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我是一名醫生,二零零零年五月份,我病情開始嚴重,不能吃飯,腹部刀割一樣疼痛,四處尋醫治病,在北京協和醫院住了一個半月,然後醫生說:你的胃粘膜,幾乎全部萎縮,不能消化食物,沒有辦法,你回家養著吧。實則是叫我回家等死,回來後,又去看了中醫,醫生對家人說:沒有治療價值了,她的身體各個器官都衰竭了,無藥可治了。家人不甘心,又領我去看「猴仙」,開始說能看,結果花了很多錢,又說看不了。折騰了將近一年時間,能看的都看了,都說不行了,只好回家等死了。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我的病情更加嚴重,體重只有不足六十斤,水米不進,二十多天就靠輸液維持,腹痛十多分鐘一陣,像刀割一樣痛,疼一陣一身汗,雙腿蜷著能減輕點腹痛,時間長了,雙腿不能伸直,無法行走,只能躺在床上。受長期病痛的折磨,那時的我只求早點死了,能得以解脫。

有天晚上肚子疼的不能入睡,突然很想看書,我這一生最快樂的時候,就是學大法的那一段時間。我一九九八年曾修煉大法,由於對大法沒有很深的認識,九九年中共迫害以後,受到各方壓力,我放棄了修煉。這時我很想很想再看看大法書,心想我已經這樣了,也沒人來抓我了,然後就把放在床頭櫃裏的《轉法輪》拿出來看,翻開書看到師父法像時,感覺特別恐懼,頭髮都豎起來了,涼氣從髮根順著頭髮往外走,百會穴有涼水往下潑的感覺,陰涼陰涼的東西在往外出。大概半個小時,這種感覺逐漸沒有了,感到身體輕鬆了很多,我就學了一講法。感覺有點累,就睡著了,醒來時發現睡了一個多小時,之前幾乎不能睡覺,迷糊十來分鐘,就疼醒了。

早上起來能喝水了,家人看到我沒有吐,就熬了些粥,吃了以後也沒有吐。之後我就把所有的藥都停了,不再輸液了。家人還想讓我輸液,我說輸了那麼長時間,也沒有用,只學了一講法,就能吃飯了,我就一心一意學法了,把我的命交給師父吧。

那時的我不能下地煉動功,只能在床上打坐,只要我煉功雙盤,結上印馬上身體就發熱,腰和肚子就不疼了,非常舒服。就這樣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二十多天後,我就能下地了。開始時站十分鐘都很吃力,後來一個小時的動功,都能煉下來了。那時我的體重增加到七十多斤,可以出去找同修一起學法了。同修看到我都很吃驚,當知道是因為我從新學大法,病才好了時,都感恩師尊的偉大,大法的神奇。

十月份我就可以正常上班了,同事們看到我,也很吃驚,覺得不可思議,因為他們以為我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我告訴他們是大法救了我的命,他們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家裏的親人也都覺得大法太神奇了。感恩師尊救了我的命,使我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半年多以後,當地的參與迫害大法的副主任去我家找我,讓我放棄修煉,他說你是公職人員,你不能煉法輪功。我說我是醫院診斷要死的人,現在學大法好了,你不讓我煉,你能讓我起死回生嗎?能保證我的身體健康嗎?他說你是在大法中受益了,你要覺得好,就在家煉吧,不要出去宣傳,別人可不一定都受益。我說,大法誰學了都受益,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我學法後,明白了因果報應,這一世婆婆對我不好,可能是我哪一世對婆婆不好,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我不再覺得委屈、抱怨。後來婆婆有病時,我經常為她輸液、打針、照顧她,我們的關係也和諧了。他表示認同,之後再沒來過。

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僅僅是身體健康了,精神也得到了昇華,家庭和睦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每天我都覺得很快樂。我的親身經歷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偉大,希望被謊言矇蔽的人們,能正確的認識大法,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