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我現在六十多歲,身體健康,步履輕盈,精神飽滿,心胸豁達,見到我的人都說我不像個老年人,倒像個年輕人。是修煉大法給了一個全新的我。

修煉前,我脾氣暴躁,遇事愛較真,心眼小,私心大。結婚後,婆家窮,而我裏外是把好手,一心一意的和丈夫過日子。婆婆有三個兒子,丈夫排行老二。但公婆是疼大的愛小的,專門偏向那哥倆,給他們倆家蓋的是新房,我家是又舊又矮的老房,而且公婆還和我住一個院。公婆有病了,都是我們照顧。三弟媳婦厲害,公婆有病不伺候,一提讓他們花錢,就說:要錢就和你兒子離婚。公婆都怕他們。

大伯四十歲那年得了白血病,扔下倆孩子去世了。就這樣伺候老人和看病的一切花銷,都落在我們身上。儘管如此,公婆還是偏心那倆家,把我們家的米、麵偷偷的送給那兩家吃,下地的工具都給他們拿著用。那時候我心裏真的不平衡,天天生悶氣,時常和丈夫打鬧,把兒子嚇的直哭。丈夫心生悶氣沒處去說理,氣的出現了心絞痛的病,以前就有皮膚病,這回更厲害了,臉上身上到處流黃水。兒子五、六歲那年,皮膚也出現了問題,可怎麼辦呀?哪有錢治病?只能買點藥膏擦吧,越擦越厲害。而我在四十一歲那年,得了冠心病,腎炎,失眠,吃不下東西,生活不能自理。我們一家陷入無盡的愁苦之中,我真的感覺人活著沒有希望,沒有奔頭。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五日,是我人生的轉折點。鄰居告訴我說:咱村有煉法輪功的,說祛病健身效果可好了,你去試試吧。我說:大醫院都沒有辦法治好的病,煉法輪功就管用?我心裏半信半疑的。可是轉過天來,心想:死也死不了,活著更痛苦,一了百了吧!可轉念又一想,我死了,丈夫兒子怎麼辦?活著好歹是一家人哪。既然死不了,那就煉法輪功試試。下午我就去了煉功點。當時我的身體很虛弱,心痛起來,全身出虛汗喘不出氣來。我就扶著牆很吃力的到了煉功點。雖然沒學成功,可到家後,就感覺和平時不一樣,覺得心裏很舒服。我很納悶,心想:這功我沒煉,就去煉功點走一趟,身體就感覺舒服,這功法太神奇了。明天早晨他們煉功,我還去!打定了主意,第二天早晨我又去了。大家都在煉功,我就在後邊跟著學,跟著煉,煉完功,就覺得全身輕鬆,身上也有勁了。我更有信心了,從那以後,我就堅持每天到學法小組去學法煉功。一個星期的時間,我的身體完全恢復健康,家裏地裏活都能幹了。家裏人親眼所見大法這麼神奇,都很支持我煉功。

自從修煉了大法以後,我心胸開闊了,知道怎麼樣做一個好人,總是樂呵呵的,不記恨公婆了,也不和丈夫打鬧了,和兩個妯娌公婆和睦相處,主動贍養老人。

婆婆七十歲那年吃不下東西,因為腸粘連住進醫院,打半個月的吊瓶也不見好轉,醫生說得洗腸,婆婆和丈夫商量後決定不洗腸,因為老太太年齡大了怕手術有風險,而且老人也執意要回家並說:再輸液就得死在醫院裏了。於是當天就出院了。回家的路上我讓婆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點頭答應了。想想婆婆住院前是自己走著上車的,可出院回家的時候是腿腳發軟走不了路了。而且眼皮也抬不起來,更是吃不下東西,瘦成了皮包骨。回到家,公公被婆婆的樣子也嚇病了。就這樣我每天精心伺候老人,一日三餐都是根據二老的口味,換著樣的做。到了第三天婆婆排出了大便,從那天起,婆婆的病情一天比一天的好轉,到了半個月就能下地活動了,一個月身體就恢復了健康。夏天我給公婆洗澡,像女兒一樣照顧他們。公公高興的含著淚說:我那兩個兒媳婦也煉法輪功該多好啊。這些年我們老兩口愧對你們了,你還這麼細心照顧我們。我說:爸媽您可別這麼說,這都是大法師父讓我這麼做的,我要不學大法我可做不到啊!小叔看婆婆身體恢復的這麼好,感動的說:多虧二嫂精心照顧,感謝二嫂。我說:咱們全家人都來感謝大法師父吧。這時公婆激動的連聲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法輪大法好!

丈夫看到我學大法像變了一個人,又善良又體貼人,特別支持我學大法,後來丈夫孩子的疾病相繼好了,我知道是因為他支持我學大法得了福報。後來婆婆和我娘家的姐妹們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

二十年的修煉,我從渾身是病到無病一身輕、從心胸狹窄、自私自利變成了一個熱情無私、能時時為他人著想的人,這是以前做夢都想不到的。感謝師父的救度,感謝大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