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輪大法 我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隨著中國社會道德的敗壞,我的家也像千千萬萬個不幸的家庭一樣走到了破碎的邊緣。那時對當警察的丈夫來說,吃、喝、拿、要是平常的事,一個月回家吃不了幾頓飯,每天很晚才回家。一天晚十一點他回家後把我吵醒了,我很生氣的罵了他,他罵不過我又不敢打我,就一拳打碎了房門上的玻璃。他的手腕被扎的鮮血直流,上醫院縫了四針,幾乎折騰了一夜。我的身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當我知道他有外遇的時候,他卻毫無愧色的說:「是這個社會壞了!」八歲的兒子在我們爭吵打罵時總是提心吊膽的爬到他的床上用被子蓋住頭不敢出聲。

丈夫年紀輕輕的就患高血壓、腰痛、腿痛,肚子發脹,還經常感冒發燒。我也是失眠、頭痛。在痛苦的身、心煎熬中,三十歲的我頭髮就掉的戴上了假髮,臉上長了很多黑斑。全家人就是在這樣一種環境中痛苦的掙扎著……

大法讓我從本質上發生變化

一九九七年大年初一,我們回老家過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婆婆給了我一套大法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帶。

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坐下來聽這套錄音帶。連續聽了五個小時。聽著聽著,就覺得頭皮像過電一樣的發麻,當天夜裏常年失眠的我一覺睡到快天亮。起來後頭不痛了,頭腦還格外清醒,全身輕鬆。我又照著師父的教功圖一邊學一邊煉。

從此以後我每天聽師父講法,煉功。知道了要想好病,除了師父給消業自己還要提高心性,不然,病是好不了的。於是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說來也真神,短短時間裏我的身體和心性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那時我家住四樓。學大法後,我都是把樓梯從四樓一直掃到一樓。有一次丈夫的單位組織家屬一日遊,男女老少都在機關大院等旅遊車。車來了以後大家都搶著上車,我和兒子很自然的等到大家全上車後才上車。就是這平常的一個舉動,單位的領導看到了,說:「你看人家煉法輪功的就是不一樣。」

學了大法的我不再和丈夫爭吵,不管丈夫怎樣罵我,我就是「罵不還口」[1],而且還能做到無怨無悔。得理不饒人的我從根本上改變。

丈夫的變化

看到大法從本質上改變著我,丈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我修大法三個月後他也開始學大法,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了,不但不再罵人,還戒了煙酒,兢兢業業的工作,對家庭也負責了。

一天他對我說,在他們單位的一次工作會議上,他堂堂正正的說:「我煉了法輪功以後,能做到別人送禮不要,請客不到。你們誰能做到?」同事們都說他學大法後變化太大了。

我們的家庭和睦了,每天下班後夫妻二人一起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之後在我家成立了煉功點,每天晚上都有七、八個人到我家來集體學法。隨著心性的提高,丈夫的身體也發生很大的變化,所有的病都好了,遺傳的高血壓正常了。

孩子的臉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健康快樂的成長著!

壓力下的迷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中共鋪天蓋地對大法的造謠打壓面前,我堅定的走出來證實大法。因為我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救了我的命,挽救了我的家。一次又一次的上訪,一次又一次的被抓、被折磨。

在巨大的壓力面前,丈夫放棄了修煉,不但自己不修了,也極力反對我修煉。

特別是二零零一年邪惡上演了所謂「天安門自焚」的騙局以後,他被騙了。一進家門就叫著我的名字大喊:「天安門自焚了!」還不停的罵我。我平靜的說:「那是假的!」他發瘋似的狂叫著:「那是假的?那今天我就給你來個真的!」他用打火機點著了我打坐用的墊子來燒我,我和兒子把火撲滅後他又把我平時穿的幾件衣服撕的粉碎。

有一天他喝醉酒,跑到我家樓上的鄰居家去開門,開不開就破口大罵,給家裏打電話才知道自己走錯了門。進了家門就對我連打帶罵,摔東西。類似的事情發生了很多次,在此不贅述。

師父說:「我們都要守住心性,別人可以不對,我們自己不能不對。如果自己能守住心性,過一段時間這些事都會過去,不會長久,最後他肯定會由於我們自己修煉層次的突破而發生變化,保證是這樣的!」[2]

面對丈夫如此的無理取鬧,我牢記師尊的這一教導,無怨無恨,並堅守一念──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堅信師父和大法。

再次醒悟

確實如師父所說,大法弟子的寬容、善良、忍讓,一次又一次的震撼著他的心靈。他看了自焚真相光盤後,清醒了很多。在他心情好的時候我就給他講真相。慢慢的他明白了,看清了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他不再反對我修煉了,有時還告訴我到時間了,快去發正念吧!

由於放棄修煉且又喝酒、抽煙,以前的那些病痛又回到他身上。用他自己的話說,除了頭髮不痛,全身都痛。由於悟性差,雖然對大法有了正念,他卻沒有再回到大法中來,只能靠住院、打針吃藥了。

前段時間在醫院住院,病房裏有一個人罵罵咧咧的說法輪功如何如何,還不讓吃藥等等。丈夫說:「你怎麼知道法輪功不好?你看過《轉法輪》那本書嗎?那書裏沒有一句話是不讓吃藥的。九九年以前我煉了兩年多法輪功,我的一身病都好了,連家族遺傳的高血壓都正常了。法輪功受打壓後,領導找我談話,我就不煉了。我妻子就是煉法輪功的。二十多年來身體一點毛病都沒有。我單位的領導都說她好。她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我都去接了她好幾趟。認識她的我的那些同事都不為難她。只有一個警察把她的包裏的錢翻出來拿走了。結果這個警察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手指癌,三十多歲就死了,遭了惡報。」

那人又說甚麼「法輪功圍攻中南海!」我丈夫說:「那些煉法輪功的老頭老太太用甚麼去圍攻中南海?!法輪功在世界上上百個國家都有人煉,就是中國不讓煉。」聽了丈夫的這些話,那人低下頭不吭聲了。丈夫跟我說這事,我真為他的變化而高興。

現在他不但支持我煉功,而且看到七歲的孫子跟我一起學法還很高興。孫子從小跟我學大法,很小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很多字,聰明、有禮貌,知道法輪大法好!上一年級就考了個全班第一名。

這些年來是大法真、善、忍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如果不是修了大法,像我那樣的家庭怎麼會有今天呢?師父的洪恩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有精進實修,聽師父的話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