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一個「八零後」和她的婆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提到「八零後」這個字眼,不知道大家的印象是甚麼?是責任、擔當,還是拜金、自私、冷漠?恐怕在大多數的老年人眼中,負面印象要多於正面吧。

我就是一個「八零後」,我們這一代人出生的時候,正趕上「計劃生育」,所以在同齡人當中,獨生子女的比例很大,我雖然不是獨生子女,但似乎更任性。記得在小時候,有一回過年,大人要給孩子們照相,我看到表妹脖子上圍的圍巾很漂亮,我也要戴一條,才肯照相,沒有,就大哭大鬧。後來不知從哪個親戚那弄來戴上了,才照上相。這張戴著毛線帽,嘴叼著癟氣球,脖子上戴著圍巾的黑白照片,至今還掛在老家的相框裏。這就是我小時候的樣子。

後來,長大工作結婚了,說是結婚了,也好像是在完成一項任務,內心根本不認同傳統的婚姻觀,比如說,結婚了,和公婆就是一家人了,公公婆婆就是自己的父母了──我覺的這種說法都很可笑,還要把他們當成親生父母去對待?簡直是笑談啊。對於丈夫,說真的,我也不敢保證一定會和他過到老,我的觀點是能過就過,不能過就離,我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存款,掙的錢也不比他少,平時在家家務活也多是我幹,叫我甚麼事都聽他的,真是做不到。年輕時的我,真的就是這樣的想法,那時的我,表面看起來還算平和,但內心個性極強,自我極強。

再後來,有了孩子,為了照顧小孩,我們一家三口就搬到了公婆家住,這一住就是五年,直到現在。

婆婆是個強勢的人,甚麼事都必須她說了算。所以,剛結婚的那幾年沒孩子時,我就儘量少和她接觸,怕和她發生甚麼矛盾。那時,我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師父告訴我們要學會忍耐,而那時我剛修煉,心性還很低,我怕一旦產生矛盾,自己會把握不好,所以我就刻意的迴避,但自從有了孩子,我再想迴避也迴避不了了。

兩個不同時代、不同觀念、不同生活習慣的人湊到一起,外加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那矛盾好像洩了的洪水一樣湧來。

在婆婆眼中,水是不能浪費的,絕不能夠隨意的多用水,包括洗臉時,不能打開水龍頭嘩嘩的洗,要用洗臉盆接水洗,水不能接多,接一點就行;洗澡也不能用淋浴,浪費水,而且水噴到瓷磚上,會影響瓷磚的壽命,要用大盆接水洗澡。

開始到婆婆家時,我一用水,婆婆不知道甚麼時候就站到衛生間門口看著我,我覺的彆扭極了,用點水還用這樣嗎?太小氣了!但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甚麼事要用大法來衡量,大法要求我們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遇到事情要找自己的問題,節約用水是對的啊,怎麼能怪婆婆呢?是我以前不注意,浪費了許多水資源,自己意識到這一點後,以後用水就注意多了。

婆婆愛乾淨,衣服被褥等生活用品絕不允許有污垢,她說,要看到一點污漬,她心裏都堵得慌。剛搬到婆婆家那年,快過年了,要拆洗被褥,婆婆說洗衣機洗東西洗不乾淨,要用手洗,她這一輩子都是用手洗過來的,被單都快用破了,還和剛買時一樣乾淨,但現在年歲大了,洗不動了。我說,那就我洗。

我用搓洗板搓,全家人的被單、床單之類的都洗了,幾乎洗了一個上午,自己從小到大也沒幹過甚麼體力活,就覺的很累。洗完後,我在屋裏帶孩子,就聽到廚房「銧銧」摔盆聲。這是怎麼了?再一聽,原來婆婆在罵我,說我偷懶,盡糊弄,洗的不乾淨。當時我的火「騰」就上來了,就想和她理論理論,但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忍耐下來。我就想,我這是修大法了,要是不修,我得和你鬧個底朝天,這麼忍著,還不得氣死。

這樣的事很多,我也逐漸的改正自己,儘量按照婆婆的要求去做。但帶孩子的問題還是弄不明白,無論怎麼做,她都說不對:給孩子衣服穿多了穿少了;餵飯餵多了餵少了;孩子睡覺姿勢不對了;帶孩子出去玩弄感冒了;餵間食就說給孩子吃多了,孩子中午都不愛吃飯了;不餵間食就說給孩子餓著了……

有時心裏憋得難受,就帶孩子回自己家。婆婆心裏明白,我是想躲著她,就更生氣了,真是把我罵出了門。有時就想:算了,不忍了,大幹一場,然後帶孩子回家;有時想和她理論理論,但一理論,老太太就更生氣,認為我是在找茬;有時覺的自己沒做錯甚麼,憑甚麼這麼對待我;有時覺的受不了了,就回家大哭一場……

每當覺的自己快承受不住,要爆發時,師父的法總會浮現在腦海中:「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師父還告訴弟子,遇到矛盾要向內找,就是要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不能怨常人。

慢慢的,在大法法理的不斷清洗下,婆婆說甚麼,我也不太在意了,心的容量在擴大,也能從婆婆的角度思考問題了,婆婆年紀大了,脾氣不好,身體不好,還要帶孩子做飯,做各種家務,真的很累、很辛苦,我應該多體諒老人。

我在變,婆婆也變了,每天笑呵呵的。每次陪婆婆上街,人們都會認為我們是娘倆,洗澡都是我倆一起去。我們這個地區有(花錢)搓澡的習慣,婆婆不習慣搓澡,也不希望我搓,覺的沒用、還浪費錢,我就不搓澡,我們互相搓後背。

有一回,我很細心的給婆婆搓完澡。有一個洗澡的大姐禁不住問:「這是你閨女啊,還是你孫女?我都看到你們多少次了,都是一起來。」婆婆說:「我兒媳婦。」那個大姐驚訝的說:「你這老太太是哪輩子燒了高香了,攤著這麼個好媳婦!」婆婆笑了,說:「我們住一起,我脾氣不好,她能包容我。」大姐說:「現在的兒媳婦都不和老太太說話,更別提一起洗澡了!」大姐稱讚不已。

說真的,當時聽了大姐的話,我心裏不但沒有高興,反而覺的很慚愧,我距離大法的要求還差得太遠太遠了,在大法弟子中,盡心盡力、無怨無恨、甚至是以德報怨的對待婆婆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我還差的很遠。

但我知道,在大法中修煉,在回歸傳統的這條路上,我會越走越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