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心頭幾十年的疙瘩解開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二十年前的我,體弱多病,兜裏總是揣著藥,渾身沒勁,說話有氣無力、無精打采,看了中醫看西醫,身體不是這兒難受就是那兒不舒服,工作不隨心,丈夫不如意,孩子不聽話,全都來了,心情煩悶怎麼也高興不起來,生活上總是沒有順心如意的時候,整天愁眉苦臉,活著覺得沒有意思,時常產生輕生的念頭,喜歡人家說同情的話,心裏才覺得舒服一些,心裏頭有點安慰。

就在四十四歲那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心裏頭聚著幾十年的疙瘩解開了,心情那個開朗,無法用語言形容,這才發現在我以前從來沒從心裏高興過,在學法過程中,思想有了變化,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改變了以往固守著的舊觀念,知道了人來到世上的真正目地。剛剛得法的時候,看師父講法錄像,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心裏一個勁的在想:我可找到親人了,這就是我要找到的親人哪!

母親去世那年我五歲,留下我和兩歲的妹妹。父親是炊事員,在療養院食堂做飯,起早貪黑早走晚歸,那時父親帶我們倆的確很難,特別是東北到冬天的時候天氣很冷,沒有人給我們做棉衣服。我們姐倆在幼兒園全托,週日休息時沒人照顧,幼兒園阿姨帶我倆去她家。我七歲那年,她成為我們的繼母。

繼母家有四個孩子,她家裏更困難。好在我母親留下了從娘家帶過來的一些做被子用的白布,繼母把它染了做成衣服給我們穿。我們姐倆有些衣服甚麼的都分給繼母的孩子穿。在六個孩子裏我排行老三。在我們去她家之前父親問過我:那阿姨對你好不好?我說挺好的。可能這句話父親聽了心裏也就踏實了。

父親是個老實人,工作敬業,早出晚歸,至於後來繼母對我們甚麼樣他根本不知道。那時因為很小,總是有點寄人籬下的感覺,在那個家讓幹啥就幹啥,除了上學以外,家裏所有的家務活都讓我來做。繼母性子急,脾氣也不好,孩子又多,吃喝穿戴都由她一個人照顧,那時她還上班,回想起來也挺不容易的。所以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衝我來了,我開始也不會幹活,幹活慢,吃飯還得看繼母的臉色,挨罵、挨打是常有的事情,有時嚇得心臟直跳,恐怕犯錯誤。

小時候吃了很多苦,記得被打的實在受不了,有幾次想到了死,還離家出走過,很想離開那個家,希望能有人收留我。在那種環境下生活了十年,特別是我那個原本活潑可愛又漂亮的妹妹,繼母整天讓她坐在小板凳上,不讓出門,最後虛弱到連床都上不去了,沒到上學的年齡就被虐待的早早夭折了。妹妹沒了,我在精神和身體上受到了極大傷害,怕心和怨恨心特別嚴重。特別是父親去世以後,自己一個親人也沒有了,感覺非常的孤獨和寂寞。

是法輪大法師父把我從苦海中解救出來。看了大法書以後明白法理心胸開闊了,首先修去對繼母的怨和恨,在表面上雖然覺的看開了,但心裏還是很委屈,想到妹妹,師父的法總是在腦海裏打轉轉:「不該死的給殺死了,就成了孤魂野鬼了。」[1]「這些生命就沒吃沒喝的,處在一個很苦的境地」[1],就很難放下。直到有一天和同修交流,同修用師尊的話點悟了我,師父說:「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我一下明白了:可能我們以前欠她們的,對她有可能比她對我們還慘哪。

因為我有緣得法修煉,在師尊的呵護下,我才能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層層修去後天形成的觀念和不好的執著與慾望,在一次次的魔難過關中告誡自己當人太苦了,堅定了正念,信師信法,師父還說:「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2]因為弟子知道這是嚴肅的修佛。從得法的第一天師父把弟子身上的附體拿掉了,走路一身輕,整個人都變了,脫胎換骨了,回歸先天的我,純真善良,性格開朗,也愛說話了,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笑了,周圍的人看到了都為我高興。

在消業的過程中,我想到師父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1]

我想我要做真修弟子。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甚麼困難也擋不住,至今二十年來,我沒去過醫院更沒吃過一粒藥。

在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我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勸我別煉了,大家都說:你認為好在家裏煉吧。但我心裏明白他們都是為我好,家裏人更是都支持我煉功。

我曾兩次被警察綁架。第一次我被綁在硬板凳上坐了七天七夜,專人看著我不讓我閉眼睛。我不怨恨他們,看他們都很可憐。他們問我甚麼,我就是不配合,問我為甚麼煉法輪功,我就給他們講得法前經歷,他們都無話可說,開始說話最橫的那個六一零警察也蔫巴了。到後來他們都堅持不了了,第十天通知我家人取保候審,罰兩萬,一年後取回來了。

第二次是二零一七年,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找個常人騙我開門,非法抄家。我不配合簽字,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裏,女獄警問我為啥煉法輪功?我就把得法前的經歷講了,她說:你信別的不行嗎?我說:不行,別的我都嘗試過了,只有法輪功好,真善忍好,是大法師父救了我。

兩次綁架最後都是警察把我送到門外讓我回家了,也沒讓我簽甚麼字,或保證甚麼。他們也知道我是不可能放棄大法的。

在這些年當中也經歷了其它魔難,都是在師尊的呵護和替弟子承受下,我才能堅定正念闖了過來。現在已經六十五歲的我,誰看見了都說不像這個年齡,顯得比實際年齡年輕、漂亮,皮膚又好。

感謝師尊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