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四百萬難治好的腦瘤併發症 修大法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我今年三十七歲,女性,在國內某銀行工作。二零零八年我二十六歲時,經常犯頭痛,當時以為是工作壓力太大造成的,就沒當回事。

不想,到二零零九年又停經了,也只以為是內分泌失調紊亂,仍然沒有重視起來。媽媽幫我去婦產醫院詢問了醫生,覺的比較像多囊卵巢綜合症的症狀,開了點雌激素「達英-35」,我就每天吃一片,吃了例假就來,不吃就不來,就這樣耗了兩年。

我原來眉清目秀,身材勻稱。可逐漸的,媽媽發現我的臉變寬了,鼻子變大,皮膚粗糙了,相貌變醜了。我的腰變粗、肚子變大,體重從原來的六十公斤劇增到八十公斤,雙腳又開始生長,從三十九碼長到了四十二碼,劇增的體重壓的腳每走一步腳底和腳背都疼,腦袋也常常劇痛。

我爸爸就懷疑我腦袋裏長了腫瘤,堅決要求我去醫院做系統檢查。那是二零一一年年底,銀行正是一年中最忙的時候,我請了假,由媽媽陪著去了醫院。我做完頭部核磁共振檢查,從檢查室一出來,就看到媽媽捂著嘴,淚流滿面的看著我。我整個人一下子懵了:是腫瘤?!腦瘤?!我想不通,不願意相信,我怎麼可能患腦瘤呢!但是心裏一陣陣發慌、發涼,眼淚忍不住的就流下來了。

醫生說我患的是生長激素型腦垂體瘤。正常人的生長激素水平低於二,可以滿足人日常機體代謝。而我的激素水平高至兩百多,如不控制,骨骼還會不正常的快速生長,臟器也會加快衰竭,壽命很可能會縮短;腫瘤生長的很快,雖然是良性的,但已經佔滿了蝶鞍,大到侵襲、包繞了海綿竇和頸內動脈,離視神經只有幾毫米,一旦碰到視神經,右眼視力就會缺損。因腫瘤位於頭部正中間,不適合做開顱手術,只能通過鼻腔做顯微外科手術,過程中為了不傷及頸內動脈而導致大出血危及生命,同時要避開視神經,就不能把腫瘤完全切除,會有殘留,而殘留的腫瘤還會再次復發,之後還得做伽瑪刀手術(就是伽瑪射線放療)。腦垂體控制著人體的各種激素分泌,非常複雜和重要,垂體瘤手術後內分泌紊亂可能還會持續,併發症很多,必須終身藥物控制,如果腫瘤復發,還得做手術。

第二天我就住進了當地最權威的醫院的神經外科病房。入院第三天醫生給我做了經鼻竇的顯微外科手術。出院一個多月後,我又在另一家醫院接受了伽瑪刀手術。伽瑪刀放療後我的白細胞水平很低,有一次喝水不小心把口腔上顎燙破了一點,結果整個上顎都潰瘍變成了白色,疼的我說不出話,不敢吃飯。

這兩次手術後,我頭疼的症狀不但沒有緩解,反而更劇烈了。疼的厲害時,我就忍不住拿拳頭捶腦袋,或把頭緊緊的頂住床、桌子、櫃子,通過壓迫緩解疼痛;本以為手術前腫瘤並沒有碰到視神經,離視神經還有幾毫米,又及時做了手術,右眼視力保住了。可糟糕的是視力快速的變差了,右眼視力從一點二下降到零點八,手術半年後,眼前居然還出現了重影。一次開車上高速,正在快車道上行駛,車速每小時一百一十公里,經過一個S型路段時,眼前突然出現重影,我瞪圓了眼睛,努力分辨車頭和左側護欄的距離,在安全地帶停車後,半天才緩過神來,這之後我再不敢開車了。

厄運還在繼續,我的症狀還在進一步的惡化,眼睛斜了!右眼時常不受控制的斜向右側眼角。還總是出虛汗,喝一杯水或爬一層樓梯就會出一身的汗;持續停經,小腹疼痛,腿上還長出了腿毛;手腳腫脹,鞋號大了三個碼,女士鞋都買不著,只能穿男士鞋。

為了治病,從二零一二年到二零一四年,我跑遍了當地和北京的很多著名醫院,中、西醫不限。在北京某中醫院看病時,醫生要求根據病情隨時調整藥方,我就每兩週請假去一次北京,中藥一買就是兩大提包,喝的只想吐。大夫還一再對我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能保證治好。看了中醫又看西醫,神經外科、神經內科、內分泌科的醫生都說,患了這個病恢復健康和斷根是不可能的,手術後要用藥物控制。

當時醫生推薦我使用一種從瑞士進口的緩釋針劑,每個月得打一針,一支藥將近一萬塊錢人民幣。我就每月注射一次,注射了三次後身體反應強烈,腰疼的直不起來,就再不敢注射了。

二零一四年,我托人打聽,專門請假去了一趟香港,找到權威的神經外科專家求醫,得到的回覆是:得做質子刀手術,這是比伽瑪射線更精確的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質子射線放療手術,一個療程二十天,每天治療一次,一次的費用是二十萬元人民幣,整個治療下來,光手術費就得四百萬,還不包括住院護理費和之後的藥費。而且醫生明確表示術後不能保證腫瘤不復發。四百萬哪!把我家房子賣了都不一定湊的齊啊!就這還不保證治好我的病,這是要傾家蕩產,人財兩空啊!沒辦法,只能回家耗著。

最折磨我的是頭疼,頭頂、太陽穴、額頭、眉骨、眼眶、顴骨、鼻腔、耳道,要麼一起疼,要麼輪換著疼;天氣冷了疼,陰天下雨疼;疲勞的時候疼,肚子餓了都疼,簡直疼的我沒辦法。一天半夜,我頭疼痛醒了,再睡不著。想長嘆一口氣,又怕把睡在旁邊的媽媽吵醒了讓她擔心;心酸的要流眼淚,又覺的欲哭無淚。

我看著黑黢黢的窗外想,怎麼就得了這麼個病呢?現代醫學不是挺發達、儀器挺精良的麼,怎麼就治不好呢?難道要這樣頭疼一輩子麼?甚麼時候是個頭啊!誰能救救我啊!?

這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突然出現在腦海裏。我嘴裏默念了兩遍,想起這是我的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親戚告訴我的,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以「真、善、忍」的原則指導人的行為,提升人的道德。當人的心中充滿了「真、善、忍」的正念,神佛就會保護他。還給我講了許多不修煉的常人在危難病痛中,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難呈祥,轉危為安的事例。我很愛聽,但我當時只把那些當作故事來聽,覺的太神奇了,但心裏覺的這好像與己無關。

可現在我自己就在病痛危難中,現代的醫學,中、西醫都拿這個病沒辦法。如果法輪大法真的救了那麼多人的命,連絕症都能救回來,那一定也能救了我!我在此刻想起了法輪大法,大法和大法師父肯定能救我!我開始一遍遍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中頭痛減輕了,不一會兒我就睡著了。

好久好久都沒睡過這麼安穩的覺了,誠心念這九個字真的有用啊!第二天早上醒來想起昨夜的情景,我都覺的神奇的不可思議!我心裏燃起希望的同時,也疑惑,現代醫學無法解決的病症,我念幾個字就立刻得到了緩解,這與我在實證科學中學到的認識問題的方法完全不一樣啊,原理是甚麼呢?

我想弄明白,我要學法輪功,我要學法輪大法!我請了李洪志師父的包括《轉法輪》在內的全部著作,學煉了五套簡單、舒緩的煉功動作。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

師父講:「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體科學研究當中,現在科學家認為,人的大腦發出的思維就是物質。那麼它是物質存在的東西,它不就是人的精神中的東西嗎?它不就是一性的嗎?」[1] 「你的心性修上來了,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那麼你是個煉功人,你應得的是甚麼?你不是得功嗎?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了,你的功就長上來了。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1]

拜讀了大法經書,我明白了人得病的原因,修煉為甚麼祛病健身有奇效。李洪志師父在書中用最淺白易懂的語言說明白了這世間很多很多以往讓我疑惑的事情,闡述出了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讓我和一起學法的父母都佩服的五體投地。我知道了,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中,都按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自己的思想言行,比如:不說假話;能容人,多看別人的優點,友好、真誠的待人,比如在工作中遇到客戶情緒激動,說難聽話時,冷靜理智的對待,儘量寬容、理解別人;在單位裏兢兢業業的工作,但不計較自己的利益得失;生活中孝順、體諒父母,不懶惰,多分擔家務活。這些就是修煉的具體體現。

我儘量以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不知不覺中,我與家人、親友、同事相處的越來越和睦,我的心胸變開闊了,很少再為日常遇到的不如意的事生氣、怨恨、憤憤不平,感到生活越來越平和幸福。修大法真好!

道德品質提高了,身體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發生了改變。我之前因為經過鼻腔做腦瘤手術,左側鼻道長期表現有炎症堵塞。一次在煉第五套功法時,我就感覺鼻子堵塞的部份在向上升、向上通,不到一分鐘整個鼻腔一直到額頭全部通透了,以後再沒有堵塞過,大法又在我的身上展現了神奇!

二零一九年過年期間,我媽媽接到了原來給我做手術的醫生的回訪電話,詢問我這幾年病情控制的情況。媽媽激動的告訴醫生,四處求醫沒能讓我女兒的病好起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女兒。醫生對於我沒有使用任何藥物,不僅各種症狀沒了,也沒出現糖尿病、高血壓等併發症而感到不可思議!

我從二零一四年修煉後,再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在學法煉功的第二個月,就來了例假。視力也逐漸的恢復,眼睛不重影了,右眼再也沒有斜視!身體輕快了,不出虛汗了,手腳都瘦了下來。最讓我開心的是,頭不疼了!不疼了!寫到這,我又開心的笑了。

我細數這幾年的經歷,真是感慨萬分,四百萬都不能治好的病,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不花一分錢,沒有任何痛苦的就痊癒了,不但如此,我的道德品質大大的提高了,真正成為了一個對家庭、對單位、對社會有益的人。是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救了我和我的家庭,給予了我新生。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是救人的佛法,法輪大法好!

叩謝師尊!

感謝同修們無私的付出和幫助!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