混同於常人,要幫助婆家幹力所能及的事,活兒要搶著幹,勤快些。結婚後,我時刻不忘母親的話,不忘自己是煉功人,嚴格要求自己。就這樣,相處了幾個月,我才了解這個家庭。

原來他父母是那種好吃懶做,不好好過日子的人,還欠了一屁股債。馬上要過年了,要債的都追到家裏來。我父母給的嫁妝錢都給了他們拿去還了債。最後,他父母變本加厲的把十多萬的債壓在了我和我丈夫的頭上。我們當時沒有能力來解決這樣的債務壓力,走投無路。我們倆口子大年三十離開了家,出門打工還債。當時日子非常艱苦。娘家爸媽沒有怨言,還幫助我們做起了生意。

起初生意不理想,要債的也經常打電話催債,再加上家庭給我們的打擊,使我丈夫失去了信心,他經常出去喝酒。那時的我由於巨大的怨恨心,也不學法了混同於常人。非常怨恨這個家庭給我們帶來這麼大的痛苦,恨我丈夫不振作起來。所以我們也天天吵架,見到彼此就像見到仇人一樣,覺得生活沒有了希望,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他父母又把兩萬元的債務壓到我們頭上。真是百苦一齊降,當時差點離婚。

母親經常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要好好學法,守住心性、向內找。後來有一次,我丈夫又出去喝酒。我在家裏就一直想:他肯定又喝醉了,是不是又要和他打呢?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改變他呢?突然想起當初《明慧週刊》上有和我類似經歷的同修,她是怎麼用善心感動對方,化解矛盾的。想起了師父的法,想起了師父有關修善的講法。我恍然大悟!對呀!我的善心哪去了?只看了他的不足,沒有向內找自己。我想等他喝酒回來後,我不能和他吵架,我要用善心感動他。我這善念一出,回來後他的態度卻非常好,先給我道歉,說了很多好話。我當時感覺到了,自己正念一出,善念一出,真的可以改變周圍的環境。他喝多了,我把他扶到床上。細心的照顧他,幫他清理嘔吐物。給他清洗乾淨,真的對他好。

從此之後,我也徹底醒悟了。把自己當修煉人,認真學法、守住心性,修去怨恨心。我倆也不吵架了,生意也好轉了。懷有身孕的我,也快要生產了。我父母來到我身邊。我們一家人每天一起學法切磋。母親告訴我,在任何時候都要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危難的時候喊師父。我記住了母親的話。

在我生孩子期間,醫生檢查說我骨盆小,孩子個子大並且頭靠上。那幾天不讓我進水進食。我當時正念很足,進產房後嘴裏一直念著「法輪大法好」。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我的小寶寶出生了。醫生當時跟我說:你真了不起,生了個七斤重的男孩,並且沒有一點傷口。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保護我。

我出院以後更加積極學法,嚴格要求心性的提高。我身邊的環境也變好了。我丈夫也開始跟著我們看書學法了。

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