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的家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三日】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挽救了我的家庭,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崇高敬意和感謝!

(一)

煉大法之前,我是有名的病秧子。我丈夫脾氣非常暴躁,天天喝大酒,一喝就多,喝多了回家就耍酒瘋,無緣無故的罵人、打人,嚇的我和孩子大氣都不敢出,成天提心吊膽、看他的臉色過日子。我這一身病都是讓他氣出來的。

以前家在農村時養了九個小鵝,有一天我和丈夫去地裏幹活,讓孩子們在家附近放鵝,天有不測風雲下起了大雨,我和丈夫急忙往家裏跑,到家一看孩子們為了不讓雨澆到小鵝,就把小鵝趕到倉房裏面去了,但是倉房裏面有化肥,其中一隻小鵝由於吃了化肥已經死亡。我當時就嚇得直哆嗦,心想完了一場暴風雨就要來臨了,果然我丈夫不由分說上來就打孩子,我趕緊阻攔,他說你不讓我打孩子那麼我就打你,結果把我打得遍體鱗傷,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把一個笤帚都打碎呼了才住手。就是因為死了一隻小鵝。結果我足足躺了四天沒吃沒喝,躺在炕上恍恍惚惚的頭腦裏一片空白,雖然活著可跟死人沒有區別,也感覺不到疼。

那時我大女兒十四歲、小女兒十歲、兒子六歲。躺第四天時,我的兩個孩子在我身邊玩,小兒子說;姐,咱倆再也不管媽叫媽了,媽是鬼呀!我聽到後渾身一震,馬上精神起來了。孩子的話點醒了我,我不能像個活死人一樣的躺著了,要不然我就完了。

平時家裏花錢都是經過我手,錢花沒了丈夫就要和我對賬,對不上就打我,反正就是找茬打人。後來我就花一個記一個,把記賬單子給他自己對賬,他反而不對賬了。這次沒打我。對我家來講,打仗就是過日子,沒有風平浪靜的時候。我每天以淚洗面,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誰來幫幫我呀!想死都死不了,我還有三個未成年的孩子啊。

特別是每到開學三個孩子要學費的時候,家裏又不得安寧了,每到這個時候真是揪心的難過啊,丈夫常常是罵罵咧咧、怒氣沖天:啊,你們學習不怎麼地,要錢倒是不少,供你們上學得多少錢,不能掙錢就知道花錢。

我大女兒非常懂事,背地裏跟弟弟妹妹說:我不念書了,我的書本給你們兩個用吧。我知道這件事後腦子「嗡」的一下子失去了知覺,心裏非常難受,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和三個孩子抱頭痛哭。哭後我明確的告訴孩子們:你爸說的不算,有媽在,你們必須要念書,並且好好的學習。但是在孩子們的心裏也一直有陰影啊,受其影響我小女兒雖然順利考取了一所大專院校,但是孩子不敢去念書啊,說我要是念大專得多少錢啊,我要是念書我媽媽的命就沒了。孩子最終沒能念大專。像這樣的事真的太多了,氣得我渾身上下都是病啊,不知道何時是個頭。

鄰里鄉親們都非常同情我們母子,出主意找大神看看,那時沒修大法不懂,就供了,根本就沒見效。

(二)

人不該死總有救,有一天表弟來了,向我介紹了法輪功。師父講法我是越聽越愛聽,越聽心裏越亮堂。表弟說你供的東西不能要了,我二話沒說一把就把供的東西扯下扔掉。從此走上了一條修煉大法的路。

修煉大法四個月後變化巨大,真正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甚麼重活都能幹了。

誰知江魔頭發動了殘酷的迫害,大隊辦非法學習班迫害,我就嚇的不煉功了,一直十年,結果以前得的病又重新回來了,我又離不開醫院了。常常是這個病治好了、那個病又來了,這時我才想起煉功時身體的舒服來,我又下定決心從新修煉,任何人和事動搖不了我修煉的決心。

可是對丈夫的怨恨心遲遲未去,師父在夢裏點化我,在一個橋洞裏我坐在凳子上,有個男人在牆邊躺著,我到他跟前用手把他腿上的肉給撕下來了,這人一聲沒吱。我悟到是我倆前世的恩怨,這世他才對我無故打罵。想到這些,我也就不應該怨恨丈夫了。

誰也想不到的,也是我最高興的事,通過我修煉大法所見證的奇蹟也深深的觸動了我丈夫的心,他現在也走入了大法修煉,現在丈夫每天按時和我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

丈夫修煉大法後的變化那真是天翻地覆,從他身上真正的體現出大法是超常的、最能改變人心的。大法能使一個有種種劣行的糊塗人,變成了一個通情達理、心地善良、做事處處替別人考慮的人。

我的家庭現在風平浪靜,全家人和睦相處,再也沒有往日的喧鬧打罵情景了。

孩子們看到他爸爸的變化無比高興,齊念「法輪大法好」,對師父無比敬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