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鄉親們稱呼我「大法大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我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一年。鄉親們尊重我、佩服我,「大法大弟子」是他們對我的稱呼。我曾經是個重病纏身、瀕臨死亡的人,是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的浩蕩佛恩給了我新生。我周圍的父老鄉親都認同「法輪大法好」。

話還得從頭說起。

枯木逢春

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四十多歲是人生的壯年,正是幹事業的好時候,可我一病不起整天躺在炕上。男人是家裏的頂樑柱。家裏生活本來就困難,我這個頂樑柱倒了,可想我家生活是啥樣。

雖然病魔纏身,我卻沒有怕死的念頭,心想能治也好,不能治也好,反正不再去看了。兄弟們就來找我商量:「去看看吧,哪怕你去看了說真治不好,不治也行,就死心了,不花錢了。」

拗不過他們,就去了醫院。一檢查,是肺結核和心臟病,已經都很嚴重了。當地的結核防治所治結核還給報銷,就去了那裏。醫生說我的肺部已經有三個窟窿了,治也好不了了,只給開了些藥讓回家,其實就是回家等死了。

那時我走路都走不動,從屋門走到大門口都得歇幾歇,後來就只能躺著了。看著一雙十多歲的兒女,心裏酸酸的。屯子裏的人背後議論紛紛,說:「這人是完了,就等死哪。」

可就在我生命走入絕境的時候,卻出現了曙光──一九九八年法輪大法洪傳到了我的家鄉。我三妹先得法。她就來跟我洪法,說:「三哥,你病成這樣,你看看《轉法輪》這本書吧,這書挺好的。」我說,「我坐都坐不起來,還看啥書?看不了。」她問:「那你能不能聽?」我說:「聽倒還能聽。」她說我回家給你拿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去。

第二天她就給我送來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給我播放。我坐不住,就躺著聽。第一講聽到一半的時候,就感覺有一隻手進到我的胸部一抓,抓的我上不來氣兒了,人就隨著坐了起來。當時三妹正在外屋洗衣服,我跟她說:「可不好了,有一隻手在我的肺這兒抓了一下。」她說,「是好事,這是師父管你了。這功法能祛病,你就接著聽吧。」

我越聽越覺的這法講的咋就這麼好呢!聽到第七講,師父講到抽煙、喝酒的害處時,我覺的好像就在說我呢。之前我有三個不良嗜好,抽煙、喝酒和賭錢,在屯子裏是出了名的,每頓飯要沒有酒就端不起飯碗來,每天都得一斤酒。聽完師父一遍講法,我可真明白了,知道咋做人了,人活著是為了返本歸真,處處為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才是最高境界的人。大法一掃我心中的陰霾,讓我從暗無天日中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這法我是學定了,我趕緊請了大法書,還學會了煉功動作。原本家裏一進屋映入眼簾的全是藥,學大法後我把藥扔的扔,送人的送人,開始正式修煉大法。

煉到二十多天的時候,我走路不喘了,兩個多月的時候病就徹底好了。屯子裏的人都奇怪:「他咋不吃藥那麼重的病就好了呢?」

信師信法 做真正的修煉人

法輪大法要求修煉人按照真、善、忍作為修煉標準,他是佛家修煉大法,就是在你真正要修煉、按真善忍提高自身道德的基礎上,才能達到祛病健身的效果,也就是師父會給清理身體,給祛病。

修煉大法以後,我心裏可亮堂了,活著也有奔頭了。就像變了個人一樣:不賭錢了,戒掉了頑固的煙癮、酒癮,聽師父的話,按照大法的要求處處做個好人,身體好了,也能幹農活了,在家裏也幫助妻子幹家務活了。

修煉就是信師信法,遇到關難時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得法不久的一年春天,我在稻田裏耙地準備插秧。沒想到腳被耙齒子穿了一個窟窿,流血不止。幫我幹活的弟弟說:「你腳都這樣了,穿著靴子血都透過來了,這地裏都是髒水還有化肥,可別感染了,別幹了,回家吧。」我說:「沒事,我都是修煉人了,啥事都不會有。」

回到家一脫鞋,襪子都粘到肉上了,全是血,脫不下來。弟弟幫我洗了洗才脫下來。當時肺部反應也有點疼。我沒當作病,因為我知道了修煉人得償還業力。第二天晚上睡覺做夢:師父來了,穿著醫生的白大褂,戴著帽子、口罩,圍著我睡覺的床轉了一圈兒,指著我的肺部說:「這塊兒得幾天能好,腳明天就好。」說完就走了。

第二天我的腳真的好了,肺部真是幾天後才甚麼感覺都沒有的。

有一回出現非常厲害的病業反應,難受極了,睡覺躺不下,一躺下就沒氣,只有上氣兒沒下氣兒,只能靠著個東西坐著,還不能閉眼,一閉眼就有要過去的感覺。坐了一天一宿,還大口大口的吐痰,吐的全是黃痰。屯子裏的人知道後說:這回他是完了,指定得死了。

我告訴自己,我是來證實大法的,我的身體歸師父管,同時我在心裏求師父幫助我過了這一關,請師父加持、清除迫害我肉身的邪惡因素。在師父的保護下,兩三天我的身體就恢復正常,又下地幹活去了。屯子裏的人看到我就說:「你真行,真厲害!」其實他們不是說我厲害,是說大法厲害。

真修大法,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弟子。有一天晨煉時間快到了,我醒來之後心想再躺一會兒,到點兒再起。就在這時我看見師父來了,穿的是講法錄像裏的西服,在我頭頂轉一圈,一把攥住我的手,跟我握了握手就走了。我趕緊起來煉功。

抵制迫害 堅持修煉

修煉法輪功讓我起死回生,我成了鄉里的名人,也成了邪惡迫害的對像,一到敏感時期,鄉派出所的警察就來家裏「關照」。

有一次鄉派出所的警察來我家騷擾,說甚麼國家不讓煉法輪功了,你就不能煉了。我說,「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啥不好的?哪錯了?不讓煉我就煉。」他們說就是不讓你煉,我說:「你們難道不知道嗎?我的命是大法給的,不煉法輪功我命都沒了,我沒做壞事。」警察說,「我也沒說你做壞事。」我說:「我沒做壞事那你幹啥來了?是不是想來抓我呀?」警察說:我就是來看看。我說:「你看看吧,屯子裏的人都在這呢,你問問他們我該不該煉法輪功?」

那天鄉親們一看警察進屯,就都圍了過來,圍了很多人,有個人對警察說:「以前他躺在炕上,啥也不能幹,家裏還沒有錢治,他要不學大法命早就沒了,是大法救了他!」大夥都說:「是啊,是啊,是法輪功救了他!」警察一看沒啥說的就走了。

把福音告訴父老鄉親

師父救了我的命,我在大法中受益了,我就要把大法的福音告訴父老鄉親。

有一次,我聽說老山頭屯的老周得了骨癌,已經躺在炕上起不來了,就在家熬日子等死呢。我心想得趕緊去給他講大法真相。

去了之後,看見他兒子在他身邊守著,他右大腿的腿根兒腫的支出一個大包來,人已經下不了地了,真的是在家等死呢。他已經讓兒子料理後事了,買壽材買不著,就買了鄰居家的一個大衣櫃做壽材,因為他個子高,大衣櫃不夠長,就把大衣櫃的一頭打開,接出了一塊,準備後用。

我跟他說:修大法前我跟你一樣,病得躺在炕上起不來。修大法後師父救了我。師父是來救人的,只要你信,師父就管你。我問:你能不能看書?他說能。第二天我給他送去了大法經書,進一步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並讓他退出他加入過的共產黨組織。

過了些天我去問他:看書看的怎麼樣?他說:「三哥,這書我看不了,看了老串行,看不下去。」我想可能是有干擾,我問:「你真心看了嗎?」他說:「我都這樣了,能不真心看嗎?」我說:那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真心念,師父就管你。你的病就能好。

我走後,他真的就開始誠心念「法輪大法好」了。當他念到四、五天的時候,大腿根部支出來的大包就破了,往出淌膿和血水,接了大半臉盆,腿部的大包就消掉了。之前腫得連褲子都脫不下來,不到十天他就能下地走路了。被醫院診斷為骨癌的絕症就這樣不藥而癒了。

我煉法輪功父老鄉親人人皆知,當大家知道我去老周那裏給他講法輪大法,讓他念「法輪大法好」後他也好了,全屯的人都對我說:「老周就是個死人了,是大法救了他,他的病才好的。」

十多年過去了,這個被稱為「死人」的老周如今在北大荒種地,依然健康快樂的活著。這是醫學不能解釋的奇蹟!

不用千言萬語,這活生生的事實就是「法輪大法好」最好的鐵證!這些年我講真相很好講,因為我本身的表現就是真相。有時一走一過,比如夏天買瓜,賣瓜的人把秤給的高高的,多添一個瓜,我都得拿下來,不能佔人家的便宜。賣瓜的人和鄉親們都說:「你看看人家煉法輪功的,就是不一樣,境界多高!」還指著旁邊信其它教的人說:「你瞅瞅你們這些人,夠秤了,還得多拿一個。」

我走到哪裏,鄉親們都說:「大法大弟子來啦!」連村長見著我也這樣說:「大法大弟子又來了。」在迫害最瘋狂的時候,不管當著誰的面兒,鄉親們都用「大法大弟子」這個稱呼叫我。在中共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的高壓下,無論邪惡用謊言怎樣的灌輸,根本就無法動搖鄉親們心底的正念,因為從我和得救的世人身上,他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在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中他們也看到了大法弟子是實實在在的在踐行「真、善、忍」。在世人的心靈深處是多麼的認同和嚮往「真、善、忍」啊!

在這裏我要告訴那些不明真相和被中共欺騙的人:大法不是不讓人吃藥,而是只要信師信法,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就健康。健康之人需要吃藥嗎?自從修煉大法恢復健康後我就再也不吃藥了。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我這健康的身體證實了大法的美好。我們家鄉一方的父老鄉親就是最好的見證人。

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我的親身經歷足以見證我師父的偉大。在師父華誕到來之際,弟子恭賀師尊!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