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獲新生 去掉怨恨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個多病纏身的人。那時,還不到三十歲,因婆家生活條件不好,我年紀輕輕就患上了多種疾病。

我丈夫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在他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公爹帶著兄弟四人生活。公爹是建築工人,每月幾十元錢。後來,丈夫的哥哥成親以後,接了公爹的班,去了外地。

我與丈夫結婚後,我是家裏唯一的女人,洗衣、做飯,還要上班、種地、趕著牛車賣西瓜……,在女兒出生前兩天,我還在地裏刨玉米秸,然後自己扛回家,可以說甚麼苦都吃了。

後來,家裏蓋了兩處新房,公爹說那是給老三、老四的,沒有我們的份兒。我們還住著老房子,我覺的不公平,我為這個家付出了那麼多……可轉念一想,老房子就老房子吧,新房給老三、老四結婚用吧!

可有一天,大哥大嫂回來了,說老房子是他們的,要把房要過去。按理說,大哥接了公爹的班,本來就沾了光,這些年又不在家。可是,他們就是不講理。為此,我與他們吵了一架,這還有沒有天理了?我和丈夫都是老實人,大哥大嫂買通了大隊幹部,將房子搶去了。

我們搬到了一間又黑又潮又小又髒的土房裏,那真叫苦。在這種不公正的對待下,我又氣又恨,如同跌入萬丈深淵,心裏的滋味兒無以言表。

我開始與丈夫吵架,各種委屈、怨恨堵在心頭。我數落他,「原來你說那房子是我們的,那是你答應我的,可到現在,你又不說話,到底為甚麼?」任憑我怎麼嘮叨、埋怨,他就是不說話,我更加生氣,最終憂鬱成疾。就這樣,心跳加速、頸椎病、腰痛、頭痛、鼻炎、關節炎等各種疾病隨之而來。在病痛的折磨下,最後精神也徹底垮了,每晚凌晨兩點以後才能入睡,還經常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

父親看到我這個樣子,就把我接到娘家調理。那時女兒剛出生不久,我大姐已經得大法,聽到我的身體狀況後,就過來跟我說:「小妹,你去煉法輪功吧!對身體有好處。」我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心裏想著:本來活著也沒甚麼意思,要不就去看看吧。

我娘家距離縣城五公里,在學校的操場上,有幾十人在煉功,當我看見他們時,心裏莫名的高興。於是我不由自主地走進了他們的隊伍,學著他們的樣子,與他們一起煉起功來,頓覺身體被強大的能量籠罩著,非常舒服。他們對我很熱情,耐心的輔導動作,我覺的他們很和善,彷彿是久未謀面的親人,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

第二天我去操場,一位五十多歲的阿姨對我說:「你是剛來的吧?」「昨天來的。」我說。她說:「你是有福的,我昨天就注意到你了,這功太好了,你要堅持來。」後來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她的口點化我。她接著說:「我給你準備了兩本書,《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當時,我不知道這書的珍貴,就說:「我不要。」心裏想煉功就煉功唄,給我書幹嘛?還得花錢,我家裏條件不好,拿出十幾元錢還真捨不得。

她說:「給你就拿著吧,書太少了,有些人還沒有哪,你明天帶錢過來就行了。」我想:唉,真是的,人家好心給的,拿著吧。就這樣,礙於情面把書拿回家。放了兩天後,心想要不看一看?把書拿過來一看,這書那麼厚,我文化程度這麼低,怎麼看啊?還有好多不認識的字,還是看這本薄的吧。

封面上寫著「轉法輪(卷二)」,我隨手一翻,看見裏面的字就像活的一樣,一個字一個字往腦子裏打。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師父的經文《真修》,師父寫到:「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1],我的心猛的震了一下,好像是久等的東西,有說不出的激動。我急切地看了起來,雖然有不認識的字,可我大體明白了表面的內容。

我是個從不看書的人,可這書我放不下,幾乎是用了一宿的時間把他看完。心想這書太好了,書中道出了當今人類敗壞的現象,句句說到了我的心裏,我真的是如獲至寶。

第二天,我接著又看起了《轉法輪》,打開書,我看到了師父的照片,師父是那樣的慈祥,那種親切感無法用語言表達。翻開第一頁「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這時我眼淚莫名其妙的掉了下來,心裏說不出的感動,無法言表。

我接著看下去,第一講沒有看完,也就看了三十多頁,第二天到煉功點煉功,慈悲的師父開始為我祛病了,當煉到頭前抱輪時,只覺的整個人被一團黑氣包圍著,頭暈噁心,越來越重,好像被擠壓的有一種窒息的感覺。漸漸的黑氣團往頭頂上移動,一下子離開了身體。從此以後,我的頭痛病好了,不用再吃藥了,全身的病痛也隨之不翼而飛了。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去掉了我的仇恨心

自從大哥大嫂搶走房子之後,我真是恨之入骨,總想和他們大拼一場。恨大哥大嫂,恨公爹,恨所有人。一提起婆婆家的人就咬牙切齒,在心底播下了仇恨的種子,每天都在仇恨中煎熬著。

我得法之後,仇恨漸漸的弱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的心慢慢的平靜了下來,我不再記恨他們了。想起公爹那麼大歲數了,拉扯四個兒子也不容易。就這樣,我不再恨反而生出同情心。

師父說「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2]

我對自己說,要聽師父的話,做一個真修弟子,要為他人著想,寬容他人。我放下了,身心得到了健康,境界得到了昇華,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身體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