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和親人們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七歲,退休檢驗師,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三年來,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雖經歷風風雨雨和中共的迫害,我堅定的走了過來。

在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我想和大家交流和分享我及我的家人在大法中獲得的福份和一些神奇故事。

歷經魔難

一九五二年,我出生於重慶貧窮的鄉鎮農村。幾歲時,遭遇了中共愚昧、無知人為造成的全國性的大飢荒。為了活命,只有去挖野菜,吃草根、樹葉、樹皮、吃觀音米等度日。我記得有一天晚上,我餓到極點,正好我大叔家煮了一鍋枇杷樹皮湯,我去一口氣喝了一碗。當時是飽了,可睡到半夜難受的醒來不停的嘔吐,膽汁都吐出來了還在吐──我中毒了。把我父母急得團團轉,到處去找解毒的藥給我吃。我撿了一條命回來。

我上學時,每天早晨得先到野外割一簍草回家,急忙喝一碗稀米湯再跑著去上學。老師了解我的情況,遲到了也就不罰我站了,因我學習成績好。讀五年級時,要走四公里的小路,每天凌晨三點多就要起來給全家煮早飯。每月政府只供半斤煤油,不夠用,吃飯時借助月光照明,天剛濛濛亮就往學校奔。由於家庭貧窮,沒錢吃午飯,要等到下午放學回家吃點東西。我的父母親因長期遭受飢餓,造成嚴重貧血、水腫。

修煉後我知道是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我才沒有被餓死。那些年我們村許多人都餓死了。我母親信神,人又善良,我們家有神護佑。

我雖然沒有餓死,可身體患了多種疾病,如:乙型肝炎、腎盂腎炎、腎囊腫、膀胱炎、陰道炎、痔瘡、雙側外耳道炎、萎縮性鼻炎。腰痛,食慾不振,夜晚難以入睡,等等等等,可謂百病纏身。

工作後,因常接觸化學藥物和酸鹼的刺激,我的左眼就常痛、紅腫、畏光、流淚。醫生診斷說我患了皰疹病毒性角膜炎和角膜潰瘍。潰瘍面在瞳孔正中央,深度至角膜,即將穿孔,差點摘除眼球。一九八一年後更嚴重。人們常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那時我真正體驗到了,因為眼睛疼,心裏也會疼,真是痛徹心扉!那些年,我們想盡了辦法:中醫、西醫、民間偏方、祖傳秘方等等,還練了幾種氣功,能想到的辦法全用了,能看的地方都去看了,還是不見希望,相反,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眼病越來越重。經常眼皮腫的很厚,睜不開眼睛,做事、看書常常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痛苦極了。眼睛裏的「小鐵豆」磨來磨去,疼得我坐立不安,更難以入睡。各種疾病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

纏身的百病不治而癒 兒子走進大法

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九日晚飯後,單位同事來叫我去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我拿不定主意,小小年紀的兒子卻說:「媽,您去吧,你的眼睛都這樣了,我支持您去學。」聽了他這話,覺的蠻有道理,我就跟著同事一塊去了。

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我的眼睛特別痛,那時悟性差,我就對同事說:「我看了錄像眼睛還痛得更厲害了」。同事說:「是師父在給你清理病灶,在給你淨化身體,是好事。」看錄像時,我還常聞到很濃的我長年吃的那些藥味。第三天晚上看完師父講法錄像回到家,我躺在床上還沒入睡,明顯的感覺到一股暖流注入我的病眼的眼眶內將眼球浸泡著,眼睛非常舒服。我悟到了是師父在給我清洗眼睛。

很快我的眼睛好了,我的左眼重見光明!我非常激動,說:「師父:謝謝您!謝謝您!」

還有一天晚上,我還沒睡著,明顯感覺到有一隻大手從我肝臟上拈了一下,隨後肝區也不痛了。不久全身的疾病都好了。無病一身輕的我心情無比舒暢。從此我與藥品絕緣,二十多年來沒有報銷過一分錢的醫療費。我的身心健康了,家裏充滿了歡樂的氣氛,一派祥和,我從內心感恩師父!感恩大法!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教我們修煉「真、善、忍」,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好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佛法,是偉大的高德大法。我得到了,感到無比高興和幸福!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

我修煉前,我兒子身體很不好,人消瘦、皮膚黃、頭髮粘粘的。看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的變化如此之大,一九九六年八月初,當我吃了晚飯要去學法點學法時,兒子說:「媽,我也要去。」我說:「我是去學法。」他又說:「是呀,我也要去學法。」我說:「要端端正正坐在那裏,不能隨便走動,要守規矩,你能做到嗎?」他說:「行,我能做到。」那天他爺爺也在我家,爺爺說:「讓他去吧。」就這樣他得法了。

以後學法時,兒子很是守規矩。同修阿姨都非常喜歡他,學了一星期後,兒子的身體一下就變好了。隨後他就跟我一起去點上學法煉功,有師父管,我也放心了。

他讀書學習成績非常優秀,考高中,錄取到重點中學尖子班,高考時被錄取到西南名牌大學。現在工作很好。

一人修大法 家人得救度

我想這麼好的功法一定要告訴善良的人們,讓更多的有緣人來得法。我把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告訴親朋好友,一有機會就去講,並用節假日與同修一塊去區鄉洪法。

特別是我的親人看到法輪大法給我和兒子帶來的神奇變化,我的哥哥、姐姐、妹妹等都走入大法中來了。其他家人也都在大法中受益。

1)丈夫命懸一線 師父來救他

丈夫看到我娘倆修煉大法後有如此神奇的變化,他很虔誠的相信大法和師父,法輪章常戴在身上。

丈夫開「摩的」賺錢養家。一九九七年十月的一天晚上,有倆人坐他的車。車開到一個沒人僻靜處時,那倆人說到了,要下車。車剛一減速,其中一個就用備好的一根繩子套住他的脖子,打了個死結,下車把我丈夫拖下車躺倒在地;另一個歹徒就用路邊的小碗那麼大的鵝卵石(那一路都是鵝卵石)往我丈夫的頭上、手上亂砸。沒幾下就把他頭盔砸掉了,歹徒又繼續砸,他感覺每砸一下眼直冒金星,耳聽到像地雷的轟炸聲。一直將他砸的昏死過去,接著倆歹徒將他往兩丈深的岩下扔去,將摩托車推走了。

丈夫從昏迷中甦醒,立即就聽到一歹徒說:「別忙,去摸一下他鼻子有沒有氣。」過了一會,他就聽到一歹徒的腳步聲,逐漸來到他身邊,去摸他鼻子。他就憋著氣。聽那歹徒說:「沒氣了,死了。」那倆歹徒離去了。

待那倆歹徒走遠了,丈夫想爬起來,可就是抬不起頭來,他摸到脖子上還有一根繩子,他用力好一陣才把繩解開,這時就感覺頭上的血順著從脖子往下流。他想:時間就是生命,掙扎爬起來,只有一隻腳穿著鞋,眼睛視物模糊,踉踉蹌蹌的去找電話,找了三家才找到一家有電話的,但他已看不清字。那家人心地善良,替他撥了他弟弟的電話。他給他弟說完,報告了「110」後又昏死過去。幸運的是那家人是鄉村醫生,那醫生用紗布包紮了他還在流血的傷口。

丈夫的弟接到電話後,立即給弟媳去了電話說了情況,弟媳馬上又給我打電話,電話說:「大哥的摩托被歹徒搶走,人被打傷,傷勢慘重。」我當時的一念是:有師父保護,他人不會有事的。我立即去縣醫院急診科聯繫好了醫生,在醫院等候。

弟弟當即就請了三個開「摩的」的一起去找我丈夫。途中弟弟恰好遇到前面有個人騎著摩托,燈光一下就照在那車牌上,他立即認出是他哥的摩托車,就智慧的問那人:「車子有沒有牌照?把牌照亮出來!」那歹徒以為是遇到警察了,低音說:「有。」弟弟緊追上去把住那車龍頭,那歹徒假意下車摸牌照,趁機拔腿跳岩跑了。弟弟把車子寄放在路邊一個朋友家,再去接他哥哥。

丈夫一進醫院,立即被送上手術台。此時他人是昏迷的,皮青臉腫,衣服被血濕透,手摸上都粘手,我都認不出他來了。醫生在他頭頂部縫了四針,小腦部位縫了五針,左側太陽穴縫了三針,左側眼腫著,皮膚呈紫色,瞳孔已放大,從脖子以上整個頭是腫的。脖子上有很深的繩勒的印子,右手大拇指骨頭已斷,一塊肉皮連著,手指上的肉被石頭砸爛。醫生都說:「這手指的指甲可能長不出來了。」我立即說:「會恢復的。」

傷口處理好後,丈夫躺在病床上打著吊針,一身冰冷。昏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甦醒了。醒來時感到眩暈,已被打成了嚴重腦震盪。

第二天轉到骨外科治療。住院期間,公安人員來輕描淡寫的問了一下,就草草了事,根本沒有去追查殺人的歹徒。這倆歹徒害命搶車在當地作案已有七次了,其他的都是人亡,車被搶走。只有我丈夫不但人活了下來,車還找回來了。

在醫院休息不好,十一天後出院回家了。出院時頭仍然是眩暈的,自己不能獨立行走,看周圍的房子都是轉動的。回到家我放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給他聽,他聽完了兩遍,身體就完全恢復正常。手指甲也長出來了。神奇的是:

1、頭被歹徒用大鵝卵石砸成那樣,可他顱骨絲毫未受損;

2、歹徒用繩子勒他脖子,勒的印子都那麼深,他仍然能呼吸;

3、他的右手大拇指骨頭已斷,只一塊皮連著,他卻能把脖子上打了死結的繩子解開;

4、從昏迷中剛剛恢復一點意識,卻能清楚的聽到歹徒說話;

5、頭被砸成嚴重腦震盪,沒做任何治療,卻一點後遺症都沒有。

這些奇蹟在人世間是無法解釋的。師父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這是大法的神奇,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他第二次生命。我們全家人都萬分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2)感謝師父救度 我姐夫走入大法

我姐夫常腹痛,食慾不振,身體消瘦。去醫院檢查,說是「慢性闌尾炎」,需要做手術。一九九五年去縣中醫院做手術,醫生事先不檢查闌尾的位置,上了手術台破膛開肚後卻找不到闌尾,就把我姐夫的腸子拉出來擺在手術台上找,找了好久才找到闌尾,把闌尾割除後,再把腸子放回腹腔內。

術後姐夫的身體更不舒服,傷口癒合後,一直不舒服。出院後,在家不能站立,更不能行走,一行走,腹部就痛得受不了,只能躺在涼椅上才好受一點。甚麼活都不能幹,他自己非常痛苦,家人也受折磨,不知問題出在哪裏?又去醫院做檢查,醫生說是腸粘連,需要再次做手術。這把他們愁死了,人這麼虛弱,招架不住再做手術了!

正為難時,我送給他一本《轉法輪》寶書,叫他看。叫他每天認真讀一講,讀完一遍再說。他照辦了,連續九天讀完後,腹部不痛了,也能走路了,身體完全恢復了正常。

奇蹟出現,感謝師父的救度洪恩!姐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3)外甥讀《轉法輪》 毒品不侵

我姐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他兒子(我的外甥)在廣東打工。姐姐托人帶了一本《轉法輪》叫外甥看。外甥一有空時就讀《轉法輪》,反覆讀。

有一天他去街上買東西,就遇見他小時在老家一起玩耍要好的朋友。那朋友很熱情的請我外甥去他的住地玩。我外甥人也直爽,就跟他一塊去他那裏看看。我外甥要抽煙,那朋友就給我外甥煙抽,抽完煙耍一會就回去了。回去有點睏倦,躺了一會,起來看看《轉法輪》就沒事了。

沒隔幾天,那朋友又來請他去耍,又給他煙抽,這次那朋友動了心眼,煙裏面加了很重的白麵(毒品),原來那朋友是販毒的。我外甥抽了那朋友的煙回去昏睡了一天多都不清醒,他的妹妹(外甥女)去護理了他一兩天,以為他生病了。兩天後才醒來,還是有空就讀《轉法輪》,又沒事了。

外甥那朋友隨後又來看他,見他沒事,就毫無隱瞞的說:「你真是個怪人,煙裏加了那麼重的白粉,你吸了居然無事。別人粘一點就上癮了,就來找我來了。」我外甥聽了那朋友的話,才恍然大悟:是吸了毒導致他昏睡了兩天。幸好有師父保護,不然染上毒癮就真把人害死了。

謝謝師父的浩蕩佛恩!

4)侄孫女擺脫「白血病」

我姪兒第一胎是女兒,長得聰明靈俐、活潑可愛。在他女兒兩歲多時,突然發高燒,到大醫院檢查,診斷為「白血病」。簡直是晴天霹靂,怎麼辦?還是硬著頭皮去醫院吧,看她的命運如何?去了重慶兒童醫院。

我得知此情況後,準備了mp3,裝了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及部份大法弟子的歌曲,去看孩子。並教會姪兒媳婦使用mp3,叫她放給她女兒聽。我還抄寫了一本師父的《洪吟》,叫她教她女兒背《洪吟》詩詞,並叫她教孩子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們只有大法和大法師父才救得了孩子的命,你們要誠心誠意的相信大法,誠心敬念這救命的九個字。並給了他們一本明慧編輯部編輯的《絕處逢生》這本書叫他們認真看。

後來姪子的女兒出院回家,得救了。兩、三年後,他倆再去那個醫院,醫生說同他們的女兒患同樣病同時住院的孩子都離世了。我告訴姪子和侄媳,「是師父給了你們的女兒新生,你們要好好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他倆含著激動的淚水說:「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現在他們的女兒身體非常健康,已在重點學校上高中一年級了,成績優秀。

師父說:「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3]

結語

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太偉大了!法輪大法無所不能!在這二十三年的修煉中,師尊為我和我的家人傾注的心血是不能用語言表達的,這些是能說出來的,更多的只能意會不能言表。

在第二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在師尊洪傳大法二十七週年之際,我代表家人向師尊問好!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生日快樂!感激師尊的救命之恩和慈悲苦度!弟子代全家人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