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偏見 學法煉功 師父救了我全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四歲,家住在大連,娘家在山東。我兒當兵退役後,承包了一養豬場。我因幫兒子幹活,累的手指不好使,一動手指,就有一根筋連著脖子痛,生活不能自理,連開關燈、電視遙控、手機都不能按,全用腳趾按,吃飯飯碗都端不了,甚麼活也不能幹。

我娘家姐妹多,能照顧我,我就回山東娘家了,住在了二姐家。

一、放棄偏見 學法煉功 我的手好了

到娘家後,姐妹們幫我找了好幾家診所,幫我治病,有推拿、針灸、挑針。我每天早上找盲人推拿,下午針灸,隔十天幾日的,還要找人挑針。治了三、四個月,不但沒治好,反而加重了。我決定回大連找大夫治。因我手不能自理,回大連路上不方便,叫我姐妹送我回家,她們都推說沒時間,不願讓我回家,因我回家沒人照顧。

我大姐、二姐學法輪功,大姐為了能讓我學大法受益,每次到二姐家看我,都給我帶一些好吃的,就像哄孩子一樣討好我,卻不敢提法輪功的事,因我受邪黨「天安門自焚」造假的毒害太深了,非常抵觸法輪功,不管誰在我面前提法輪功,我都會罵對方是大傻子、精神病。

那是二零零九年五月份的一天,大姐到二姐家看我,試探著對我說,讓我學法輪功,她一提法輪功,我就火了,我站起來就罵大姐「神經病」,還有更難聽的。也說了一些不敬師父的話(已上網聲明)。我的手病沒治好,大連也回不了,大姐還叫我學法輪功,我心裏那個委屈呀,站在那哭鼻子,抹淚,兩個姐誰也不吱聲了。

站在旁邊的二姐夫說話了:「三妹呀,你也不要哭了,你就學一週試試吧,好你就學,不好你回大連,我們也不管你。」當時我想我都這樣了,就試試吧。我擦擦臉上的淚,望著兩個姐姐不語,我臉上的表情告訴她們我想試一試。這時,兩個姐姐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並高興的趕緊教我煉功、學法。

第二天早晨三點半,我就醒了,等二姐叫我起來煉功,二姐用試探的口氣問我:「起不起來煉功?」我說:「煉!」煉完功,我就到公園找我一個病友一起鍛煉身體。我對病友說:「我不治病了,我要煉功。」她問我甚麼功?我說:「法輪功。」她說:「你煉我就煉。」

鍛煉完身體,我直接領她到我二姐家聽師父講法。我這個病友因頸椎病壓迫的四肢不敢活動,怕見風,大夏天在家披一毛巾被,怕冷。她在聽師父講法時,把身上穿的衣服脫了一件又一件,感覺全身發熱,她高興的說:「我好了,身上一點不冷了,身體好舒服啊。」我也替她高興。

第三天,我和大姐到病友家學法,進門看她穿了一件吊帶衫,我高興的說:「你真的好啦?太神奇了。」就在同一天,我在病友家要上廁所,開門前,我覺的我的手在動,心想我開門試試,能不能開門,我的手神奇的一點不痛的把門開開。我高興的連開了幾次,手一點不痛了。我就喊大姐和病友快來看,我的手好了!能開門了!我們仨兒別提多高興了。

那一刻,我真的從內心感恩師父的慈悲偉大!

二、精進實修

身體好了,我就住在我媽家了,在我媽家成立了兩個學法小組,上午一組,晚上一組。我每天除了和同修一起學法,照顧老媽,我還抽時間自己學法,搞好家裏衛生,給同修一個好的環境學法。

老媽有病(小腦萎縮),麻煩事很多。再忙、再累,也不覺著苦,心裏時時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得法後,從不看電視,也很少參加親朋好友聚會,就想著多學法、多救人,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

三、提高心性

修煉中,我們姐仨兒經常是一聚到一起,就是嗆、嗆、嗆,誰也不服誰,尤其是我和二姐,總能挑出大姐的不足,看大姐不順眼,這個狀況有好長時間了,一直沒悟到是自己的執著心太多,不知向內找。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我現在,不管遇到甚麼事,我都能向內找自己,看到別人的不足找自己。

四、講真相救人

我學法時間不長,就開始講真相救人。有同修說:「你是新學員,不要急著出去講真相,多學法就行了。」我想我得法晚,救人的事不能落下,不救人不對,多學法是對的。學法中,我不求數量,多從法中修正自己,慢慢的自己明白的法理也多了,講真相也能理直氣壯了,遇到公檢法的,我都能正念很強的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遇到再兇再惡的人,我都不放棄他們,照樣給他們講。剛講真相時沒有經驗,在師父的加持下,每天也都能講退一些人。

(1)給刑警講真相

一次,我給車裏的人講真相,我先給副駕駛室坐的人講真相,司機掏出手銬,對我說:「你看看這是甚麼?」我一點也沒害怕,接著跟那人講:兄弟,法輪功是救人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千萬別相信中共邪黨的無神論,更不能相信邪黨謊言,尤其是江澤民。法輪功是佛法,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人有甚麼錯?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學法輪功,你誠心的退出黨團隊,記住「法輪大法好」,你會有美好的未來。他便點頭退了,轉身對司機說:「你也退了吧?」司機也點頭退了。

(2)給派出所的人講真相

我給車裏司機講真相講的特別多。一天,我看路邊停一輛車,車門是開的,就過去給司機講真相,一看車內還有兩個女的,我張口就說:「我是學法輪功的,三退保平安,退沒退?」男的說:「我不相信,你快走吧!我是政府的。」我說:「你是政府的?政府的也得保平安,你身邊的人很多都退了,誰還告訴你嗎?誰不想給自己留條後路啊?」他還趕我走,並說:「我是派出所的,你走不走?」我很嚴肅的加重語氣對他說:「你每天的時間夠用嗎?時間都不夠用了,從薄熙來到周永康,現政府留一個了嗎?法輪功真相一大白,遭殃的是誰?」他不吱聲了。我說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就點頭退了,我又把頭探進車裏,把那兩個女的也給退了。

(3)講退給我拍照的人

我講真相經常遇到給我拍照的人。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從來不害怕,有一次,也是給車裏人講真相,車裏兩人都是女的,我先給女司機講,我說甚麼她都不信,還要給我拍照。

我一點不慌的說:「你要給我拍照嗎?我就叫你拍不上,馬上報廢。」她喀嚓喀嚓按了好幾次手機,也沒照上,她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軟綿綿的往車後背一靠說:「唉,還真沒照上。」另一個女的很不服氣的樣子,也拿手機給我拍照。我說:「你也照樣拍不上,叫你報廢。」她喀嚓了好幾次也沒照上,用很懷疑的目光對那女的說:「我也沒照上。」我問她們服不服?兩人齊聲說:「服,服。」我接著說:「我今天就叫你們知道法輪功是幹甚麼的,法輪功是佛法,是來救人的,三退保平安,退不退?」兩人同時說:「退,退。」我給她們每人起個化名退了,然後她倆向我雙手抱拳,就開車走了。

剛開始講真相時,還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誣告過,被抓到派出所。常遇到罵人的,說下流話的,講真相中真的是有太多的苦和樂,就不一一舉例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是大法在救有緣人!

五、感恩師父 感恩大法

(1)我孫女活過來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我孫女出生了,是剖腹產生的,一斤八兩。我兒媳懷孕五個月時,全身浮腫,腹中的孩子就不長了。醫院為大人和孩子的安全著想,七個月後就剖腹產把孩子生了。因嬰兒太小了,只有巴掌大小當時是男孩、女孩都認不出來,手指象牙籤一樣,身上連點熱乎氣兒都沒有。醫生建議放醫院保溫箱,一天一萬元,我兒因擔不起這份醫藥費,三天就把孩子抱回來了。全家人都認為這孩子活不了幾天。

回家後,孩子的姥姥整天用手捧著孩子,放在自己的胸前給孩子取暖。老家大姐知道了這情況,就打電話告訴我說:「快給孩子聽師父講法。」我就黑天、白天的給孩子聽師父講法,結果孩子一天一個樣,手掌大小的孩子一年之內,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長的還很精神。今年已經六週歲了,長的健康、漂亮、聰明。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2)我外孫子不傻了

二零一二年的臘月,我女兒剖腹產,生了一男孩,長的天真可愛。就在孩子快要滿月的一天,家中煤氣漏氣,我和女兒都熏的頭痛。孩子熏的老嘔吐,也不吃奶,眼神痴呆,不會哭。到醫院看,醫生也沒看出甚麼病。我和女兒把孩子抱回家,我就求師父救救孩子,我抱著孩子不停的口念「法輪大法好」,念了一下午。

第二天孩子就有精神了,我連續的念,孩子一天一個樣,我念了能有一個月吧,孩子的精神正常了。我對女兒說:「孩子的病好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救人的責任,老家我有學法小組,我要回老家。」女兒用懇求的語氣說:「媽,您再幫看一百天吧。」我說:「不行,我離不開大法,我不能不去救人,大法救了咱們全家,我也得去講真相,救別人啊。」我就回山東了。現在,我外孫子也快6週歲了,長得很精神、健康。

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全家人的命,我不知用甚麼語言能表達出對師父的感恩,我代表我全家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感恩師父的救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